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3本章字数:4728字

    一天天滞涩而去。

    黛色的原野,近日已经翻成了黑色的田畴。打远处看,土质疏松绵软。其实,早就被一场接着一场的严霜给封冻了。只有在中午,才能略略地化去一层。

    天黑下来了。王坚顺着新翻过的田畴向前走着。爸爸晚上梦见妈妈在街上捡破烂换钱,他说不能让妈妈在九泉之下受苦。因白天烧纸钱,怕被恶鬼们看见给抢去,故此,王坚按爸爸的意思,为了“安全”,他夜晚来给妈妈上坟。

    来到坟前,按着爸爸的叮嘱,拿出三张黄光纸压在了妈妈的坟头上。然后双膝跪下,用手画了个大圆圈,又在大圆圈上画了个十字,再把纸张放在十字正中点燃。火光映着妈妈那高高耸立着的坟墓,也映着王坚那带着泪痕的脸庞。

    夜,完全拉下了帷幕。月亮从东边滚了出来。举目望去,屯子里灯火通明,特别是在清如水明如镜的月光里,庄稼人烟囱上那飘飘袅袅升腾着的淡色烟雾,缠绕着一座座土坯茅屋。

    这是北国乡村唯一的夜景,王坚却无心去观赏它。自妈妈去世以来,爸爸再也不出去干活了,他的脾气似乎小了,说话时不多。但在生活上,他的要求早已超出了现实的范围。一日两餐他要求吃白面干粮,每晚他要喝上几口酒。夜间失眠时,还要抽上两支香烟,说既省事又解乏。偶尔还让王坚买上几个饼干,说心跳时吃上几块压压……他这些要求虽说并不过分,怎奈王坚每月只有三十一元伍角钱的工资,除在学校独立生活买的锅碗瓢盆外,还要还妈妈去世时的棺材钱一百七十五元和装老衣服钱四十五元。另外,还得准备出两口人的口粮款。所有这些钱都要出在他每月的工资收入上,能说不难吗?因此在烧火做饭时,他格外小心,哪怕少洗一回衣服,也多少能节省点洗衣粉。

    王喜财不管这些,如果儿子稍有怠慢,他不吵也不闹,而是抱着个破枕头干嚎……

    王坚真的感到了生活的乏累。乏累像一团灰色的雾紧紧地包裹着他,使他觉得疲劳、孤独,甚至暗自可怕。就好像在不久的将来也将与世长辞那样的恐惧。

    过去的王喜财,在钱财上吝啬的程度不亚于欧也妮、葛朗台,更不次于波留希金。别说抽支香烟,就是听见人家放一个“二踢脚”,他都要替人心疼得直裂歪嘴。现在他能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说明了什么,王坚自然清楚。

    他痛苦地甩了甩头。为了摆脱心头的烦恼与惆怅,他仰面看着苍穹,自言自语地说:“这是一个多么美的地夜晚啊!”

    是啊,在这样的夜晚,马天才带人批斗过他,麻兴福开大会小会时“警告”过他。

    在这样的夜晚,徐万深沉地对他说:“……人活着要有志气,没路了去闯!可不能像鸡毛那样,随着小风去漂游。”

    也是在这样的夜晚,陈爱中深情地对他说:“六十年代的青年要求到艰苦的地方去,祖国的需要就是他们的志愿。今天,七十年代的青年,生活的需要就是我们的志愿!一个社会有没有朝气,民族是否衰落,时代是否光明,重点体现在我们青年人的身上!我们该怎么干?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也就是在这样的夜晚,他与魏晓飞翻阅植物栽培材料时,他问过她,“茫茫人海,你为啥偏偏要注意到我呢?”她笑了。笑得那样真诚。她告诉他:“因为你是一个有人性的人。”“现在可正在批判人性论呢!”“人要是没了人性,还算人吗?”啊!王坚在姑娘们的眼里,恐怕是第一次得到一个完整的人字。这比海誓山盟更能打动人心,漫漫长夜何时了!徐万为他,不知与魏三乐翻了几次脸;晓飞为他,身心不知承受了怎样的折磨。他置身于生活的海洋里,无论作出多大的努力,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也理不清现实生活中的这团乱麻。

    “王坚,队里分谷子,我刚领完,麻袋是现成的。走,我帮你背回来。”

    东院的王忠厚隔着篱笆杖子喊着。王坚急忙跑了出去,走在大道上,他内疚地说:

    “大哥,你给我拉的口粮钱,春节前我还不上了。”

    “你呀!”王忠厚用手拍着王坚的肩头,认真地说:“我不是说好了吗?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还。没有我就不要了。”

    “我觉得……”

    “你就少说两句吧,你们家的事我又不是不知道。咱们都努点力操点心,能把你爸安慰住,这比啥都强。”

    通往场院的大道上,人来人往。背的、扛的、挑的、抬的,什么样的都有。王坚扭过脸来问王忠厚:

    “大哥,每年都用车送,今年怎么自个弄上啦?”

    “今天白天马大巴掌来了。哼,今年早霜,粮食减产,他连问都不问,看见咱们分谷子,不知他中了哪门子邪,大着嗓门吵着麻队长:‘不许用车!你当队长的也不知心疼集体的东西!你们队的人都闲得要生锈了,让他们自己往家扛!’放他妈的屁!”

    说着话,已经来到了场院大门口。王忠厚把抱着的袋子往王坚手里一塞,说:“你先去看场小屋开个票,我撒了尿就来。”

    领粮的高潮已过,人很稀少。场院的小屋里,只有晓飞在开票。王坚走过来倚在门框上问:“怎么分的?”

    “每人先分八十斤。”她边说边开票。开完票,她告诉他:“今年早霜,收成不大理想,据我初步核算,日值购不上一元钱。”

    “这是自然灾害。秋天那段时间,县文教科在咱这搞试点教学,忙得我腾不出一点空来。”

    她看看他说:“我倒是眼睁睁看着了,哼!说是人定胜天,可遇到这种情况你怎么能胜天?”她撕开票子继续说:“社员们一年辛辛苦苦,眼巴巴地盯着地里的庄稼,眼看要到手的东西都到不了手,社员们苦哇!”

    “秋天我对你说的‘五七一’石油促长剂,你施了没有?它的作用就是促进作物早熟,这种自然灾害,试用它还是可以应付一阵的。”

    “你忘了那时多雨?因交通不方便,结果是一推再推误了节气。”

    “这种自然灾害有一半是人为的。”王坚追悔莫及地擦着手说。

    “麻队长根本就不相信这个!今年为了农药和化肥,我俩一直干到公社。我看他当队长也当得差不多了。

    “这几年群众抱住了一个团,他多多少少也受了些影响。他不像马天才那样热衷于搞运动,对于他,必须有耐心。就像咱头二年试种苞米那样,非得让他尝到甜头,他才能支持你。”

    “这倒是真的。”她点头说:“其实坏就坏在……”

    “混蛋!”

    两个人正津津有味地谈论着,王坚的后背重重地挨了一拳,回头看时,只见魏三乐正怒不可遏地扑了过来。他无处躲闪,只好迎着魏三乐往外闯。魏晓飞弄了个手足无措,急得边哭边喊。粮堆那边围着的十几个人,呼啦一下全围了过来,还不时地发出“怎么回事”的问话声。喊得最亮的要数孙玉君,“是谁打谁呀?”

    “是我爸打王坚。”魏晓飞哭着告诉他。

    “魏主任,你凭啥打人呀?”

    孙玉君这一喊不要紧,人们一下子轰动了起来。打斗的徐中贺拎着刮板窜了过来,他扳住魏三乐的双臂,往回一拉,又猛地往那没出风的高粱堆上一推,魏三乐实实在在地躺在了那里。上了年纪的人,哪是年轻人的对手,脖子里、袖筒里、鞋壳里全给灌进了高粱壳子。

    “你也学会打人啦?”徐中贺用刮板指着魏三乐气呼呼地问。

    王坚一旁捂住流了血的鼻子,麻兴福紧忙见缝插针,说:“王坚,你说你这是何苦来呢?你这个要不勾搭人家姑娘何必这个……”

    “什么叫勾搭?谁好勾搭人,大灰堆里的大人小孩最知底。这有你什么屁事?一边叭叭去!”

    徐中贺话音一落,孙玉君弄着假音又嚷嚷上了:

    “你也没看你那顶绿帽子有多难看,一屁股眼子屎擦不净,狗咬耗子——你多管闲事!”

    “谁这个说话?”麻兴福随着声音溜了出去。

    孙玉君一把揪住麻兴福,恶声恶气地骂着:“人要不要脸,那叫没脸没皮;树要不长皮,它必死无异!

    魏三乐喘息着站了起来,冲着王坚吼道:

    “你也不搬块豆饼照照自己,不知天高地厚!”

    “有些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王坚马上回对了一句。

    “你连问都不问就动手打人,还说什么呀!”魏晓飞颤抖着声音对着爸爸:“王坚怎么了?他可是你该打的!”

    此时魏三乐两眼冒火,他余怒未消地扑向了晓飞。魏晓飞见事不妙,急转身刚要躲,脚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跌倒在地,“哎哟”了一声,但没有起来。

    徐中贺把手中的刮板一丢,像抓小鸡一样把魏三乐一把就给抓了起来。魏三乐见无法挣脱,于是便破口大骂了起来:

    “王坚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们魏家堂堂正正,不是妓女院,用不着你小子惦记!”

    “作为父亲你把自己的闺女比作妓女,你不觉得羞愧吗?”王坚让他的话气得浑身颤抖。

    这时徐万拖着腿拉走了魏三乐,围观的人群才散去。老实憨厚的王忠厚和性情鲁莽的徐中贺,把谷子送到王家后,偏偏又进屋安慰王坚几句。这样一弄倒把王喜财的底火给勾了上来,又是哭又是骂,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算告一段落。

    王坚坐在炕边始终没有吭气。他能说什么呢?又该说什么呢?

    “你娘的!看看吧,人家这样打你,哪有把闺女嫁给你的意思!他魏三乐不把咱们当人看,这就够寒碜的了!你可是教书的,这事你他娘的真不懂?我从关里来到北大荒,这回叫你把我的脸可给丢尽了,你还他娘的等!等!”

    爸爸的话一直徘徊在耳边。他痛苦地垂着头,双手捂住红肿的脸,沉着地思索着……

    以往,他一直以为魏三乐是思想守旧,但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迟,总有一天他会想通的。他也相信,经过他们双双的努力和拼搏,他们的婚姻一定会成功的。然而现在,正如爸爸所说的那样,魏三乐根本就没有把闺女嫁给他的意思,更谈不上“想开”或“同意”了。他打自己,分明是让自己灰了心。想想魏三乐打骂自己时的场面,他如坐针毡——他虽没魏三乐高大,但仅凭自己的年龄,真要与他对打,不说占便宜,总不至于吃什么亏。是理智抑制了自己的莽撞,魏三乐毕竟是晓飞的父亲。因此,他忍受着皮肉的痛苦和精神的侮辱。最叫他心痛的是魏三乐骂的那么一句话,“我家不是妓女院……”身为父亲,为啥要把自己的女儿看轻到像妓女一样没有价值?为啥把他比成罪大恶极的流氓?

    从懂事的第一天起,他没说过一句污言秽语,也没做过一件不体面、不正经的事情。至于与桑桂花的那场婚事,他问心无愧,难道就仅仅是因为这一点,才得到今天这种报应吗?

    灯里的油不知什么时候熬完了,灯也不知什么时候灭了。他独自坐在炕沿边,想到那芙蓉面色的魏晓飞,如今也变得面色憔悴,身为女性的她,身心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和折磨啊!接着,他的眼前又浮现出魏三乐的面孔——他是那么骄傲、冷峻、严厉、残酷!完全是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情。想起这些,王坚又急忙闭上了双眼。

    睁开眼时,那无名的黑暗正从四面向他袭来,无数朵金星在他的眼前燃烧。

    夜很深了。听着爸爸打着均匀的鼾声,王坚那翻腾着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头脑也比先时清醒了。

    唉!人生,太乏累了!魏晓飞是魏家的一束鲜花,若不是为了自己,她何苦受那么多的委屈、痛苦、侮辱……我太糊涂了!明知自己的条件不相当,明知她爸爸极力反对,我为啥还要坚定不移?与其说我是爱她,这样做倒不如说是在害她!我应该为她的前途着想,为她的幸福深思,我怎么能把她与自己合并起来去幻想呢?我生来就该屡遭磨难,这一幕应该揭过去,这刺痛人心的悲剧应该就此结束!这并非我王坚无情无义,我不能再看着你为我受苦,我也不能再受你父亲的侮辱了!

    想到魏三乐,王坚的心越发坚硬了。她年轻,我也不老,我娶不上老婆还打不起光棍吗?我的心为啥非要让这痛苦给啃噬?她应该有一个安乐幸福的家庭、美貌而又多才的伴侣。我也该把这一切忘掉,过几天无忧无虑的好时光。

    他就这样思索着,在一片紊乱的、痛楚的思潮里,去试着整理出一个头绪来。于是,他起身走进外间的小屋,点亮了油灯。他要给她写一封信,他要告诉她,“是我王坚不同意了。”

    他握着笔,进入了一个刺痛心扉的难以克制的境地。他想捉住这一刹那,完结这一刹那的一切。然而他却做不到,他竭力振作自己,竭力攥紧笔杆,竭力维持自己的尊严。他就这么反复地折磨着自己,直到远处传来一声雄鸡的啼鸣,他才醒悟自己连一个字也未写成。唉!揉搓人心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晓飞,你恨我吧!我的心里并不是没有你,只是因为有了你,我才越想越痛苦。人都是自私的,我为了你的快乐与幸福,甚至完全免除了心头上的痛苦,才决然要这样做的。晓飞,去奔你的前程吧!让我一心无挂地去教育我的学生。我这样做也许是对不住你,我辜负了你两年来一片诚挚的心……可事到如今,木已成舟,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不能因为这事而牵扯我的事业,我也无权再使你为我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