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第二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4本章字数:2048字

    书接上回

    奶奶假装嗔怪地白了王冰阳一眼,道:“谁让你动我东西的。”

    “得;我不动。不过您下手真够狠的。”王冰阳把手背伸到奶奶眼前,道:“瞧;痛着呢。”

    “我再打一下就不痛了。”奶奶噗嗤乐了,抬手欲再打,王冰阳赶紧将手缩回来,道:“您可别。”

    “呵呵呵••••••”奶奶笑得无拘无束,如三月桃花开一般,从匣子里拿出三寸弓底莲鞋,和一串五彩金丝线缠的小粽子。幽幽道:“每次看见这些东西,我心里总有说不出的滋味。”

    “睹物思人,永远都是物是人非。”王冰阳看着奶奶手里的莲鞋,道:“我真纳闷了,这么小的鞋,曾祖母是怎么穿进去的。”

    “不是告诉过你掰断骨头,拿布条子把脚勒紧,不让脚长嘛。你怎么总也记不住?比我忘性还大。”

    “不疼吗?”

    “谁说不疼。”奶奶把五彩丝线缠的小粽子递到王冰阳眼前,道:“这是我几个月大的时候,还不会走路,逢端午节,梨花娘给我做的。”

    “有纪念意义,好好珍藏。”王冰阳从奶奶手里接过五彩丝线缠的小粽子看着。

    “时间过得太快,不知不觉,我已经90岁了。”

    “年龄不代表衰老,只能代表成熟。”王冰阳跟奶奶开玩笑地道:“您是成熟美女,世间无敌。”

    “呵呵••••••我已经熟透了。”奶奶少女一般由心往外乐着。

    奶奶自幼随养父到上海,在上海教会办的女子学校读书,接受西方教育,养成心高气傲性格。她打年轻那会就觉得自己不但长得漂亮,还有文化,能说一口流利英语,便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什么也不想放在眼里。当养父在大街上被警察误伤,医治无效死亡后,一个人搬回奉天城,恰巧赶上新文化运动蓬勃展开,满大街呼吁男剪辫子女放足,从头到脚都革命。她顺应时代潮流拉杆子成立了天足会,当接到保莲女士下战书时,依仗年轻气盛,想劝说奉天城大名鼎鼎的黄家掌柜余春莲放足,跟延续千年的裹小脚陋习做彻底决裂。却没想到赛脚时,爱莲女士余春莲当场倒地,再也没活转来。事后梨花娘拿着信物找她认亲,她才知道保莲女士余春莲是自己亲妈。

    奶奶对亲生母亲的死一直心怀愧疚,等母亲入土为安后,带着梨花娘悄悄离开奉天城,漂洋过海闯荡唐人街,并定居。

    梨花娘初到唐人街很不适应,但她是百伶百俐之人,加上手脚勤快闲不住,没事就绣活,绣品在唐人街很好卖,几年功夫就在最繁华路段,靠近十字路口开了一间不大不小的绣品店,还学会了英语,只是临终也没再回日夜思念的奉天城。

    奶奶也有浓浓的思乡情结,听说中国对外开放搞活,便动心思携儿子、媳妇、孙子回奉天城寻根问祖。

    一下飞机,奶奶脑袋“嗡”的一声懵了。记忆中的老街、老宅、老院、老树全没了影。马路不知何时变成宽敞水泥路,鳞次栉比的楼房一栋紧连一栋,店铺更是一家挨着一家。卖什么的都有,过去的痕迹全不见了,当然也找不着黄家大院,却没想到小南街天主教堂还在。不过;小南天主教堂非昔日的小南天主教堂,不仅翻修的高大气派,还属沈阳风景区之一。它旁边育婴堂不见了,也无人记得。国际马路改名叫和平大街,盛京行宫改名故宫。奶奶思忖:“老宅老院没了,表姐表妹应该还在吧!”于是到派出所打听,才知民国初期没有人口登记,加上九一八事变,小日本进入东北20多年,抗战烽火连绵,解放后运动又不断,后来的城市拆迁扩展,街道合并,想找一户人家谈何容易?

    寻根问祖无望,奶奶的心似浇上一盆冷水,拔凉拔凉的。没心思在沈阳再逗留下去,回唐人街后让孙子王冰阳教五笔,学上网,没事就戴着老花眼镜坐在电脑旁写回忆录,点击率还挺高,因此也认识了不少网络朋友,日子过得很充实。

    奶奶忽想起一件事,对王冰阳道:“我写了一本书,上个星期打电话跟出版社联系过了,约好明天去签约,明天别忘了送我一趟。”

    “奶奶您真行。”王冰阳对奶奶竖起大拇指,心里纳闷奶奶什么时候写的书,怎么从没听她说呢。于是道:“奶奶;我想先一睹为快,让看看您写的书。”

    “现在不成!等出版了,可以考虑送你一本。”

    王冰阳高兴地道:“噢耶。”

    一个月后,奶奶去超市买回一大堆食材,亲自下厨房烹饪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味菜肴等王冰阳下班回家,吃完晚饭,拿出《盈盈莲步》递到王冰阳面前,得意地道:“我的书出版了,送你一本。”

    “恭喜奶奶,贺喜奶奶。”王冰阳给奶奶一个大大拥抱。带着书上二楼,回自己卧室,一屁股坐在沙发里,拉了一下沙发背后落地灯开关,橘红色灯光霎时弥漫整个房间,在灯光中,静静阅读《盈盈莲步》。

    第二回

    赶庙会为看角儿

    稀罕小脚受大罪

    碧蓝天空,空灵高远,几朵白云闲适写意地挂在天边,凉爽清风吹拂大地,轻抚着春莲稚气的小脸蛋。

    春莲6岁,长得白白净净,扎两条齐肩麻花辫,半圆形的刘海扣在额头上,衬托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她鼻子略显上翘,一笑两小酒窝,任谁看见都会打心眼里往外喜欢。

    春莲早晨起来的时候,娘已下地干活去了。炉台上座的铁锅里有苞米面熬的糊糊,和苞米面大饼子。春莲掰了一块苞米面大饼子放在嘴里嚼着,拿起饭勺舀了小半碗玉米面糊糊,吱流吱流喝得那叫一个香。

    春莲喝完小半碗玉米面糊糊,懂事的洗干净碗,把碗放好,从土缸里抓满满一把苞米粒到院子里,看见大黄狗尽忠尽责,趴在不大的小土墙院门口守着家,而几只老母鸡优哉游哉院子溜达,觅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