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3本章字数:2438字

    深蓝的夜空,缀着稀稀疏疏的星斗。屯子里,人不见,狗不咬,好一片静谧。帐子上的柳枝,在冷风中摇曳着,发出了“呜呜”的响声。这响声,给王坚家的小院增添了无限的寒冷和迷离。

    王坚心事重重地在院子里徘徊着。放寒假以来,来家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尤其是麻兴福,不但来得勤快,而且每次来都要把魏家的情况说给爸爸……外边来的人越多,说得越神,他承受的压力就越大。人们呐,干嘛都要长一双势利眼呢!

    “王坚,你进来。”

    糟!王坚的心咯噔了一下。

    “麻兴福才来了,他说老魏家还不干。王坚,咱可不能指着他们那一棵树吊死呀!”

    “爸,”王坚紧挨着爸爸坐在了炕沿边说:“徐大爷和晓成都在劝说晓飞的爸爸,晓飞为了这事还挨了她爸的打,咱要是丢开她不管,爸你说这不苦了人家姑娘的心了吗?”

    “这倒也是。”王喜财系上棉袄扣子,出手一捅身边躺着的老伴,说:“我说,你看看这事儿,要不明早咱还告诉麻兴福,就说咱还等着老魏家的姑娘,这中啊不中?”

    王老婆眨巴小眼,没好气地说:

    “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层皮!老魏家不干,咱凭啥还低三下四地老等着她?秀兰模样是不如晓飞,可人家那带着工作呢!你再看看,麻家的人全巴结咱,哪头炕热,你晕了?”说着猛地一翻身,把个脊梁骨送给了老头子。

    王喜财可不像老伴说的那么“晕”。他自己心里自有一杆秤。在人与钱的事情上,他绝不会马虎从事的。前有车后有辙,与桑桂花那场婚事的教训太深了。当初王坚若对人家有一分的好感,人家可以改邪归正,也未必能离婚,他那勒紧腰带攒下的五百元钱也不至于打水漂。这两天麻兴福一个劲地往上盯,又口口声声不要钱,他动了心;可王坚却同意魏家的姑娘,有桑桂花的隐患,刀摁到脖子上他也不敢再自作主张。大半辈子啦,他还是头一回品尝进退两难的滋味。本想问问老伴,她不但不同情他,还当着儿子的面戗了他一顿,真叫他无名火起。

    “妇道人家你懂了屁!”

    老伴今晚也不知中了哪门的邪,亮着嗓门就吵上了:“你他娘的都土埋脖梗了,连个主意都拿不定,你还他娘的有啥脸活着!”

    真是火上浇油啊!王喜财举起拳头狠命地砸着炕沿,愤愤说:“你这个弄不清的老混蛋!”

    “放你娘的屁!”王老婆一跃而起,一手抓着没有松紧带的裤衩,一手指着老头鼻子尖儿,高声吵着:“当初你他娘的要不听康仁义的话,哪能丢了五百元钱?你这个老东西,没本事,没材料,没心肝眼子……”

    王喜财今天可是忍了几忍,让了几让。他觉得为难,他需要冷静。乔木展旧国之恩,行云有故乡之恋。虽身居异土他乡,老家的生活习俗依稀清楚。那儿的人们都知道多干活,流大汗,勒腰带,死算钱,这就叫本事,这就叫材料,这就叫有心肝眼子。所以说,在日常的生活中,人人都比着干,见钱争着赚。在这个行列中,他可从未落后过。老家三里五村的人有谁不知道他是有名的舍命不舍钱的有材料人!不会过时光,那才是龟孙王八蛋呢!想不到老伴今晚却扯了他这张永远不许别人扯的脸皮,心急啊!他猛地甩掉棉袄,光着膀子就扑向了老伴……

    王坚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把王喜财推进了被窝。他给爸爸装了一袋烟递过去,然后对喘着粗气的妈妈说:“妈,你消消气儿吧。我爸过时光有谁不服劲儿的?你常引导我向爸爸学,今晚一气说走了嘴,妈,快躺下吧。”

    儿子的话像一粒顺气丸,王喜财听着听着,那顶上脑门子的火气嗤嗤溜溜地就消去了一半。他穿上棉袄,余怒未消地说:

    “我没材料?哼!从关里到关外,这么多年,我一没借米下锅,二没偷柴烧火,哪一年我没给你捡回两桌子打袼褙的碎布?一年三百六十天,我连他娘的屎都没在外边拉过,你还要我怎么样?你有啥本事?你也会来个脾气骂个人,有能耐你生个耗子出来让我看看!”

    这话也损到了家,王老婆捂着饼子脸,打着滚儿地哭了起来。

    有人说女人的眼泪是无坚不摧的武器,不错。王喜财一见老伴真的伤起心来,知道这个短万不该他揭,心一软,斜劲儿顺着嗓子眼儿就溜了出来。

    “王坚,明个就和麻家的定下亲,老魏家的姑娘就是仙女也不要了。”

    “爸……”

    “叫爷也不行!”

    啊?爸爸的话简直像一道霹雳,深深地震撼着他的灵魂。他觉得,这几秒钟内爸爸的顽固要比他以往所有的顽固更顽固。无巧不成书的是,恰在这时,徐万拖着腿走了进来。

    他坐在王坚让出的炕沿边儿上,边抖落狗皮帽子上的霜,边看着王老婆说:“三口人,有多清净,怎么也学上小孩子闹着玩上了?”

    一根火柴把王喜财那扔出去不准备要的导火线又给点燃了。先时他像断了弦的琴,离了群的雁,心里觉得压抑,脑瓜好像灌了铅。徐万的到来,真好比饥饿中的窝头,黑暗中的手电。

    “徐大哥,你说这魏家和麻家的姑娘都抢着要嫁俺王坚,我该咋办?”

    对于这惜钱不惜命的王喜财,说上三千六,也不过是火烧眉毛一会儿的事。徐万从兜里摸出十元钱放在王喜财的大破枕头上,说:

    “要过年了,魏三乐的脑瓜还没开窍。晓飞怕你们着急上火,让我捎来十元钱,你们自己看什么好就买点吃,这是姑娘的一点心意。”

    钱财在王喜财身上有着无法估计的力量。这工夫,王老婆破涕为笑,鸡啄米似的点着头,说:“晓飞这姑娘就是懂事!王坚啊,明天咱就等晓飞吧。秀兰就是白送来咱也不要!”说罢,她神经质地发出了一阵大笑来。

    ……

    王坚送徐万来到大门口,说:“大爷,这给钱总不是个办法呀。”

    “慢慢来嘛!你知道。晓飞的性格很像三乐,她认准的路,谁也别想改变她。”

    要想让魏三乐动摇,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王坚的心给弄得七裂八瓣的。

    “王坚,”徐万停住说:“魏三乐一时半晌是转不过这个弯来的。我想了好几天,我看最恰当的办法,就是求得组织上的帮助。”

    “他是主任,马天才是书记,这组织……”

    “问题就在这!”徐万说:“目前实行计划生育,提倡晚婚。男女双方的岁数加在一起得五十岁,才能允许登记。像你们现在的情况,也说不上照顾,唯一的办法是等到年龄。”

    “只要我爸不逼我,等到啥时候都可以。你知道我爸的性格就像六月的天,一会儿一变。”

    “你爸叫我做工作。可以说,除了金钱以外,在其他事情上,你爸不至于像魏三乐那么固执。”

    “大爷,真难为你!”

    “好事多磨嘛!”

    黑夜中,他看不清徐万的表情,只能听见那条腿敲地的声响,叫他感到舒适和宽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