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3本章字数:2755字

    公共汽车欢笑着向前飞跑。王坚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窗外。

    这是早春的黎明,残云已经被冷风吹散,稀稀拉拉的星辰也已经陨落。天空少许有些光秃秃的尴尬。蓦然,东方已经泛起了红色的霞光。天亮了,太阳出来了,大地洒满了清晨的光辉。

    家乡越来越近了,他的心情也越发紧张了起来。不知是欢愉?是难过?还是痛恨!一种回家的渴望和另一种剧烈酸楚的伤痛,在他那亮堂堂而且又热乎乎的心里激烈地起伏着。

    那天晚上,他被魏三乐与众乡亲从批斗大会上解救出来。夜阑人静,他又给马天才一伙送进了阴森森的牢门。因为他是有“人命”的“强奸犯”,在监狱六个月的日子里,既没活动的自由,也没有外出劳动改造的余地。他好像在云端之上跌进了深渊之中。他的四周是黑暗、暮霭、寂寥、奔腾的骚乱、起伏的怒涛。他的身体在恐怖和疲惫中飘飘悠悠得像根鸡毛。他是失望的人,他从来不相信命运,但他又必须听从命运的摆布。在血与泪的交流中,希望与光明全部决绝之时,此身如浮萍般无依无靠,他不得不听其自然。

    在日常的生活里,每当看到死者入土,每当看到活着的人为遭遇苦难和不幸而痛哭,他常常为之感到忧愁、沉郁。他凭着自己的坚韧,拼命地活着,如今都成了一件连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了。他想着自己那三口之家,那是他儿时幸福的摇篮。他想着自己辛勤耕耘着的土地,那是他大有作为的乐园——如今属于他的,只有这令人窒息的监狱。唯一能使他感到慰藉的就是回忆。回忆才使他意识到自己也曾经是个人。于是,他又感到了自己是痛苦的。因为人活着就要有思想,片刻也不会忘记自己此时的处境。不期然而然,那个污秽恶极的罪名,已经告诉他未来是惨淡的。他失去了自由,但他没有失去最可宝贵的东西——进行斗争的能力。无论是现在,还是在没有欢乐的将来,他都不会去接受马天才强加给他的那顶肮脏透顶的帽子,他都不会在那不计其数的审讯中妥协。即便是含冤九泉,他也决不会背叛自己的肉体。他要尽一切努力去战胜眼下的生活,追溯二十三年来的人生经历。他历经磨难,饱经风霜,满腹辛酸,他变得像铁一样坚硬。虽然他曾不止一次地扮演过命运之巅的不幸儿,他忍辱含冤又在劫难逃,但不管生活的波涛将他驱逐何方,他都不会丧失高尚志向的火焰,丧失人生美好的追求。他知道。克制深沉的情感需要理智,而理智来源于崇高的理想和坚强的斗志。

    列车在飞奔着。路旁那一棵紧挨一棵的白杨树都像闪电一样扑到他的眼前,猛然间又一下掠了过去。那熟悉的茅草屋旁,那大小不一的柴火垛,那残缺不全的篱笆墙,排山倒海般地同样扑来又同样闪去……不堪回首的六个月监狱生活,全被飞驰的汽车甩在了后边,终于不见了。

    眼前的一切都是新鲜的,熟悉的,他虽然只离开六个月,可在他的感觉里真比六年的时间还要长。客车载着他奔驰在家乡的土地上,他呼吸的是家乡的空气了。从沉溺的痛苦中奋争出来的他,尽管心肠已被锤炼得十分坚硬,也禁不住掉下了眼泪。这纯洁的泪水饱含着几多思念几多欢愉呀!

    跳下公共汽车,踏上家乡那条宽阔的大道,轻盈欢畅的春风便像久别的情侣,热情地与他接吻,并用她那特有的纤细的手指梳理着他那蓬乱的发丝。时而,还掀起他那洗得发白的蓝布衣襟,与他尽情戏耍。一会儿,抚慰着他那发烫的面颊,一会儿又去按摩他那澎湃的胸膛……走着走着,他仿佛化作了微尘,夹在柔情的春风之中。多么舒适,又是多么的亲切!这是他奋争过的土地,这是养育他的第二个故乡。

    “王——坚——”

    随着一声清脆的呼唤,还没等王坚转过身来,魏晓飞飞身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

    “你怎么不到站就提前下车?让我在车站好等。”

    “抄道下车离家不是更近吗。”

    他们面对面站着,默默地注视着。他们仿佛在对方的眼睛里发现了什么,其实那里面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他们彼此内心深处的共鸣。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他把手搭在她的车座上,慢慢地向前走去。

    她扶着车把的双手在颤抖。她的双眼盯着自己那双千层底的布鞋,由于激动,她不时地用那涨红的脸颊摩擦着军用上衣的肩头。她讷讷地小声说:

    “为了你的冤案,我爸费了不少心血。昨天,接到长途电话说你今天回来,爸爸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我住进六个月,魏主任看了十几趟,真叫他费心了。”

    “魏主任?”她抬起头来看看他,责怪地说:“该叫爸爸!”

    王坚微笑着点着头,说:“对!该叫爸爸了。”

    他们笑了。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在这激动的紧握之中结束了这一望穿秋水的苦恼。他们对视着,禁不住热泪直淌。他们搞不清楚,此时此刻是幸福的眼泪啊,还是长期以来一直被压制的痛苦之泪。不过,他们至少感觉到这些泪水流得痛快。

    “晓飞,徐大爷的身体还好吧?”王坚松开晓飞的手,抹着脸上的泪水问。

    晓飞那悲伤的眼神一下燃烧起不可遏制的怒火,她边推车往前走边告诉他:

    “马天才毒死了他的第二个妻子,打死了公社的老书记,强奸了麻秀兰,他已被逮捕。秀兰疯了,早产个小女孩,现在正在市里精神病院治疗。李万春犯有流氓诈骗罪、重婚罪,被判了五年刑。”说着,她又去擦眼里流出来的泪水,告诉王坚:“马天才归案后,公社党委来到徐大爷家,为他恢复了党籍,重新任命他为大队党支部书记,全大队的人听了这个消息高兴得不得了,可徐大爷……”

    “徐大爷怎么了?”

    “他却在这个时候心脏病复发与世长辞了。”

    听了这句话,王坚的眼泪如同骤雨似的落了下来。他觉得,天地间,全都模糊了起来。徐大爷啊,你辛辛苦苦一辈子,走南闯北,为人光明磊落,可你没死在烽火燎原的战场,也没死在飞砂走石的十级风暴中,你偏偏死在大地充满阳光的时刻——

    对于徐万这样一位在土地上摸爬滚打一辈子的老者,他不但能十分理智地在风起云涌的形势下,以民为本以粮为基,帮助成年人,引导青年人,教育少年安分守己,苦耕细做。每个人,无论他的性格如何和他持什么原则,都会产生敬佩之感。一个诚实的人,还会产生爱慕之情。王坚与徐万朝夕相处,如今却成为两个世界的人。他的心,除了惋惜之外,还有种近乎绝望把他整个吞噬了。

    魏晓飞默默地凝视着前方,在一片紊乱的痛楚的思绪里,讷讷地说:

    “杨文平被组织上撤职之后,下落不明,说不定又去哪里搅和去了。”

    “晓飞,”王坚抬起头目视远方,深有感触地说:“暴风骤雨的形势持续了这么多年,受蒙蔽的人不计其数。通过整顿学习,我想,我们每个人的觉悟都会在不同程度上提高起来的。杨文平也不例外。”

    正说着,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马达声。两个人回头看时,魏三乐开着“二十八”急驶而来,车停在他的身旁,魏三乐从车上蹦下来。他摘下油脂麻花的白手套,从兜里掏出来个叠着的大信封递给王坚说:

    “你写的那个论文发表了。这是省农科院的通知,让你明天去参加东北三省农作物学术讨论会。还有公社中心学校通知你去教高中数学,通知在家放着呢。王坚、晓飞上车!咱们先回家。”

    魏三乐全神贯注地开着车,风儿夹着春的气息吹着他那花白的头发。报春的燕子在王坚与魏晓飞的头上往来穿梭,它给他们带来了生活的欢乐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