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3本章字数:3313字

    学校放寒假,王坚最后一个走出校门。

    “王坚,你回来一下,有个事情对你说。”迎面来了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贾云荣,王坚又随即返回办公室。贾云荣进屋随后掏出笔记本子,瞪着他那只单眼边看边说:

    “你是农历四月二十二来到学校的,八月十五回去的。你在学校住的时间一共是一百零七天,这没错吧?”

    王坚点了点头,但他不知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是领导,我不但对每一位同志负责,而且还要为党的事业尽力。公房有规定,每间房每个月收房费六元五角。你呢,烧住都在这,本应该收你十元或者十五元。但是呢,考虑到你的实际情况,我不能不高抬贵手。这样吧,一个月住房收五元,烧柴收你两元,你住在这一百零七天按三个月算,合起来收款是二十一元整。”

    恰逢学校找不到看屋的人时王坚来到学校居住。烧柴是徐万和几个学生帮忙弄的,其中有些是收拾的干树枝子,但那也是经过贾云荣点了头的。他曾对他说:“你捡来烧吧,否则也得烂粪,还得花工找人收拾。”现在贾云荣出尔反尔,强人所难,王坚感到不解。

    “我要是不同意呢?”

    “你同不同意那是你的事,我不过是来告诉你一声,钱我已在中心学校扣下了。”说罢,他扬长而去。

    现在的领导是不打就骂,不骂就压,这是什么工作作风啊!

    王坚懊恼地向家走去。他不会忘记,贾云荣说媒的事被他拒绝后,他对他说:“咱们以后再会。”是啊,今天不就会去了二十一元吗?

    老天像一床大墨被,严严实实地遮住了整个天空。天黑了,西北风溜溜地刮着,刮得很是凄凉。

    王坚的心像来临的北国隆冬的长夜一样,笼罩着一层冰冷的阴影。

    天,灰蒙蒙的。像刀片一样的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刮着。

    白雪覆盖的平原,在这严酷深冬里倒是一个纯洁的整体,这里简直就是冰的世界。

    时间是七五年的元月二十日,农历正是腊月初九。

    王坚低垂着的脑壳默默地向前走着。他的心跳有些厉害,今天要与自己爱着的姑娘去办一件大事,他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味道,尽管这野外没有第三个人存在,但在他的感觉中,魏三乐那道严厉的目光正跟踪而来。他定了定神,又觉得可笑。直到这时,他才真正地体验到什么是神经过敏!这是白色的世界,这是数九隆冬!他的身后,只有他心爱的姑娘跟着。他畅然吐了一口气,随即变成了一团烟雾。他感到轻松,感到了幸福,这是二十三年从来未有过的快乐!三年了,整整三年的时间,他们还是第一次走在一起。

    “想什么呀?”他回过头来问。

    “你呢?”她紧走几步赶上他,同样地问。

    他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她围着一个粉红色的大围脖,穿着一件深红色的半截大衣,在这白雪皑皑的旷野,简直就像一团火!那个大口罩上面露出的双眼,闪动着智慧的光芒。

    “那天听说你爸打你了,我真担心会……”他把下半句话又咽了下去,说:“都是为了我。”

    魏晓飞伸手抹去睫毛上的霜花,温柔地说:“什么呀!你每天不也是在为我受罪吗?你等了我三年,三年……”

    他爱恋地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晓飞,你想过没有,如果你顺从你爸爸指定的路,你可以找到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和一位俊俏的美男子;我呢,按着你爸和我爸的意思,也可以找到一个能操持家务的姑娘,这么做都比我们现在要容易得多。可我们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们不能向着旧的封建传统礼教低头,也决不能向包办买卖婚姻让步!”

    “你说得很对。退一步是容易,可那意味着什么呢?不仅仅是个人的得失!”她的声音有些微微颤动。她觉得,她心中压着一块磨盘大的磐石,使她感到压抑。

    “晓飞,”他伸手按住她的肩头,很激动地说:“我是多么需要和你在一起呀!你知道。我等了你三年,我时时刻刻都在希冀着,假如你爸爸同意,我们即使不结婚,你也可以给我们做棉衣,同时还能给我爸爸点安慰。我们呢,可以自由自在地学习,共同研究些什么。可是三年过去了,你呢,就像我的从前一样,出入都要受到限制。我绝大部分时间都要用来忙于家务,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损失呀!这回来找组织,谁知会怎样呢?”他的语调里充满了惆怅和忧虑。

    魏晓飞看了一眼高出自己一头的王坚,觉得心中的那块磐石突然被撬开了,离去了!她害羞而温柔地说:“只要我们在一起,失去的时间还会夺回来的。肖秘书人好心也好,我们要相信他。王坚,人们都说乱世出英雄,可我觉得像马天才这样的人,还是极少数的。”

    王坚把按在晓飞肩上的手拿了下来,边抹着脸上的霜花边说:“马天才是时代的特产儿,他的所作所为就是一种病态的再现!”

    “三年的时间我们总算熬了过来。”晓飞如释重负地叹息了一声。

    王坚的脸上露出一种喜色,他说:“就是嘛!这也许就是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时候了。我们为什么要怕外来力量的阻碍呢?要相信,团结就是力量,我们这事本身就没错。所以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可以克服,只要我们坚持自己的立场和观点。”

    “对!”姑娘很高兴地说:“你说也怪,我们为什么要相处呢?为什么时间老人走得那么快,硬是没把我们分开呢?有时想起来,连我自己也感到奇怪。我真傻,我爸和我妈就是这么说我的。他们说,你念了九年的书,不想享点福,却专心想着烧火做饭伺候人!呵呵,我就是这样的傻瓜!”她握住王坚的一只手,共同向前走着。

    “你真是个好姑娘。你不求荣华富贵,为你我等上一辈子也心甘情愿!”他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这时,一阵寒风刮过,他低头附在她的耳旁轻声问着:“冷吗?”

    她抬头向田野扫了一眼,说:“你看,这天有多冷,这雪有多厚。”说着,她又用脚踢了一下裂开了口子的大道:“王坚,你看啊,这地都冻裂了。”

    他靠紧魏晓飞说:“严冬是最残酷的季节。但这并不是持久的。如果我们的愿望得以实现,那么我们将永远告别今天,我们也可以自由自在地做着我们该做的事情。”

    “你应该把力量放在你的教学事业上!”她微笑着说。

    “不!我偏要把力量放在你的身上。”他故意坚定地说:“因为只有你,才给了我力量,才给了我生活的勇气。从你的身上,我懂得了做人最起码的原则,你是我热爱攀登事业的奠基石。你热爱生活,你懂得世上的真善美,你心灵高尚纯洁,你敢向一切私有的旧观念挑战。”

    “什么呀?我与你有所不同的,”她固执地摇了摇头,说:“我只不过是一个女孩子。”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要这么说。”他眯缝着眼睛看着旷野这白雪,接着说道:“我的家庭条件不必提起,仅就我自己来说,在政治上受到歧视,生活中受到迫害。在我掏大粪的时候你注意到了我,那时只有你一个姑娘才看得起我。相反,在我教学以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这都说明了什么呀?我二十几年的痛苦数不胜数,是你,就是你给我带来了一种叫我也说不清的幸福。”

    “你也没少给我幸福呀!”她亲切地说。

    王坚摇着头:“我给你带来的除了打就是骂。”

    “不对!你给我足够的勇气和力量。如果没有你,我说不定被家里弄到哪去呢!就是我俩同意成亲,如果受到挫折你不等我,我又会怎么样呢?”

    他把头紧紧地靠在她的头上,说:“晓飞,你为我放弃了一切,这比什么东西都可贵。”

    不约而同,他们用火辣辣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的感情表现得竟是那么纯洁!他们的爱,只是把两颗心结成一颗,他们的心正为着一个理想的大目标而尽着力。

    “你们来了?”

    肖秘书站起身来,对走进屋的魏晓飞打着招呼。一贯口齿清脆的他,今天却把话语拖得老长。

    “肖秘书,今天可以办登记手续了吗?”

    从肖秘书那慌乱的神色中,晓飞预感到有些不妙,但她很冷静。

    “坐吧。”肖秘书的动作很机械,然后有些不安地告诉魏晓飞说:“昨晚开了党委会,会议的决定令人费解,而且偏在这种时候,为了有把握起见,结婚登记证都被书记缴了上去。”

    他说的是实话。那天魏晓飞从他这走之后,他立即给大灰堆打了电话。魏三乐认为公社下通知是为了工作,于是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他没说通魏三乐,但也没强求于他。考虑到三尺之冰非一日之寒,准备慢慢来,真的劝不成时,就来硬的。

    魏三乐前脚走,正巧在公社开会的马天才后脚就闯了来。他气势汹汹地问这问那,肖秘书当然没有好话答对他。这之后,不知马天才又鬼鬼祟祟地去与杨文平嘀咕了些啥,鬼才知道。但有一点肖秘书非常清楚,那就是这次收缴结婚证与马天才有直接的关系。不过,他不能把实情告诉给两个年轻人。他很为难,因为他没人家嘴大。

    魏晓飞的目光时刻没有离开肖秘书的脸。她虽然不是个观察的能手,但从肖秘书的面部肌肉的收缩表情上去分析,她的预感又一次得到了证实。想不到专横跋扈的杨文平也会见缝插针,真是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