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3本章字数:4514字

    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再也写不下去了。但他非常清楚自己必须写下去。为了解脱一下自己那悲伤的心境,他竟像陌生人一样打量起往昔住过的小屋来。忽然,他发现炕里放着一封信,这又是王大猛送来的。他不在家时,王大猛总是把信放在这里。王坚伸手折过信对着灯拆开,只见上边写道:

    王坚弟:

    你好!

    今天下午,我收到了魏晓飞的一封来信。信内谈到了你们的事情。所以我复一笔给你,谈谈我的一点看法。

    晓飞在信中具体地说明了她父母的顽固和你们之间的困境。我只能从中了解很少的情况,许多理不出的理由和错综复杂的矛盾,我只能以凭空的想象分析、推断。因此,得出的结论、想出的办法,不一定切合实际。但我想,通过这些,也许会对你有所启发。

    我认为,拖了两年多的事情现在仍得不到解决,这并不能表明你们必将失败。魏三乐这种做法正是束手无策的表现。在过去的日子里,他可能实施了各种办法,想改变晓飞的意志,结果都没有起到效果。无奈之下,才把事情拖到现在。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他采用了超高压的办法,这可是他的最后一个办法。他对你们可能施加了想象不到的压力百般不允婚事,或倚仗手中的权势对你们的事情继续以时间来拖延,这是很紧要的一关。闯过这一关,也就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当然,要过这一关,可想而知是不容易的事情。它需要十分的智慧,百分的信心,千分的毅力,万分的小心,更需要面对现实,制定总的策略,想出具体的步骤来。

    世界上,恐怕没有哪个父母不体贴儿女的,更没有父母会逼着自己的骨肉去死的。不要看魏三乐现在的所做作为是宁死不成亲,他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让你看了死了心,让魏晓飞看了回了心,让外人看了动了心!我就不相信,魏三乐一位从枪林弹雨中闯过来的人,一个身为大队领导的共产党员,他能坚持顽固、凶狠、残忍下去。魏三乐不同意这门婚事的目的,一是要卖姑娘挣钱;二是怕姑娘受苦。前者,无话可说。如果后者是怕闺女受苦的话,他又怎么能忍心让女儿死掉呢?所以我想,现在并不是像晓飞信上所说的那样,“父亲是逼我去死的。”事实上,在他实施了高压策略的同时,真的怕闺女死掉。

    王坚,事到如今,既然你们各做努力找人劝说仍然不济于事,那就有必要去求组织上给予帮助。你们的恋爱是正当的,也是受法律保护的。

    几年没回家,不知地方的各级领导对群众抱什么态度。不过,在这里你该注意的是:在魏三乐施加压力的时候,你们两个都要持正确态度。事到临头不想是不可能的。但想什么,这是很重要的!我本人认为,要想到光明,想到困难,想出克服解决问题的办法来。万万不能想入歧途。

    魏晓飞是位顽强的女性,你要转告她,不但要宁死不屈,而且要坚持下去!不管压力有多大,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也要坚持到底。切不可因为一时的想不开,真的以死解愁或者以死抗议。再者,她认为自己对不起你,你认为自己对不住她,这样相互关照,各自悄然退堂,静静离去——让我说,真正对不起人的倒是魏三乐!我相信,不管时间多长,环境多么恶劣,通过你们的不断努力和进取,你们的婚姻一定会圆满成功的!

    致安

    兄:爱中于北京

    1974年11月25日

    一种压抑不住的情感像地层底下久积的岩浆在冲击着王坚的心房。这不仅仅是一封出谋划策的信,而是一股强大的暖流,流入了他那颗干枯了的心田……是惭愧?是悔恨?他感到脸上在发热,火辣辣的。爱中说的对,虽说眼下组织上解决不了,自己在一旁这么自暴自弃,一是对不起魏晓飞,二是在向魏三乐屈膝!

    顶着呼啸着的北风,踏着皑皑的白雪,魏晓飞从公社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下来。

    那天在场院被爸爸推倒扭伤了左脚,她在家里足足休息了二十天。这几天公社组织会计赛账,她决定趁此机会找找组织。今天,她鼓足了勇气,径直敲开了人委办公室的房门。

    对于越级找组织,她有那么多奇异的联想。虽说有些毫无边际,但不乏某种神秘的内在联系。

    “你找谁?”办公室里正在看书的男人抬起头来问她。

    魏晓飞极力平静那狂跳着的心房,说:“我找刚调来不久的肖昆秘书。”

    “我就是。”他放下手中的书,热情地让着:“坐下吧。有什么事?”

    肖昆的年龄不过而立,白静温和的面孔,似笑非笑中带着一种书生气。先时晓飞那恐慌的心渐渐地平息了下来。她上前接过肖昆倒给她的那杯水,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道:

    “我叫魏晓飞。大灰堆大队主任魏三乐是我爸爸。我有事需要组织为我做主。”

    “你往下说。”在姑娘迫不及待的话语中,肖昆对姑娘的自信心有了异样的理解。于是,他鼓励她。

    闹鬼!魏晓飞觉得嗓子好像卡了一根鱼刺,硬是说不出什么来。

    人都有这种毛病。往往在计划一件事或求见某个人前,总要想上很多很多。先表白什么,后说明什么;什么不该说:顺理成章,想得条条是道。可一旦事到临头或站在某个人面前时,你就会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说吧。”

    “为了我的婚事。”姑娘涨红了脸,郑重其事地说着前因后果。慢条斯理中仍压不住内心深处的悸动与惆怅。她曾犹豫,要不要找组织,想到事情弄到这一步,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组织上。

    “小魏同志,要相信组织。”听罢姑娘的述说,肖昆真诚地告诉她:“你爸沉于封建的旧俗中不能自拔,这也难免。他是党员干部,你放心,他决不会重蹈覆辙的。”

    提着将近三年的心总算落了下来。现在晓飞在家里,觉得比任何时候都畅快。她一边哼着歌曲,一边翻开植物学书刊和笔记本。

    一会儿,门开了。魏三乐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就开了口:

    “晓飞,你今天在公社干的好事!在大灰堆,你折腾得还不够哇?你又给我捅到了公社!”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晓飞的心头。晓飞放下手中的书,她再也受不了爸爸的粗暴给她带来的伤痛。于是,她说:

    “爸,你该冷静下来了。”

    “你撕了我的脸皮,你叫我冷静得了吗?”魏三乐把帽子甩在炕上,整个身子都在抖动。即使在乏味无聊之极的长途旅行中也无法再怀着虚伪的心情去思考儿女们!他在猛然间想到,一无所有该有多痛快呀!两颗混沌的泪珠顺他那痛苦着的脸颊爬了下来。

    躺在被窝里的老伴仰脸看见老头子哭了,先是一怔,随后也敞开大嗓门嚎了起来。

    魏晓飞茫然。

    长了这么大,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爸爸流眼泪,而且她还清晰地记着爸爸曾对她说过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她的心震颤了。

    “晓飞,”魏三乐坐在炕沿边,抹去脸上的泪水,沙哑着嗓子说:“我还是这么说,除王坚,相中谁,只要你同意。家庭条件好的,我分文不要;生活困难的,我可以陪嫁妆,盖房子……”

    “那人呢?人我要是相不中你能有什么办法?”

    “你还要不要脸了?”妈妈伸长脖子囔囔道。

    “我压根就没丢脸!”她给妈妈那不分情理的话激怒了。现在她必须当机立断。

    瘦猴老伴见晓飞没好气地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推在了地上,知道今晚这父女两个又要大干一场,心里一扑腾,忙将脑袋缩进被窝里。

    “明天把账交了,会计的职务给我辞去!”

    “交出账来不一定交出心,辞了会计不一定能辞去自己的追求!”

    在晓飞那斩钉截铁的话语中,魏三乐感觉到了有种从未体验过的莫名其妙的恐惧。他抓起地上的书和本子吼叫着:“我让你再看他的东西!”

    “你撕吧。那是几本苞米种植的记录。”晓飞走到了南炕沿边坐下,不紧不慢地说。

    魏三乐举起的手像触到电似的软了下来。为了一队的苞米,会上会下他与马天才不知吵了多少架;为了这苞米,他曾和王坚起五更爬半夜,拿着手电观察;为了这苞米,在那骄阳似火的中午,他与王坚钻进地里,趴在地垅沟查病因。为了种好苞米,他们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流了多少汗水……魏三乐也是血肉长成的人啊!他憎恨王坚也好,恼怒闺女也罢,但他清楚,自己无权欠下这笔他今生也偿还不清的良心“债务”。于是,他又慢慢地将东西放回了桌子。

    “撕啊!只要你能解恨!”

    “疯了你!你眼里还有没有你这个爸爸啊!”他对闺女大动起肝火来,他觉得这是应该的。

    “你心里该清楚啊!”

    忍无可忍。魏三乐抓住桌子上的墨水瓶就打了过去。

    “我宁可打死你!”

    恰巧晓飞低头解鞋带儿,墨水瓶打在了额头上,她一声没响地倒在了那儿。

    北国冬天的夜晚是多么地静谧、安宁、寒冷!西南风吹打着窗户,呜呜地怪叫着。

    魏晓飞的额头高高地肿起来,但她的心患要比外伤疼痛几倍。

    由于家庭发生了这“不幸”,三口人之间的隔膜是不见其长日有所增。因为没有共同的语言,所以也很少讲话。正常的感情交流在这个森严的家庭中枯干了。

    她感到劳累,而且是劳累不堪。黯淡的灯光映照着她那张忧郁苍白的脸上,她睡得好像很熟,就像小时躺在摇篮里一样。

    魏三乐非常惊愕!一年来,他对闺女持着置之不理的态度,已到了连他自己也难以相信的地步。可事态的发展并没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然而经过这昼夜之后,闺女的变化是何等的明显啊!苍白的脸上,仿佛褪尽了青春的红润。

    刀刻般的两道皱纹竖在眉宇间,一双大眼陷了下去,眼圈里涂着痛苦的泪伤。魏三乐在痛恨之余不无怜悯之心,不过,他把它紧固在神圣不可猜测的心底。他的脸上,依然保持着一副不可磨灭的暴戾和烦躁……

    魏晓飞疲倦地睁开眼时,发现哥哥正坐在自己的身旁翻看着什么。在她“大难不死”的节骨眼上哥哥来到了她的身旁,这无形中又增加了姑娘的烦恼。

    “哥,你咋回来了?”一双探询的目光直接盯着魏晓成的脸。

    魏晓成回过身放下手中的书,笑着说:“说傻话,我怎么不能回来。”他咬了咬嘴唇,忙避开妹妹的视线。

    “你是回来劝我吗?”她一语道破后,不由得又叹息了一声。

    “妹妹,人这一辈子若都能如愿那该有多好哇!”他脸上的表情很痛苦,好像刚从噩梦中挣扎过来一样。他说:“有句话说是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其实在人生的路上,牺牲了并不一定能得到成功。在这方面,我有切身的体会,晓飞,你的事拖了三年,你和王坚两个人坚定不移。爸爸呢,他宁折不弯!你的思想压力大,王坚那里磨难多,爸爸这里精神负担重。唉!凭空的想象,只能是脱离生活的梦幻,孩子要想逃脱老子的掌心,谈何容易啊!”

    “哥,你的话我不懂。”她有些气喘。她想欠欠身子,但两眼金星迸发,她只好闭住双眼低声说话:“爹娘爱护自己的儿女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老人把这种爱护变成强制,这该怎样去解释呢?假如说逆来顺受是孝子的话,那你恰是咱爸的好儿子。”

    魏晓成顿时语塞。与妹妹相比,他知道自己是个怯懦者。他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好像刚被别人用皮鞭抽过。

    “我的事过去了,乏味得很,我也不想再回忆它。”他有气无力地说:“眼下你的事要紧,还是冷静地想一想吧。”

    “想什么?跟你学?”她努力睁开眼睛,痛苦地看着哥哥,说:“哥,你真会办事。我可以告诉你,我与王坚发过誓,那是追求和信仰的发誓,并不是信口胡诌。假如我跟你一样否定自己,然后去改变初衷,我也许会升学、也许会找个好工作、也许会有个比你要安逸的家,可是我毕竟不是你呀。”

    “晓飞,你可以任意去说:爸爸他……”

    “我什么准备都有。”

    “妹妹,你知道王坚每天要有多痛苦吗?”

    “笑话。”她紧锁眉头,无限愤懑无限悲伤地说:“我不比你们谁都清楚?队上的苞米连年夺得大丰收,谁知这里浸透了他多少辛勤的汗水。现在他既要教学,又要操持家务,既要做男人,又要当女人。我常常惋惜自己不能同他分享这人生的痛苦而痛苦!他是一个坚强的人,他有一个完整的人生观。他说过,没有理想就没有毅力。相反,没有头脑,理想就会化为泡影。只有在这条路上,我才要执著地追求,为了王坚,更为了我自己。”

    魏晓成感觉自己血管里的血在一点点地冷却。可以说,他没办法也不想再对妹妹解释什么。妹妹的执著给了他那尚有苦涩的心不仅仅是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