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3本章字数:4943字

    这是个星期天。

    麻秀兰悄悄地来到学校,偷偷地抄写着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写好的血泪材料。突然,一阵脚步声传进了她的耳帘。她双手下意识地按住稿纸,警惕地向门口看着——啊?马天才!她顿时觉得一阵眩晕,羞耻和愤怒的绳索圈套同时向她的脖颈套来,她气喘吁吁地挣扎着站了起来,双手捂住本子,愤愤地盯着他。她恨不得一口把他咬掉。

    马天才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她的对面,伸出大巴掌抹了一把脸,然后得意忘形地问:

    “秀兰,不是放假了吗?你在这干什么?咋哭了?”

    “……”

    “怎么不说话呀?”马天才把那张大长脸探了出来,几乎触到了她的耳朵根,问:“你觉得怎么样?”

    怯弱的麻秀兰听到这声问话,真如乱箭穿心,身子猛烈地抽动着,发出了难以抑制的哭声来。

    “这些天,我看你的身子显大了。”马天才说着将手搭在她的肩头,紧挨着她坐了下来,用手摸着她的短辫说:“你不要怕,明天和我到县医院把孩子打掉,谁也不会知道。整下孩子,我再陪你烫烫头,逛逛商店,你看这有多好哇!”

    “你滚开!”她猛地抬起了头,对着马天才的大长脸甩手就是一巴掌,“你这个大混蛋,坏了我,你又要去洗清身,我就是死了,也不能放过你!”她那痛苦万状的表情,终于被一种愤怒的烈焰取而代之。

    好在马天才没还手。他捂着嘴巴站了起来,大着嗓门说:“你这是干什么?我心疼你才要帮你想办法,你要是不识抬举,可别怪我马大巴掌不客气!”

    “你是个头号的大坏蛋!大流氓!”她抓不着马天才,便用力地拍着桌子。

    马天才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地说:“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你想嫁给王坚。听着,丑八怪,你要他妈听我的,明天咱就去打胎。要是不听,哼!我就去吵吵,说你怀了王坚的孩子,我还可以给你拿出证人来!”

    麻秀兰感到心疼得厉害,周身的血管几乎要在同一时刻崩裂……她发疯似地扑向了他。她抓住了他的衣角,发出了平生第一次粗野的喊叫:“大坏蛋马天才——我死也不能放过你!”

    两个人撕扯着,不知不觉就挪到了麻秀兰写字的桌子前。马天才小眼一聚,一眼便看见了自己的名字。于是,他双手使劲儿,便把悲痛欲绝的麻秀兰摔倒在地,抓起桌子上的本子,只见上面写着“控告马天才强奸我。”

    麻秀兰文化不深,字迹写得又清,话说得特别苍白。马天才只看了一眼书写的题目,再也顾不上往下看,出手拽住麻秀兰的头发,挥手给了麻秀兰一记大耳光。这个春心不死的家伙,在这人证物证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惶恐万状,六神无主。“强奸,强奸!”这两个字像刀子一样刺向了他的眼睛——他仿佛看见了无数把镣铐向他投来。迎接他的是那阴森冷酷的牢狱大门。他的手松开了,他奄奄一息似地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苍白的大长脸上,滚下了豆大的汗珠来。然而,本能的求生欲望令他猛地撩开了小眼皮——啊!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想象中的一切根本不存在!他眼前,只有痛不欲生、瑟瑟发抖的麻秀兰。他用大巴掌抹着额前的汗珠子,扬了扬手中的本子,死灰复燃地对麻秀兰说:

    “丑八怪,你他妈吃了豹子胆了不是?哼!”

    麻秀兰的叮嘱,王坚根本没有当回事。挨整对他来说,不过是履历表上的籍贯栏目,他并不陌生。匆匆时光如梭,岁月如流,往事如梦,一切不堪回首。生产队放了年假,徐万生病住了院,他每天只能以书来慰藉自己。

    数九天的风像锋利的刀片,好在人们都在忙着年活,街上很少有人走动。春节,给农民们带来了自然的喜悦和快乐,也给四害之一的耗子带来了方便,它们可以大胆地去吞食主人煮熟了的猪肉,也可以随时去啃主人包好的冻包子和饺子,这些似乎都与王坚无关,因为他一无所有。

    马天才为了使自己能逃脱这万恶的罪状,正煞费心机地作着最后的挣扎,他绞尽了脑汁,决定以书记的位置,踩着魏三乐的肩头,借助麻兴福的刀,又给李万春去了加急电报。巧在这几天魏三乐患了重感冒一直呆在家里,他要趁此机会从魏晓飞和王坚的牵连为引线,以王坚强奸麻秀兰为罪行,对王坚下手!只要大会一开,他迫害麻秀兰的事也就化险为夷了。

    李万春收到马天才的加急电报,兴致勃勃地回来了,然而迎接他的是马天才那张阴沉沉的大长脸。他勒令他马上写一份关于钱秀金之死的前因后果材料,扬言公安局正在“追查情况”。李万春做贼心虚,一下呆若木鸡。杀人不用刀的马天才一看时机已到,于是如此这般地给李万春当了一回参谋。为了自身的利益,为了未来的安逸,在马天才的怂恿下,李万春丧尽天良地写了一篇《王坚以头巾收买人心,致钱秀金之死》的证词。马天才抓到了这个东西,如获至宝,也就加紧了他迫害王坚的步骤。

    做父亲的麻兴福,一肚子苦水无处倒,仅一个晚上,就弄得他面色憔悴,精神恍惚。自从马天才来家挑明“事实真相”后这几天里,秀兰每天哭着闹着要去死。做父亲的,心慌啊!在这人命关天的紧要时刻,为了把迫害闺女的“罪犯”王坚置于死地,配合着马天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当然都在所不辞。

    秀兰口口声声说不是王坚,他有些犹豫,无奈不过妻子的泪水,也只好顺其自然了。在那夜深人静的时刻,他们两口子和马天才偷偷地做着他们的打算,拟定他们的措施,研究着他们的方案。

    为了一举见效,确切一点就是怕出漏洞,马天才特地将杨文平与公社小分队的民兵全部搬了过来。众星捧月,交头接耳,唧唧喳喳向杨文平做着口头“报告”。迷惑不解的杨文平闻听“此案”,气冲毛塞。不但同意开个批斗会,而且还决定在大会结束时作个长篇讲话。

    吃罢晚饭,在一阵紧急的哨声过后,社员都被集聚在大队。

    王坚随着社员们坐在了事先放好的板凳上。看着前边办公桌旁坐的那几个人的神情,断定群众中说不定哪位又要凶多吉少。几分厌恶感过后,他蓦地想起了麻秀兰晚饭前那含含糊糊的话语来,一种忧虑和恐惧之网旋即笼罩在他的脑海里,但最终,他还是宽慰了自己,“你比别人更了解你自己。”

    这时,马天才从桌子旁杀气腾腾地站了起来。不过今天,他既没讲国际的大好形势,也没谈国内斗争的新局面,开门就说:

    “今天大伙都很忙,忙的是为了社会主义。就是呢,啊,社会主义铁打的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我们才要保卫它,才要和一切阶级敌人斗争到底!”说罢,他首先鼓起了掌来。

    掌声聊聊无几,马天才倒也不在乎这些。他扬起大巴掌高声宣布:

    “把王坚给我带上来!向革命群众交代你的问题!”

    王坚冷漠地瞥了他一眼,没有吱声。马天才指的问题,无非是自己和晓飞的婚事。既然为了这种事开会,那么极力反对这门婚事的魏三乐为何不在场?他感觉到今天的事有些蹊跷。他抬起头来,他那愤怒的目光正迎着马天才那狰狞的面孔,这前世的冤家,今日的对头!他不卑不亢地说“我没做错什么事,让我交代问题,这首先就存在着问题。”

    王坚的话语刚落,马天才便擂起桌子,震得一旁的杨文平紧锁眉头,怏怏不乐。

    “党的政策历来就是抗拒从宽、坦白从严!”

    人们都笑了。杨文平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身子。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是我们党的政策。你无辜伤人,制造事端,挑动群众斗群众,你怎么不对群众谈谈?”

    群众哄堂大笑起来。

    “王坚,我让你给我站到前边来!”马天才声嘶力竭。

    “我没犯法,有你在,干嘛还要我去?”

    “美什么,你这个臭社员!”

    “凶什么,你个瞎指挥!”

    愤恨岩浆的通道已经无阻,他毫不顾虑。人一旦被邪恶和贪欲所主宰,定会生出那么多的祸患和妖孽来。逃避现实是不可能的,他也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王坚的话,并不是胡乱说说而已。春季种苞米时,他大胆地提出用地膜苞米苗移栽。马天才知道后竟然找到学校与王坚争吵。权在嘴大,王坚当然抵不过他。走出学校,马天才心一乐,又去另一个小队,分派队长去买了大量的地膜,在玉米出来后,全体出动,将薄膜死死蒙在苞米上。由于过了农时,苞米苗没过几天就死了,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这件事轰动了永乐公社。不知是谁把“瞎指挥”的纸条贴在了马天才的房门上。

    “小分队!把王坚给我提上来!”马天才原形毕露地吼叫着。

    二十三年过去了,王坚历尽了磨难,饱经了风霜,满腹辛酸,但他的人格还从未受过这般的侮辱。他愤怒地回应道:

    “马大巴掌,你打着党的旗帜胡作非为;你倚仗着手中的权势祸国殃民。今天你又制造事端无辜批斗我,实话对你说,不那么容易!”

    马天才恼羞成怒,指着一旁愣着的小分队高声叫骂着:“妈了个×!看什么?还不他妈把手铐给他扣上!”马天才的话音一落,十几名小分队队员一拥而上。

    在一阵大的骚乱之后,徐中贺从外边撞了进来,他像咆哮着的猛虎,指着马天才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你这个王八小子放了几年猪,挥动大鞭抢来个官当,这几年你他妈的害苦了我们社员,今天丢了大鞭杆子又弄来了个铁家伙干上了。我操你们老马家八辈祖宗!奶奶的!你凭啥扣人?今天要不说明白,看我徐大愣咋他妈收拾你!”他跃跃欲试地挥动着碗口粗的胳臂。

    无形中,马天才的锐气便减去了三分,他抓住一把椅子放在徐中贺的身旁,耐心地说:

    “徐中贺,你急什么?坐下来,慢慢听后话。”

    徐中贺“哐”的一脚将椅子踢到一边,抓住王坚就往下摁,“王坚,你先委屈一下吧。”说罢,转身冲着马天才,吼道:“告诉你,今天我徐大愣要正儿八经地愣愣。整不出王坚的毛病来,哼哼!”他怒目圆睁地站在了王坚的身后,活像个卫士。

    “这好说。”马天才胸有成竹地向坐在炕上的麻兴福一招手,说:“你现在就开始揭发!”

    爆豆似的人们,一下平息了下来。王坚犯了什么罪?人们在心中正嘀咕着呢,秦淑珍扭扭达达地走到了马天才的身旁,双手按着桌子伫立在那里。她今天穿得很得体,深蓝色的尼龙裤子,裤线笔挺。紫红色翻领毛衣外罩,线条分明。新削的青年发型,油浸的明光瓦亮。丰满的面额,虽然袒露出岁月的残痕,仍然不乏昔日的妩媚与娇娆。她清了清嗓子说:

    “群众们,我们是受害家,今天有……有马书记为我们做主,把这个强奸罪……罪人抓起来,真……真……”

    “王坚是强奸犯,你胡说八道!”

    “就是,她胡说八道!”

    涨潮般的呼声终于淹没了秦淑珍的结巴话语声。她感到了窘迫。几乎在同时,她接受了那么多刀子一样鄙薄的斜视,冷峻的搜索。事实的真相当然不会使她如此痛苦,尽管她用力眨动着眼睛,仍然没能挤出一滴眼泪来。

    夏天的夜晚,生产队打麦子,麻兴福忙活在场院。十一点左右,她偷苞米回家,在外屋与马天才碰了个满怀,这下好悬没把她给气死!天热时,只有秀兰一个人住在西屋,想不到马天才会把主意打到闺女身上。可木已成舟,她也只好忍了。再者说了,人家是书记,手里抓着实权,若能这样倒也不会与自己断绝往来关系。做母亲的虽然与闺女成了“情敌”,这似乎是上帝的安排,她这样安慰自己。

    闺女怀了身孕,这是不光彩。但在她看来,这是女人至高无上的天职。生孩子不过早晚罢了!马天才的三房媳妇都没给他养出一个儿子,秀兰若是能生一个男孩,马天才或许甩掉现在的老婆把秀兰娶回去呢!因此在马天才把黑锅扣在王坚头上时,她也就怀着新仇旧恨这样附和着做了。这工夫,她心急舌头短,硬是说不出什么来。

    似一股有毒的化学气体浸入了王坚的中枢神经。他眼前一片漆黑,胃口直往上撞。

    “你胡说!”

    一个屎盆子直接扣在他的头上,扣得突然,扣得残酷,使他来不及躲藏,也来不及思考。气恼和侮辱的夹板死死地夹住了他现在唯一自由的喉咙。

    人们全部站了起来,几百双迷惑的双眼像机器操纵一样都聚集在王坚的身上。王坚又一次受到了打击。这是他人生中一次罕见的沉重的致命的打击。风风雨雨都过去了,一个人生活本该是风平浪静的。然而,这平静没过几天,猛地又被撞破。现在,他的大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现实,残酷的现实正在捉弄着他。

    “王坚,你说话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徐中贺红着眼睛用力摇晃着王坚的双臂。

    人群又一次轰动了。除了别人小声议论外,大部分人的呼喊几乎都倾向于王坚。

    麻兴福鼻涕一把泪一把地拉过秦淑珍,他沙哑着嗓音说:“我这个是人在家中坐这个祸从天上来。是羞是丑我这个不说,就这个王坚的行为,组织上得为我们做主,我……”他再也说不下去了,双手捂住了蜡黄的刀条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人们给惊呆了。大凡有一点思想的人都知道。麻兴福再不是人,也不至于坑害自己的闺女。

    在那飞沙走石的年代,卑鄙对马天才来说不是贬义词,因为用卑鄙的手段,追求一个高尚的目的,这是他为人的标准。于是会议一冷场,马天才便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

    “王坚!你狗胆包天,竟敢把一个姑娘害到这种程度,法律……”

    “血口喷人,这是你的拿手把戏!”王坚愤怒地说罢,将脸转向了麻兴福,说:“你说我是强奸犯,也可以说我是杀人犯、政治犯,这是你们的自由。但今天,我要求麻秀兰亲自出来与我对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