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第一节报名晾脚为夺魁 戏台涌垮心崩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4本章字数:2265字

    书接上回

    对土里刨食的庄户人来说,无论是节日还是节气,都是一样的重要,并根据不同季节,干湿冷暖变化生活着。当然;总是下雨的时候就盼出太阳,出太阳的时候盼下雨,毕竟庄户人家土里刨食,靠天吃饭,气候主宰着人的生活。当然;人人都想随心所欲,想要雨有雨,想要云彩有云彩,那是不可能的,只能随季节变化,四季轮回。然而老天爷也是有脾气的,专爱与人世间挣个高低,暴躁起来哪还管人是否忧愁?所以说尽量愁眉舒展,喜笑颜开的好。

    这不眼瞅着就是一年一度的夏历六月六晒伏日,家家户户按习俗准备把被褥、衣物倒腾到院子里晾晒,让太阳给杀杀菌,因此叫六月六晒红绿。当然有讲究的人家不仅要晒被褥和衣物,还要将新收上来的小麦炒熟炒焦,磨成粉,使开水冲泡开,加几滴香油,放上半勺糖搅拌均匀,一家人没事的时候盘腿围坐炕桌旁,喝着香喷喷的焦屑茶,寓意一年好收成,也延续老话说的:“吃口焦屑长块肉。”至于习俗来源没人深究,只乐于延续。

    最兴奋、也是最忙活的还属裹小脚的婆子、媳妇和闺女,她们惦记六月六这天坐在家门口晾脚丫。小脚女人晾脚丫的习俗打宋朝时就已经流行开来。不过晾脚的人绝对是用布帘子把脸蛋遮挡住,为的是遮羞,只伸出出脚丫子晒就成,也任人看,这叫看脚不看脸。据说晒了六月六的太阳,一年不烂脚丫子。

    与婆家同住的小媳妇心里趁着节气喜庆劲,涂脂抹粉,穿鲜戴艳,或骑毛驴,或坐马车,拉儿拽女,拎着鸡鸭美滋滋地回娘家,热热闹闹,跟过大年走亲戚没什么两样,惹得稀罕小脚的莲癖心痒痒的,为一饱眼福,天不亮就出门,守在大道口追小脚看,一追追出好几十里地。当然也有腿脚懒,不想跑那么远的,就乐呵呵地守在人家家门口看晒小脚,过眼瘾。

    家住莲花镇的刘庆卓认为不管是守在人家家门口看小脚,还是道上追小脚,都不过瘾,便动心思找来镇上几户家底不相上下,又都是莲癖之人,商量拉杆子成立爱莲协会,提出把周边屯子,村里,庄上,坎子里的小脚女人召集一起,趁六月六晒伏日办个赛脚大会,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从中选出顶尖莲魁,如同选花魁一样分步骤进行,不能打马虎眼,也不论谁是谁的亲戚。刘庆卓的提议得到赞同,也因出钱最多,顺理成章地当上爱莲协会会长。

    刘庆卓中等个头,长得挺胖,大脸盘,单眼皮、大鼻头,阔嘴,着灰色暗花长绸布衫,脊背上拖一条齐腰长的辫子。他恐裹小脚的女子抹不开面,不愿意参加赛脚会,便想出一个主意,放出话道:“凡符合标准报名赛脚的都有赏金。”并撰写告知:“本爱莲协会将定于六月六举行首届赛脚会,欢迎各屯各庄,各村各坎子的大娘、婶子、姐妹们踊跃报名。凡报名参赛者一律按脚的大小赏一至三个大洋。特别申明:选拔莲魁标准将严格按瘦、小、尖、弯、香、软、正七字诀决出,当选莲魁者可得一百个大洋作为奖励。”

    告知一出,不到半天的功夫就传遍十里八村。人们沸腾了,尤其裹小脚的女人更是坐不住了,有心想要报名,又觉得抹不开面子,毕竟是当众赛脚丫子,有点难为情。可又一想,若能得个莲魁称号,那可不是一百个大洋的事,身价得腾腾往上涨,还能没好日子过吗?

    在利益的驱使下,裹小脚的女人们放下面子,或由家人陪伴,或姐妹同行,到莲花镇找刘庆卓报名,即使得不到莲魁称号,白得一个大洋还不跟捡的一样,不要白不要。

    桂奶奶听说爱莲协会要举办赛脚大会,动开心思找余大脚,让她赶紧去莲花镇找刘庆卓给春莲报个名。没成想余大脚头摇得如拨浪鼓似的,说啥也不肯给春莲报名。气得桂奶奶沉不住劲了,蹙眉问余大脚道:“你为什么不愿意给春莲报名?”

    余大脚道:“春莲还小,让她当着那么多人面晾脚丫,还不磕碜死个人。”

    “晾脚有什么磕碜的?”桂奶奶道:“你总是顾忌这顾忌那,不让春莲露露脸,谁能知道春莲有一双稀罕人的脚?”

    余大脚固执地道:“闺女还小,等过几年再说。”

    “说个屁。”桂奶奶不客气地拿眼神狠狠剜了余大脚一眼,道:“赛脚跟年纪没关系,只要咱孩脚稀罕人就能得莲魁,到时一辈子什么也不愁了。”

    “哪有那么好的事。”‘余大脚是土里刨食的庄户女人,老实本分,性格直,打死不相信靠晾脚丫就能一步登天,过上好日子。

    “你呀!真是榆木脑袋死不开窍。”桂奶奶嫌余大脚犟得十头牛也拉不回来,耐着性子

    开导她道:“我活了快50年,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没听说哪儿办赛脚会,这次镇上是第一回,人家刘庆卓愿意出钱办赛脚,咱们报个名有什么?”

    桂奶奶见余大脚没言语。继续道:“我听说找刘庆卓写名字的人乌央乌央的。你不去人家不少你一个,你去了人家也不多你一个。”

    余大脚憋了老半天,直绷绷冒出一句:“谁愿意去谁去,跟俺们没关系。”

    “瞅瞅你死德行。”桂奶奶鼻子差点被余大脚气歪,懒得再跟她狼废唾沫,自己去莲花镇找刘庆卓,写下自己和春莲的名字。

    桂奶奶报上名,回北屯子后,先回家给如来佛祖烧炷香,念了一阵子阿弥陀佛,又到余大脚家,对余大脚道:“我已给春莲报上名了,明儿我就带她去赛脚。”

    “明天她哪也不去,就在家。”余大脚嘴笨,心眼实诚,说话直来直去,把桂奶奶冲得差点跌一跟头。

    桂奶奶火气腾地涌上脑门,道:“没让你去,我只带孩去。”

    余大脚坚决地道:“不去。”桂奶奶嘴里念着阿弥陀佛,手里数着佛珠。

    “你怎这么犟驴,我懒得跟你说。”桂奶奶嘴里念着阿弥陀佛,手里数着佛珠。数够了,也消了气,装一袋烟丝,点燃,吧嗒吧嗒啄着,对余大脚道:“你让我怎么说你好?”

    余大脚道:“桂奶奶;你想想,婆子、媳妇、大闺女坐一堆翘着脚丫子,让爷们指指点点,不丢人吗?”

    “跟你说了一千遍一万遍,赛脚不是偷不是抢,怎么会丢人?”

    余大脚道:“春莲若想晾脚,就在咱家院子里晾,别说六月六,就是六月七,六月八,整个六月晾脚我也不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