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第六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4本章字数:2042字

    书接上回

    余大脚可不怕春莲耍赖发泼,把举起笤帚疙瘩敲得“砰砰”直响,逼着春莲练步子,不练就打,看谁能拗得过谁。

    日子一久,春莲被余大脚揍皮实了,宁愿挨揍也没脚痛。可脚捂在裹脚布里不透气,加上小石子咯着,竹片夹着,沤出来的脓血浸透裹脚布,洗脚换裹脚布时,被桂奶奶生硬地把脓血腐肉扯下来,痛得春莲哀嚎声传遍方圆好几十里,同时也证实了小脚一双,眼泪一缸的痛苦。

    桂奶奶的脸上仍像雾像风又像鬼,任春莲怎样哭嚎,始终当没听见,一门心思要把春莲的一双脚拾掇出来,不能跟自己似的,脚裹一半娘心痛,落下四寸半的银莲,嫁不进大户人家,又不愿给人当使唤丫头,心高气傲一辈子,落了个嫁不出去的老闺女。加上哥哥嫂嫂不待见她,嫌她自命清高,脚小下不了地,不能侍弄农田,养不活自己。全没想过她绣花也能挣钱,不仅补贴家里日常开销,还常给爹娘做衣服买糕点。

    桂奶奶的哥嫂是势力眼,打心眼里看不上这个妹妹,等老爹老娘两腿一蹬咽气死了,就闹着分家,各过各的,互不来往,似有多大仇一样,老死不相往来。

    桂奶奶想得明白,责人之心责己,怒己之心怒人。她不争不闹,念着阿弥陀佛,平平静静,般出娘家,用攒的私房钱在北屯子盖了一套三的小房,围上院墙,置办了三亩地,雇人耕种。她每年粮食收上来后,留足自己吃的,剩下的全卖了换钱,作为家用。自打余大脚要饭到北屯子,桂奶奶看她娘俩可怜,腾出一间房,将余大脚娘俩接到家中,相处久了,了解余大脚性格,知她是个实在人,没有坏心眼,便将她当亲闺女一般对待,对春莲更是打心眼里溺爱,所以一门心思地想将春莲的脚捯饬出来。别看春莲双脚现在骨烂肉损,却是传承千年裹脚的老法子,能随心所欲改模变样。

    时间荏苒,转眼大半年过去了。春莲双脚基本成型,余大脚也不再硬逼她练步子,隔三岔五还叫来屯子里的天足姑姑、婶婶,姐姐、嫂子来家坐坐,主要是想让她们陪春莲说话解闷。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说说笑笑为热闹。这些女人瞅着春莲一双又小又弓,又窄又俊的小脚,惊诧得眼珠子快蹦出眼眶,不停的咂着嘴皮啧啧着,羡慕地竖起大拇指,道:“我的天妈呀!余大脚看你不咋地,却真是能,把春莲一双脚捯饬得这么俊,以后定能找个好婆家。”

    有姑姑眼神中散发着羡慕的光,伸手捏了捏春莲的脚,道:“我小时候不懂事,娘要找人给我裹脚,我哭着闹着说啥也不肯,结果落了一双大脚丫子,差点连婆家也找不着。”

    泪水早已流干的春莲听着羡慕声,勉强挤出一丝僵硬的笑,道:“我宁愿踩着大脚丫子也不愿受这份遭罪。”

    “呸呸呸,说什么傻话呢。”婶子道:“不裹脚,踩着一双大脚丫子,难看不说,还受一辈子穷。”婶子跟着压上一句道:“脚下受苦,一辈子享福。脚下放纵,一辈子受穷。”

    “我才不信呢。”春莲嘟起樱桃小嘴,心里暗说:“谁受罪谁知道,你们没有经历过自然不知道有多痛。”

    “为了将来能过上好日子,受点罪不算什么。”姑姑话音未落地,婶婶抢着说道:“我就喜欢小脚闺女,娇滴滴的,走路一扭一扭,招人稀罕。”说着;婶婶没心没肺,伸出又宽又厚实的大脚丫子,放开嗓门夸张地道:“你们看看我这双大脚,走起路来咚咚的,地都快被我震塌了。”

    婶婶抬腿“咚咚咚”猛跺几下地,逗得其他人笑得前仰后合,惟独春莲笑不出。

    婶婶看在眼里,明白春莲为裹脚确实遭了不少罪,心痛地伸胳膊将春莲搂在怀里,嘴里哼唱着:“小脚嫁秀才,吃白馍就大肉,大脚丫子嫁瞎子,糟糠窝窝就辣椒。做人不做大脚婆,吃糠咽菜当马骡,家人嫌俺脚八寸,当家叫俺大脚鹅,白天不同板凳坐,夜里裹被各睡各。”

    春莲听着歌谣,眨着水灵灵、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瞅瞅姑姑、婶婶,又看看姐姐、嫂子。忽明白了没裹脚的孩子是不分男女,裹了脚才算是真正女子。心结打开,春莲眼睛发亮,感觉自己脱胎换骨,与先前截然不同了,身份腾腾地长了老大大截,跟大庙会唱戏的角儿一样,是招人稀罕的女子。

    春莲明白,若想赶上黄家女眷,脚还差一大截,必须加把劲,不能半途而废。因此每次洗脚时,让桂奶奶裹紧点,即使脚裹痛了也忍着不吭声,实在受不住时,就左手掐右手,眼睛看屋顶,强迫自己忍。

    桂奶奶没想到春莲小小年纪待自己这样狠,嘴里不停念着阿弥陀佛,暗自思忖:“一定帮春莲促成心愿。”

    每天一大早,春莲吃完早饭,先在屋里练一会步子,等步子踩稳走顺畅了,才扶着墙一步一步挪到不大的小院,哪怕是跌跤也咬着后牙槽,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不用娘搀扶。

    闺女是娘心头肉,余大脚自然心痛不已。见春莲步子练久了,就让她歇一歇,或背在脊背上讲故事给她听。

    秋去春来,一晃两年过去。春莲一双脚经桂奶奶最初的试缠,试紧,裹尖,裹瘦,裹弯,已裹得有模有样,不过要想裹出一双标致金莲还得需要三年时间,另外还要配上好罗袜,要不然咋说罗袜一双,金莲三寸呢。

    春莲已经习惯了裹脚,加上人小好动在家呆不住,常趁余大脚下地干活的时候,带着看家大黄狗,约上屯子里的小伙伴去荒甸子里疯跑,跑饿了就用弹弓打鸟,抓野兔子。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捡到野鸡蛋,如有男孩好看她的脚,就大大方方地给看,但绝不允捏。因桂奶奶说了,女人小脚只能自己相公捏,旁人一律不允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