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第三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5本章字数:2602字

    书接上回

    眼看着赛脚时间到,穿一身崭新衣裤,脚踩青面千层布底鞋的刘庆卓急得是满头冒汗,手里举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大喇叭,放到阔嘴上扯开嗓门喊道:“老少爷们,大家都往后让让,不要拥挤,拜托让个道。”

    六月六的太阳明晃晃的,烤得人睁不开眼。围在大戏台前的人左等爱莲协会的人不来,右等爱莲协会的人没到,实在忍不住了,就抱怨开来。不过抱怨归抱怨,却没一个人走,各个伸长脖子翘望,好容易看见表演队伍远远走来,兴奋得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连声嚷嚷道:“谢天谢地,刘会长来了。”

    刘庆卓脸上堆满笑容,带着爱莲协会的人稳步走上大戏台,伸手对戏台下闹哄哄的人群做了一个安静手势,“咳咳”干咳两声,清清嗓子,从历史角度阐述传承一千多年的三寸小脚所暗藏的韵味,并拿出前朝爱莲博士方绚著《品藻》,道:“我刘庆卓对天发誓,这次赛脚绝对是以此书为依据,严格遵循瘦、小、尖、弯、香、软、正,七字诀决胜负。不过老话说得好,好马配好鞍,好脚配好鞋,咱们这次不仅要比脚,还要比鞋做工和绣工。若脚周正,鞋做工孬了,穿在脚上松松垮垮不耐看,也会被淘汰。”刘庆卓说着,看一眼台下黑压压的人群,继续道:“为公平起见,绝不打马虎眼,也不论谁是谁的亲戚,一视同仁。同时咱们尊重参赛的大娘、姑姑、婶婶,姐姐妹妹,赛脚只许看脚不许瞅脸,违者当场逐出去,开除爱莲协会。”

    刘庆卓拿出准备好的红色遮脸布巾,让爱莲协会的人发给参赛女子,将参赛女子划分20人一组,自由结合,抓阄排队,按先后顺序登上戏台比脚大小,走路姿势,莲鞋样式,包括莲鞋做工和绣工。

    第一组20人,头罩红布遮羞巾登上戏台,站成一排,露出双脚。20双脚平时看不出优劣,但在一起一对比,优劣顿显。经爱莲协会的人目测,尺量,从中挑选出两名符合标准的三寸金莲,发特制竹牌,凭此牌可参加最后的决胜负。落选的女子就按脚大小,赏一到三个大洋作为鼓励。

    第二组登上戏台,和第一组一样比脚大小,走路姿态,鞋样式和脚弓得周不周正。

    轮到第三组时,站在戏台下的莲癖心痒痒了,凭什么晾脚的日子只能爱莲协会的人能拿尺子量小脚,我们却不能?于是有人不乐意了,拼命往戏台上挤,放开嗓门大声喊道:“刘庆卓;你有什么权利评小脚?”

    “我个人没权利评说谁脚好谁脚孬。”刘庆卓道:“是通过爱莲协会全体成员一致认可,决出高下的。”

    有人问道:“我可不可以加入你们爱莲协会?”

    刘庆卓道:“常欢迎。”

    “算我一个。”有人高声喊着。

    “也算我一个。”声音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震得不远的老榆树噼里啪啦往下掉叶子,惊得鸟儿迷失了方向,张开翅膀胡乱飞,胡乱做撞,吓得怀抱的婴孩啼哭不止。

    对小脚没兴趣的男子花哨地想看看红布罩头的女子长得是丑还是俊。

    对脸蛋和脚没兴趣的流氓,猥亵地往女子身上挤,趁乱想摸一把,惹得女子不住口地骂爹骂娘,全忘记是爹娘生的了。

    偷儿此时睁大一双贼眼,哪乱朝那挤,得机会就下手,绝不手软。

    余大脚性格安静,不喜欢闹腾。陪桂奶奶、春莲抓完阄后,一个人踩着一双大脚丫子在不大的镇上溜达两圈。街上关门闭户,极少有人卖东西,全都涌到大戏台看赛脚了。

    余大脚觉得很无聊,在离大戏台不远的老榆树旁找个石头坐下休歇,等春莲和桂奶奶。却不知此时一个长得尖嘴猴腮、鼻涕邋遢的男子正猥亵地踩桂奶奶的脚。桂奶奶起初没太在意,想人多,难免挤着碰着。没成想尖嘴猴腮男子得寸进尺,接连踩了桂奶奶好几脚,把桂奶奶踩急眼了,同时明白尖嘴猴腮男子是有意的。桂奶奶不客气地抡起手里大烟袋朝尖嘴猴腮男子抡过去,嘴里骂道:“瘪犊子,你往哪踩?”

    尖嘴猴腮男子花哨地咧嘴“嘿嘿”一笑,厚颜无耻道:“踩的就是你,谁让我稀罕你的脚呢。”

    “臭流氓。”桂奶奶再次将手里大烟袋抡过去。

    六月阳光热得单调,把人烘烤得心烦意燥。等待上台赛脚的女子们见尖嘴猴腮男子欺负桂奶奶,脾气跟六月天的太阳一样火爆,把尖嘴猴腮男子团团围住,不管是头还是屁股,或掐或挠,或揪或踢或薅头发。有道是双全难敌四手,何况是一大帮女人。把尖嘴猴腮男子打得无招架之力,顺人群缝隙,脚底抹走跑了。

    人愈来愈多,也愈来愈拥挤。桂奶奶担心人多把春莲挤着,想出去找个阴凉地方等,反正还早,排第18号呢。再说太阳够毒,天够热,别把春莲给晒坏了。

    桂奶奶拉着春莲的手,想从人群缝隙中挤出去,结果没人给机会。桂奶奶只好一手护着春莲,一手推着人群,不住嘴地道:“让让,借光让让。”稍没留神,一脚踩着中年妇女大脚丫子上。中年妇女愤恨地狠狠翻了桂奶奶一眼,不客气地道:“你往哪踩,没长眼睛呀?”

    “对不起!”桂奶奶陪着笑脸,道:“请让让。”

    中年妇女瞧见桂奶奶头上插的步摇,眼神中立刻散发出一闪而过的窃喜,身子稍微侧了侧,一抬手,神不知,鬼不觉,把桂奶奶头上插的步摇拿到手中。动作之快,无人看见她是怎样下手的,当然桂奶奶也毫无察觉。

    桂奶奶紧紧拉着春莲手,愈想挤出人群,却愈挤不出去,且整个人似被人架空一样,脚没地方落地。她心里发急,嘴上不停地道:“借光,请让让。”这时;忽听见身后传来轰隆一声巨响,为是天上打雷。她扭头一看,一股巨大尘土腾空而起,形成硕大蘑菇云覆盖戏台上空,随即有人嘶声力竭地喊:“快跑呀!大戏台塌了。”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听见说大戏台塌了,更加起哄的想挤上前看究竟。这样一来,里面的人想出出不来,外面的人还拼命往里挤,煞时喊声骂声,吆喝声夹杂着哭声不绝于耳。春莲人小个矮,几次险些被失去理智的人推倒。幸亏桂奶奶一直用身子护着,宁可自己摔倒,也不能让春莲磕着碰着。

    桂奶奶拼尽全力用身子保护着春莲,疯了一般,铆足劲地从人堆中往外挤。

    坐在老榆树下休息纳凉的余大脚见大戏台出事了,暗道:“不好。”腾地从坐着的大石头上跳起来,踩着一双大脚丫子蹬蹬蹬一头扎进密不透风的人堆里,寻找春莲和桂奶奶。

    余大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出一身的汗,好不容易挤到大戏台前一看,简易的大戏台已散架,四周还有斑斑血迹,和躺在地上受伤的小脚女子。

    余大脚心急得如同猫抓,疾步围着垮塌的大戏台转了一圈,没见着春莲和桂奶奶的影,真是人找人急死人。余大脚敞开嗓门喊了起来:“春莲••••••桂奶奶••••••”

    此时的桂奶奶紧紧拉着春莲的手,挤出人堆,惊魂未定的站在老榆树下,放眼寻找余大脚,却没看见余大脚的影,真是急得满脸通红,汗珠子噼里啪啦往下掉。

    春莲也想余大脚,对桂奶奶道:“您就在这歇着,我去找娘,马上回来。”

    春莲撒腿就要跑,被桂奶奶紧紧拉住。桂奶奶道:“这人乌央乌央分的,你上哪去找你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