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3本章字数:4396字

    太阳滚回了西山。篱笆杖子上光不溜的红柳条,将影子甩在院子里。阴冷、凄惨。冷风夹杂着雪花在夕阳余晖的光线里,画出密密麻麻的银色斜线,打在脸上,生疼。

    莫不可测的天边镶着银红的余边,好似寡妇人家悲痛欲绝的泪眼。

    王坚推开房门立在门槛上。几天来的窘迫,羞恼,幽怨,使他感到人生的短暂,领悟了死亡的意义;他对父亲的狠心抛弃,饱尝悲痛离别的辛酸,体味了那一部分真正属于人的痛苦;他对现实残酷的折杀,心力憔悴至极,恰恰证实了世道的不公!人既然活着,何必非要记仇怀恨呢?为什么不忘去旧仇、行人之善,化干戈为玉帛、心心相印、平安无事呢?土地能赐给人以衣食财富,然而站在它身上感到踏实、心静的同时,又不难让你觉得出它也牢牢地捆住了人的手脚,更可怕的是它还要让你去思想,于是可悲发生了——

    “王坚,你没走哇?”

    微弱的近似奄奄一息的女声传来,王坚痴迷地回过神来,麻秀兰两手抱着肚子站在他的门前。她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脚尖无力地但又有目的地在踩着什么,其实她什么也没踩着。

    麻兴福自从上门怂恿爸爸迫使他与麻秀兰成婚那天起,尽管他们同时上班,开会、学习经常在一起,出出进进同走一条路,他从没注意过她,并不是羞涩,而是出于一种良心与理智的迫使。他必须毫无理由地这样对待她。因为她被父母从安静怯弱的梦中摇醒,她随时都可能迎接着他,等待着他,她迫切需要她想得到的一切。

    “怎么样?”含糊不清的对答,这本身就是一种绝妙的防范。

    “不,不怎么样。”她搓着手的同时涨红了脸颊。她无限地悒郁,无限地沮丧,好像是他此时一手牵制了她。一种错觉,但他还是超出常规打量起她来。

    她还是那么文弱、温柔、默默的、静静的。

    只是那刘海掩盖着的前额上,增添了几条浅浅的细纹儿;刀条脸上,很是苍白,苍白到没有一点血色的程度。下翘起的嘴巴,魂不守舍地抽动着,好像世界上所有的寒冷都强加给了她。一双黄眼珠,枯干,涩淡,没有一丁点的神色。

    人只能在夜幕翅膀的掩护下,他们的身体才是真的。黑白本来就是两副面孔,两种生活。经过这次沉重的、残酷的打击之后,夜深人静之时,生活中那陆离的一切在他那受了严重刺激的大脑中褪尽其斑斓的色彩。生命的可怕,致命的残酷黯淡不可阻挡地浮上了他的心头,就像大自然遭受了天灾横祸无可回避一样。他曾想过因为婚事在公社和杨文平那场交涉,也曾考虑了因麻秀兰与麻兴福的纠缠以及同贾云荣的较量。他欣慰过,痛苦过,也不可不承认地矛盾过,当然不属于忏悔。这是他对麻秀兰唯一的一次动过脑筋。在那么多日日夜夜工作的交往中,她可能倾心于他,所以在他面前,从不愿表现出自己的软弱、畏怯的弱点。有时做作得竟令人啼笑皆非。在全体教师会议上,她会面红耳赤地为他端来一碗水;他在校洗衣服时,她会羞答答地立在他的身旁。她给他的印象就是默默无言,但无愧地说,这比有言语的人更富有生命和朝气!在她青春的年华中,可以说这生命和朝气就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一样。

    有人说,女人能够使天底下的一切疲惫的神经,在瞬间亢奋和弹跳到极致。坦诚地讲,如果没有魏晓飞,他也许会毫无理由地接受她的爱。婚姻是一种虚无的东西,你要顶礼膜拜它,尊重它,它才会付给你温暖的金黄。谁要亵渎它,它自然会给你乏味的灰色。爱是单一的出于为人的追求,即使在万念俱灰时,他也不会玩世不恭。为人选择的自由,这是主观的能动性,精神痛苦的折磨,在于你还能有主观能动性的意识,这种感觉不是肉体质量的本身,而是外界影响和刺激后的一种精神上的再现。他要活着,顽强地活下去,但他没想到她会在这种时候来找他。

    “天这么冷,快要黑了,你来干什么?”他关切地问。

    “我,我来找你。”她告诉他,音调有些颤栗。她把头垂到不能再垂下去的程度,两个俏丽的肩头不由自主地抽动着。

    “找我?”问话时,王坚的眼前立即浮现出秦淑珍皮笑肉不笑的面孔来。于是,他警惕地打了个寒颤。他双手下意识地叉在门框上,好像只有这样,才不会发生什么不幸的事情。“你怎么能来找我呀!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王坚,”她哆嗦成了一团,两行晶莹透明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咬紧了嘴唇,好像作了最大的努力似地说:“你不要恨我,怕我。我没咋的你呀,你说不是吗?”

    “当然了。再说你也咋的不了我。”他苦笑着。

    “王坚,马天才要整你,真的,他要开会批斗你,还要……”

    “笑话!”他以为她是恬淡的、少不更事的、心情如一泓碧水的、烂漫不尽的、愚笨有余的小女孩。他问:“你是不是病了?”

    急躁涂去她汹涌流淌着的泪水。她声嘶力竭地喊着:“不是!他们要整你,真的!这是真的呀!”

    艰辛复杂的生活不仅赐予人的理性,还教人学会怎样去思想。王坚放下按着门框上的双手,跨前一步,一本正经地到了严肃的程度。他非常坦率地对她说:

    “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纵然有人算计我,也是枉费心机。”

    “是……是,王坚,你快点想法跑吧,快点!我说的是真话,他们都合计好了呀。”

    她流着眼泪跑开了。跑出十几步远时又转身跑了回来,两手不停地抹着湿漉漉的脸蛋,气喘吁吁地说:

    “我知道你恨我,恨我们全家,你根本就看不上我,也相不中我的模样。”说着话,她又羞愧地垂下了脑袋,两只冻得通红的小手毫无目的地拉着布衫的衣角,嘟嘟囔囔地接着又说:“你不同意和我定亲,我恨过你。我还偷偷地骂过魏晓飞,但我不敢惹她。不过,我并没有怪你呀,今天我不是来缠着你的,我看你太可怜了。王坚,信我的话吧,我从来都没有说过瞎话,你快跑吧,跑远点,千万别让他们找着你。快点吧,再不跑就晚了。”她抽泣着跑走了。

    望着麻秀兰远去的背影,王坚不知不觉地笑了。折磨着我的生活呀,今天我要重新安排你!

    麻秀兰生性怯弱、头脑简单,滥竽充数地上了几年学。参加工作以来,她感到了自己知识肤浅。于是,一种恐惧暗淡的空虚经常萦绕在她的心头。面对着孩子们那数十双眼睛,她感到致命似地眩晕。她曾对着同学们把“富俗老窖”的“窖”字念过“客”,把“横”念过“黄”,把“恒大牌”香烟的“恒”字念过“胆”字……一位教师成为学生们谈笑的话柄时意味着什么呢?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抵挡那些生灵们猛然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维护她一个姑娘家的尊严。由于委屈自恨,由于受到知识贫乏那种残酷的作弄。她越发感觉到同行是冤家这句话的可怕。因此,在学校里,她越发显得孤零,懦怯,孱弱,萎靡,像干瘪的臭虫。

    为了多学些知识,她早起晚睡,默默地学习,比小学生还要殷勤。书看得多了,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了点谱,面对着错综复杂的事情,逐步地也能按着自己的思路推进自己的一些小见解。尽管有时不太成熟。她曾这样分析过,马天才与她们家的神秘关系有上下级的领导关系,也不乏存在那种两肋插刀不觉疼的朋友义气。参加工作以来,她从心里感激着她的这位马大叔,并且也从中体味到了人情的重要性。

    去年冬天的一个大雪天,正巧她值周。下班后,教师们各自回家了,出于对工作的负责,更确切一点说,她怕出现火灾,便去各个教室检查炉子。一个工夫,马天才突然跟着她走进了一个教室。学校与大队只有一路之隔,马天才的出现,自然不会使她感到意外,何况他还是堂堂的大队一把手。

    “秀兰,你的事业心真强啊!”他这样赞扬她。

    由于马天才与爸爸常来常往,又与妈妈嬉戏打闹,当然不会像其他的农家姑娘见着书记那么拘谨、忸怩、怯生了。她边用棍子搅拌着炉膛里的火,边笑着说:

    “事业心不强,弄出火灾来,砸了我的头也赔不够人家的东西。”

    马天才往前靠一靠,他也装作看炉子,便用手碰了她的手一下,说:“秀兰,你这么能干,可以成为优秀的教师,模范的代表。”

    麻秀兰受到了触动,她的心不由得一颤,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无意间的事不值得大惊小怪的。心里这样一想,便挪动着身子,认真地说:“马大叔,我可不够资格。”

    “说哪的话!”马天才又靠前一步,说:“今年上边有新的指示精神,评选先进工作者不但文教组发给奖状,大队还要以工分奖励,优先转正的。秀兰,我观察你工作很出色,这个先进理所当然要是你的喽!哪一天再碰上个转正的机会,你就可以转为正式的国家人了。”

    “我?正式的国家人?”麻秀兰拘泥地闪着身子,怅然若失地说:“我可不行,我的业务水平不应人呐。”

    “什么叫业务?看人重在表现!”马天才那双阴沉着的眼睛,贪婪地盯着她,大长脸上,泛起了奸诈猖狂的笑纹,他佯装鼓励她说道:“别泄气嘛!好歹你爸是队长,我是书记,贾校长是我的偏亲,公社里咱有人,别的事不敢吹牛,给你入个党帮个什么忙还是不成问题的。”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他用力摇摆着角瓜脑袋。

    二十二岁的姑娘,头一次看见男人那种注目淫亵的眼神,一时倒觉得有些害怕起来。她心里像揣了个小兔子似的发慌,身子抖得厉害,腿肚子发软——她终于瘫软在凳子上。

    这时,一阵西南风“啪”地将门关上,风雪疯狂地拍打着窗户,屋内一下黯淡了许多。

    马天才伫立在她的面前,一双小眼像锥子似地盯着她。

    “秀兰,你需要我给你帮忙不?”

    再看一眼马天才那双闪着贪淫光亮的小眼睛,麻秀兰的感觉简直像跌进了万丈深渊,一股从未有过的窒息使她眼花缭乱。可惜,这又是瞬间的感觉。她心灵的深处猛然间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你管他叫大叔,他是个长辈,他不会咋样你的。”于是,她狂跳着的心也平静了。她腼腆地冲他一笑,仿佛是他看透了她的心思。她声音不大又不好意思地说:

    “马大叔,那就麻烦你了。”说话间,她好像胸前戴上了大红花,并且站在了高高的领奖台上,手托着转正的教师证书,脚蹬如烟似雾的白云,腾空而起……

    “好!”马天才的那双小眼睛像要爆出来一样,他一点点向她坐着的地方移去……

    麻秀兰见此情况已惊恐万状,她慌忙站起身来,剧烈地摆动着双手,“不!不!我不用你……”

    马天才像条恶狼似地猛扑了过去……

    麻秀兰失魂落魄!她想叫喊,外边狂风加雪,别说没人来,就是有人从这里路过,也未必能听得见。何况她又不是马天才的对手,那超乎正常人的大巴掌已把她的嘴巴捂得严严实实……

    马天才兽性发作了以后,边系着裤子边恶狠狠地威胁道:

    “我不图你这个丑八怪,图的你是个黄花闺女!”他逼近她,更加恶劣地说道:“你要不怕丢人就到外边去吵吵,你爹妈不会相信,组织上也不会饶过你!”

    性情柔弱的麻秀兰,知道自己是进退两难,也就来了个哑巴吃黄连……

    色胆包天的马天才,他并没就此而罢休。秋季里,趁麻秀兰去公社开会之际,将她拽到树林里,第二次蹂躏了她……

    一个多月过去了,她生理上出现了反常现象。她知道凶多吉少,痛苦的心都要碎了。她要去揭发马天才,可又没这个勇气。想忍气吞声,腹内这个不受欢迎的胎儿正在无忧无虑地成长着……

    恐惧与耻辱终于将她折腾得面黄肌瘦。她常常在夜里蒙头落泪,独自发泄着内心的苦闷。与其说这样活着,还不如一死了之!几个月来,麻秀兰就这样一遍又一遍地思考着。

    她偷偷拿过几次毒药,她都没能去喝掉它。她曾这样问过自己,“你连死都不怕,咋还怕马天才?”她认为,死并不难,难的就是马天才还逍遥法外……为了告倒马天才,她咬紧了牙关,在学校,她早来晚去,偷偷写着她用血泪凝结成的控告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