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最后一滴眼泪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3本章字数:2072字

    安然雕像般孤坐在赛里木湖湖畔,传说这里是医治心灵的良药,她却愈加感到心绪难安起来……

    这里,原本应该和男朋友李昊一起来的。

    现在,却是她一个人。

    安然望着手腕上的转运珠,现在看来,穷途末路什么也不灵光了!

    她起身从包里摸出一瓶“冬不拉”,一边朝一旁路上走去一边灌了一大口酒,辛辣的酒劲儿直冲天顶盖。她本来就不胜酒力,一想起莫名消失的男朋友,她强忍着被呛出的眼泪又一口口灌了下去……

    随着一声刺耳的急刹声响起,安然发现一辆车在距离自己仅一厘米处急停了下来。

    “你眼瞎啊!”反正心情也不好,安然壮着胆子吼了一句。

    “你说谁呢?”从车里走出来一名长手长脚的男子,俊美的脸上却是一副性冷淡的表情。

    “就说……你。”安然努力稳住身子,不忘伸手把自己脸上防紫外线的面纱盖了一下。

    男子看了安然并无大碍,就淡漠地翻了她一眼,一边转身上车一边冲她说:“请让开!”

    “我……”安然的话没有说完,就感觉重心一下子前移过去。

    “你碰瓷啊你?”冰冷的声调伴随着一个强劲的拉力把安然朝后拽了一下。

    一股清新阳光的味道吸入了鼻息,胸部瞬间传来了一阵紧绷的触觉。

    “啊——”安然一声惊叫推开了对方,挥手一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臭不要脸!”

    男子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莫名挨了一巴掌,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放的不是地方。他一慌神儿,这才立即松开了安然。

    正欲理论,又见安然一个巴掌甩了过来:“臭流氓,滚蛋……”

    “你……”莫名挨了两巴掌的男子又懵又怒,“你太放肆了!脑子有泡吧?”

    “你才有病!”看着男子愤怒的神情,安然瞄向男子开的“粪叉子”标志的座驾,“开个‘粪叉子’就了不起啊?”暮色下,只露两只大眼睛的安然,乍一看估计还是有点儿吓人的。

    对于臭流氓,安然绝对不会姑忍让。

    男子怔了一下,表情淡漠地打量着安然。

    “臭流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报警?”仗着酒精和防紫外线面纱的安然言辞也愈加犀利起来。

    “你倒是报啊!”男子定一下心神儿,语调冰冷,“不知好歹的酒鬼!”说完,上车之后一个后移,然后疾驰而去……

    望着男子离去的背影,安然长吁一口气,她朝着岸边缓步走了过去,借着冰凉的湖水瞬间清醒不少然后一屁股坐在岸边……

    世人都说女人善变,其实男人才是最善变的动物。当初海誓山盟的铮铮誓言,现在想起来却是如此苍白无力……爱情面前,通常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不知不觉中,安然也成了爱情中的傻子……

    听说李昊去了龙城,新疆之行一结束,安然就直接去了龙城。

    摸着空空如也的钱包,安然决定先在这个城市先存活下去,再慢慢打听李昊的下落。

    不管怎样,生存才是王道!

    之前听人说过汽车销售工资客观,安然就给两家汽车公司投了几份简历。没想到,很快就接到龙起汽车公司打来的录用电话,到公司简单的面试之后,行政经理就把她带到一个男孩子面前:“这是销售部的前台主管叫刘虎,你以后的工作由他来安排。”

    “你好,刘主管,我叫安然。”

    “从明天开始,你可以正式上班了,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男孩儿微微一笑,说,“叫我刘虎就好了。”

    “好的,谢谢刘主管!”安然觉得还是礼貌点儿好,她感激地递过去一个微笑。

    感应门外,一辆黑色玛莎拉蒂越野车动作娴熟地在停车线内规整地停了下来,刘虎来不及和说话就一步跨进门口接待人员的队列中……

    看着刘虎突然的动作,又看向感应门两侧西装革履整齐划一的接待人员,安然的心里不由得犯起嘀咕来:这人是什么来头?

    正纳闷着,只见从车里走下来一个帅气又冷峻的男子,只见男子面无表情地从展厅门口走进来,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多半的光线。

    “冷总好!”一排西装革履的员工毕恭毕敬地喊道

    安然不知所措地立在一旁,一身休闲装和球鞋显得格格不入。

    冷总?这人表情也的确够冷的!

    只见那冷总只微微朝着众人示意便径直地朝二楼楼梯处走去。

    所有的人都不自觉地轻吁一口气。

    安然偷偷瞄过去,帅是帅,干嘛要耍酷呢?当个老总就了不起了吗?

    看着他从自己面前飘过,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安然的闹钟翻滚起来……

    安然一惊,凌乱不堪地朝那人的侧脸上望去,一看不当紧,安然差点儿背过气儿去:这人不就是在赛里木湖被自己打了大嘴巴的臭流氓吗?

    安然有点眩晕,大脑也跟着短路起来,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冷总?!”

    刘虎走过来放松般吁了一口气,小声解释着:“这位就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冷之勋。公司刚刚开业,他也是刚从集团调来这里过渡的,当然了,公司也是他的。”

    “过渡的?”安然有些不明白,“过渡什么意思?”

    “龙起只是欧亚集团的子公司,冷家在总部也有一半的股权,冷总先在我们龙起公司试一下身手,要是合格的话,肯定可以回到总部,要是连龙起都搞不定的话,估计……”刘虎的话说了一半没有继续说下去,“这个你以后慢慢就会了解的。”

    安然怔了一下,没有追问。

    这个冷酷的家伙原来叫冷之勋,冷峻的山峰,是挺形象的。

    就刚才那一副面瘫的表情,果真是千年冰山一般,只是白煞了那一张俊脸了。

    想起那次在赛里木湖的相遇,安然一阵紧张,自己不但甩了人家两个大耳刮子还言辞犀利地骂了人家两句。

    安然的心越发忐忑不安起来:真是冤家路窄,这简直是往枪口上撞的节奏!这家伙看起来那么冷酷无情,如果他知道甩他大嘴巴子的人就是自己的话,不一巴掌拍死自己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