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第四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4本章字数:2713字

    书接上回

    余大脚牢记桂奶奶叮嘱,踩着一双大脚丫子去莲花镇买来蓝布,撕成三寸左右宽窄布条子,熬米汤把布条子浆得硬铮铮的,晾在不大的土坯墙小院里。布条子经风一吹,发出扑扑响。她将晾干的布条子收到一起,拧成麻花后再往回转,一道道松开,再用米汤浆透,晾干,拧成麻花,拧紧后再往回转,一道道松开。反反复复,直至布条子皮实了,使棒槌捶平整,卷起来收拾好,牵回一通身雪白小羊羔栓在院里榆树旁,拿出一双绣有嫩黄、墨绿两色荷花的尖尖红布弓底鞋,逗春莲道:“你看这鞋俊不俊?”

    “俊耶!”春莲稀罕得从余大脚手里拿过来又窄,又尖,又弯的弓底红布莲鞋,往自己小脚丫上一套,叫了起来:“娘;这鞋比我脚整整小一圈呢。”

    “想穿不?”余大脚逗着春莲。

    “这鞋你不是给我买的。”春莲嘟嘴,不高兴了。

    余大脚瞅着春莲脸蛋,问道:“你想穿这鞋?”

    “娘!”春莲不知娘今儿怎么了,啰里啰嗦的。

    余大脚沉着脸,正色问春莲:“你不后悔?”

    “不后悔。”

    余大脚没再言语,默默地挽起衣袖,从缸里舀出半盆江米,加水泡得涨涨的,上石磨推江米面。

    桂奶奶踩着一双小脚忙前忙后,帮余大脚烀小豆,放糖放大油炒小豆馅,包粘豆包。粘豆包蒸熟,趁着热乎劲,让春莲多吃几个,吃了骨头才会软。

    春莲初咬一口粘豆包,哎呀,真是香香甜甜,别提多好吃了心想多吃几个,可她眼大肚子小,只吃了两个,就说什么也吃不下去了。

    余大脚见春莲不吃了,心里着急嘴上道:“只吃两个那行,再吃两个。”

    “我真吃不下了。”春莲为证明自己吃饱了,仰脖打一个响亮饱嗝,震得门窗直颤悠,惊得屋外看家狗汪汪一阵狂吠,逗得盘腿坐在炕头上吧嗒吧嗒啄大烟袋的桂奶奶“呵呵”乐着。桂奶奶对余大脚道:“孩子吃不下就算了,别逼她硬撑,吃伤了胃你还得花钱找郎中。”

    余大脚道:“她才吃的两个,哪儿够嘛。”

    “你包的粘豆包各个壮实得跟小猪崽子似的,春莲吃两个已经不少了,你还让她吃几个?”

    余大脚没言语。

    桂奶奶对余大脚道:“你去把羊羔子牵进屋来。”

    “嗯”余大脚答应着,踩着一双大脚丫子蹬蹬蹬走出屋,先把不大的土墙院门关上,她不防备什么,只是屯子里的生活习惯是露天的,没有秘密可言,家家敞开院门,夏天坐在院子里吃饭,冬天在屋里摆上炕桌,邻里相互来往,谁家吵架拌嘴,都知道一清二楚,没事的时候这家点评那家,那家点评这家,全是家长里短,因此有了搬老婆舌的说法。余大脚不想听闲话,才把院门关上,牵着小羊羔牵进屋。

    桂奶奶叮嘱余大脚道:“炕烧热乎些,别凉着。”

    桂奶奶趿鞋下炕,迈动小脚,娉娉婷婷,走出屋,先看一眼关着的土墙院门,见没上门栓,便将门栓上,同时用顶门杠把门顶得死死的,任谁也进不来。

    桂奶奶转身回屋,拿出针线别在青布衣襟上,挽起袖口,将菜刀,小木凳,剪子,棉花,明矾粉和浆好的布条摆了一炕一地,对坐在炕上抓嘎拉哈玩的春莲道:“春莲;过来,让奶奶好好瞅瞅你的小脚丫。”

    “嗯。”春莲放下手里嘎拉哈,到炕头,抬腿把一双小脚丫伸到桂奶奶眼面前。

    桂奶奶双手捧着春莲白白净净的小脚丫,仔细端详了好一阵,似自言自语,又似对春莲道:“若想嫁个好人家,就得先把脚拾掇出来,决不能打马虎眼。”

    春莲年纪小,不明白桂奶奶说的是什么意思。她仰着脸,眨着一双水灵灵,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看着桂奶奶。

    桂奶奶也解释,扭头对站在旁边的余大脚道:“水烧热了没有?”

    “热了。”

    “热了就端来。”

    余大脚很快端来一盆热水。

    桂奶奶坐在小木凳上,将春莲一双小脚丫按进热水盆里浸着,搓着。等小脚丫泡透,搓烫,搓揉软后,使软乎布将小脚丫包裹严实,塞进被子里捂着,不能凉着。

    桂奶奶的脸绷得紧紧的,屁股离开小木凳,沉着劲,抓住小羊羔的四蹄,猛一用里,忽把小羊羔仰面朝天地被按倒在地,还没等小羊羔叫出声,桂奶奶就用一双尖而又有力的小脚死死的踩住羊羔四条腿,使羊羔动弹不得。

    生命的本能是拼尽最后的力气,负隅顽抗。小羊羔也不例外。小羊羔拼命地咩咩哀嚎,拼尽全力挣扎,企图摆脱掉桂奶奶的脚。

    桂奶奶哪管小羊羔挣不挣扎,拿起菜刀噗插进羊羔肚子里,顺着刀锋一划,动作干净利落。将小羊羔活生生地开膛破肚,未等血未冒出来,就将春莲的脚从被子里拿出来,松开软布,塞进小羊羔肚子里,动作之快超出想象,也无法让人相信她是吃斋念佛之人。

    春莲被桂奶奶动作吓得目瞪口呆,半天没缓过劲来。当回过神来,想把脚丫从羊羔肚子里抽出来,结果被桂奶奶发现,挨了一巴掌。

    桂奶奶呵斥春莲道:“不许乱动。”

    春莲从没进过桂奶奶这么凶神恶煞,真是像风像雨又像鬼。加上双脚又被铆足劲地按在小羊羔肚子里动弹不得。心里煞是委屈,眼泪花花打滚地滚出眼眶。

    站在旁边的余大脚见春莲哭了,蹙眉问春莲道:“你哭什么?”

    不说还好,一说春莲更觉委屈,加上脚下小羊羔不停的哆嗦,她的脚跟着也哆嗦起来,连带着腿也哆嗦,心更是哆嗦,全哆嗦一堆了。

    春莲哆嗦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却还是想把双脚从小羊羔肚子里缩回来。于是她偷偷的往外拔脚,没料又被桂奶奶看见。桂奶奶扬手给春莲一巴掌,打得春莲的屁股火辣辣的痛。桂奶奶嘴上骂道:“你这孩子怎么一点好赖也不懂?叫你别乱动,你偏动。”

    春莲从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放声“哇哇”哭了起来,哭得及委屈。

    桂奶奶有凳不坐,始终厥着屁股,双手紧紧捏着春莲脚踝狠命往下压,直踩得小羊羔动不了。

    这哪是平时和蔼可亲的桂奶奶?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妖魔鬼怪。春莲不住声地大哭,想用哭来保护自己。桂奶奶才不理睬春莲,仿佛没看见她哭得委屈。只顾耷拉着眼皮,较般的将全身力气灌注到手上,捏着春莲脚踝不停往下压,大有不把地面压出窟窿决不罢休的架势。

    “奶奶;你放开我。”春莲的脚踝被桂奶奶捏得生痛。

    渐渐的;春莲察觉到脚下踩的小羊羔彻底不动了,腿脚也似乎没那么哆嗦了。于是偷偷活动了几下脚趾,脚趾黏糊糊,湿漉漉的,极不舒服,就又想把双脚缩回来,结果又被桂奶奶看见了。桂奶奶发急地喊道:“泡着,等血凉透了再拿出来。”

    桂奶奶扭脸吩咐余大脚道:“赶快端一盆热水来。”

    “嗯!”余大脚嘴上答应着,弯腰从地上端起已经凉了的水盆,去换来一盆热水。

    桂奶奶将春莲双脚从羊羔肚子里托了出来,迅速按进热水盆里搓洗干净。

    脚洗完,桂奶奶才一屁股坐在小木凳上,把春莲一双泡得发胀的小脚丫放在自己膝盖上,往脚趾缝里撒些明矾,使泡胀的脚皮绷紧,随后把大脚趾与余下四个脚趾分开,手上暗送劲,斜向脚掌一掰,“咔嚓”一声,骨头掰断了。

    春莲吃不住痛,嗷的一嗓子叫了起来,震得门窗来回晃,震得房梁上的灰尘扑簌簌往下掉。更惊得屋外看家狗仰着脖子“汪汪”狂吠。

    掰断骨头连着筋,春莲是扎心的痛,死命要缩回脚,却被桂奶奶捏得动弹不了。

    余大脚见春莲痛得小脸蛋没了人色,煞是心痛。再瞅瞅桂奶奶沉着劲的脸,像风像雨又像鬼,很是瘆人。她赶紧扭过脸去,不看,也不言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