• 第45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3本章字数:2862字

    乐极生悲。

    这天晚上,魏三乐正坐在炕上与老伴围着火盆烤手,徐万拖着腿来了。

    “大冷的天,抱着火盆这可是一种享受啊!”

    魏三乐笑着寒暄罢,一本正经地说:

    “咱们老了,也没什么太大的追求了。在工作上,兢兢业业,拍拍自己的良心无愧也就算了。”说着,又把烟口袋递给徐万,继续说:“这也许不像党员说的话!坦白地说,咱没任何私心杂念。身强力壮的时候,咱一直冲锋陷阵,从来没后退过,现在到了终点,来个原地踏步,也还凑合着过得去。你说是不是老哥?哈哈……”

    听着魏三乐的话,徐万的心情非常复杂。那里有他对战友被扭曲了自尊心的沉重义愤,有不得不扪心自问的自我良心谴责。在那烽火燎原的战场上,魏三乐是个出类拔萃的硬汉子;回到地方,他像煤球一样无私地燃烧着自己。他常对他说:“不但我魏三乐是国家的,就连我的老婆孩子也是国家的,我无权去支配他们……”

    岁月的流逝,改变了刚强汉子的犟性。在工作上,他尽职尽责,可在家庭上,他却实行了严重的家长制。对待儿女的婚事,说一不二。在他以为,儿女纯属他的私有财产。于是他煞费苦心扮演了他不该扮演的角色。

    “三乐,真理强调得太过了,就会朝着相反的方向转化啊!”

    他们之间没有不谈的话,谈话时没有什么禁忌,向来是开门见山。

    “那当然。”

    “所以说,在儿女的婚事上,你就不应该再做绊脚石。”

    魏三乐紧锁眉头。他当然知道徐万说这话的目的,心中那熄掉了的火又在无形中燃烧起来。但他并不着慌。

    “直接说吧。”

    “王坚怎么样?说心里话。”

    他毫无顾虑地亮着底牌:“大哥,今天若换上别人,我非赶他走不可。”

    “这么厉害?”徐万将身子往炕里又挪动了一大块。魏三乐拿他自然也没办法,他不得不告诉他:

    “王坚不错,他有上进心,我佩服他。可话又说回来了,我佩服他,不等于我同意把闺女许配给他。就因为他娶过桑桂花,走到天边我也不会同样这码事的。你也知道我的性格,我绝不会因为他而不要老脸。”

    “还有呢?”

    “这就够了!”

    “你凭心说说:王坚那婚到底是咋结的?”

    “咋说也是结了。”魏三乐提高了声调,说:“王坚再好,我也不能让她姨姐妹两个嫁一个人。”

    “为了自己的老面子,不顾儿女终身如何,这是你做爸爸该办的事吗?你一手包办了晓成的婚事,你为他组成的那是怎样的一个家?自打结婚那天起,你那儿媳妇哪天不骂祖宗?晓成哪一天不长悲短叹?孙子都可地跑了,你本来该享受着天伦之乐,可你连孙子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这一宗宗一件件,你想过没有?这些还不够吗?这就是你糊涂的后果,还在那执迷不悟!”

    “当大人的,都是一片好心,没有一个会坑害亲生儿女的。”

    “三乐!你在走下坡路,而且越滑越远。儿女是你的私有财产,但不能成为你包办的牺牲品!当了几年主任,就了不起了?你该清楚,在儿女们的婚事上,你扮演的是一个多么丑恶的角色!”

    多少年来,他们风雨同舟,虽然因为工作上的事有过分歧,发生过争执,但他俩之间毫无个人的恩怨。他们对工作的热爱、对未来的憧憬,他们许许多多不谋而合的言行使两颗心如水乳之交融,如风火之并盛。在处理儿女的婚事上,他们所持的态度却截然相反。他们吵过,瞪着眼睛红着脸地拍过桌子。然而,一个泰然自若,一个束手无策。

    坐在北边一直没言语的魏晓飞,深深地感到失望。她求徐万,本是渴望父亲念昔日之交,能在徐万的劝解下,改变自己的看法和做法,想不到适得其反,她的心境凉到了极点。现在摆在她面前的,一是做孝顺的女儿,去听从父母的摆布;二是做个家中的叛逆,争取真正的自由。

    “爸爸,”她开口说道:“你光怕丢面子,却忽略了王坚的品行、道德、志趣!他不是那种懒惰、软弱、狡猾、浮华、胆小怕事、不思进取的人。他是一个真正勤劳、忠厚、诚实勇敢而又刻苦的男孩子,这都是你亲口对我说的,而且不止一次说过。”

    “哎呀我的妈!挺大个姑娘夸人家小伙子,你他妈的也不知道磕碜了!”瘦猴老太太撇嘴拉舌地嚷嚷着。

    一种酷似冰天雪地畏缩的心理撞击着魏三乐。他清醒地认识到,在儿女们的身上,简直就是一场梦!一场惊心动魄的梦,迂回曲折,变幻莫测啊!然而在这漫无边际、浑浊不清的梦境中,他虽然早已疲乏、厌倦,但必须进行无休止的旅行。眼下对信心和耐力来不得半点的疏忽和麻痹。他说:

    “我承认王坚是个好孩子,可我从没说让你嫁给他!他不是娶不上媳妇,你也不是找不到婆家,年轻轻的,你们钻什么牛角尖!”

    “这不是我而是你!”

    “你同意不同意这码事我不管,”徐万起身告诉他,说:“别到最后弄成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就行。”

    “我要是应了这门婚事,”魏三乐痛苦地摸着脸,说:“那我出门就得用墨汁涂上。”

    “这只能告诉人们说你魏三乐软弱无能!”

    “过去我固执过,错了。可那是晓成的事,我一错不能再错。”

    魏三乐无限伤感。他一直在想,自己要真得马虎了这码事,那就等于把这个家埋葬掉,死神将玩弄够了才能把他们收留。他们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必须接受人们鄙薄的斜视、冷峻的讽刺。绝望,一种从未产生过的绝望,此时像耗子似的在一口一口地吞噬着他的心。他说:

    “晓飞,除王坚外,看中谁知一声就行。”

    日中则昃,月满则亏。徐万装起烟袋,语重心长地说:“三乐啊,你好好想想,想想你过去为的是啥?再想想你现在干的又是啥。”

    天幕的星星,经不住残酷的严寒,畏缩地抖动着。半边天的残月冷漠地窥视着人间。

    古今中外的历史证明,劳动创造了人类。爱,是人类健康繁衍不可缺少的因素。世间失去了爱,人类就会退化。家庭失去爱,家庭的屋宇必然倒塌。蓦然间,一种对家庭的淳朴和温暖的眷恋之情,宛若广漠的海岸上轰击暗礁的石浪,在重重地撞击着魏晓飞的灵魂。

    软弱,是再荒唐不过的行为。

    挣脱,是势不可挡的念头。

    青年人的思维是活泼的、奇特的、玄妙的。即使是胡思乱想,也未必是世俗的那种谬误的感性。相反,有时也会沐浴着真理的光泽。

    魏晓飞送走徐万,转身进屋对已消去一半气的爸爸说:“我任性,我倔强,但我并不糊涂。我与王坚的事,你还是冷静地想想,我认为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

    “我吃的盐要比你看的多。”

    “我知道自己这样做在大灰堆是独一无二的。在人们看来也有些稀罕,可我并没想半途而废。所以说,在迈这一步的时候,我就没怕别人笑话,当然也没怕你反对。”

    忍耐的极限一旦被理智冲破,那势头大有风卷残云之兆。魏三乐给闺女的话深深地刺痛了。他从炕里跳到地上,怔怔地盯着闺女。不是恐惧,而是失望;不是畏缩,而是气愤;不是惊慌,而是愤满!他扬手就给了闺女两记耳光。他浑身颤栗:

    “你眼里还有没有你爸爸,啊?”

    魏晓飞一动不动地盯着爸爸,她一字一句地说:“在我的婚礼上,你心里若没有我,我眼里也不可能有你。”

    魏三乐回手从桌子上抓过一个饭碗举过头顶,在他要打还没打的当口,晓飞说:“打吧,打死我,你也就省心了。”

    魏三乐那只举起的胳膊好像给谁抽去了筋,手一软,饭碗落在地上摔成了两半。

    炕里坐着的瘦猴老伴见此情景,忙拉过被子捂住了头。

    魏三乐看着闺女那被他打红的脸,他像从死亡边缘刚逃脱出来一样,上前抓住闺女的双臂老泪纵横地说:

    “你听爸爸的话吧,为什么偏要嫁给王坚!”

    “……”

    “晓飞,答应爸爸!”

    “……”

    “晓飞,爸爸在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爸爸,我是个不孝的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