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第一节名声在外招惦记 雇人偷鞋为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4本章字数:2382字

    书接上回:

    树大招风,财大招贼祸,名大招惦记。家住城南的黄安仁虽老婆病死了好几年,家里女眷的纤足仍受奉天城莲癖们热捧,因此常有眼馋心也馋,脸皮厚不害臊的人守在黄家大门口,想看一看传说中的脚到底美成什么样,当然失望而归。即使偶有运气好的,就算没看满眼,也兴奋得如捡了一个金元宝,好多天过不去那股劲。乐得逢人必讲,讲得唾沫星子四处喷,说得活灵活现,头头是道,应了看景不如说景的老话,惹得有想法的人撺掇着想收藏黄家莲鞋,一是炫耀自己懂莲,二是标明有品味、有内涵。然而;黄家莲鞋没地方卖,都是人家自己做鞋自己穿,从不往外传,连纸剪的鞋样世面上也找不到,全由管家婆巧娘收着。巧娘是有名的阴沉脸,性格孤僻,极少出门,不与人接触。

    大街小巷,无论是真莲癖还是假莲癖,没事就爱往一起凑合,唾沫星子四处飞溅,全是瞎扯蛋,瞎磨牙,磨着磨着就各带各的情绪,都想争出个高低,最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归根一条里,黄家祖上一定是爱莲博士,传下旁人不知道的裹脚秘诀,若不然人家家中女眷的脚怎么同模子里刻出来似的,一样大小呢。同时还总结出黄家莲鞋制作方法也与众不同,别的咱先不说,就说绣工跟世面卖的双股拈子线绣法不一样,人家是少有的发丝绣,奉天城没几个人会。

    爷几个蹲在旮旯里愈分析愈兴奋。兴奋得忘了冷热,忘了白天黑夜,只顾嘴上说得痛快,完全不觉肚子饿,甚至连家大门朝哪边开也不记得了,直至家人找来,才恍然明白一天又混过去了,于是赶紧跟着家人走,回家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吃饱喝足往炕上一趟,歇歇说累了的嘴,舒舒服服睡一觉,第二天天一亮再继续磨嘴皮子。

    黄家小脚就这样愈传愈奇,也愈神,莲鞋价码噌噌看涨,涨得有市无价,引得假冒莲鞋在市面上成了抢手货。

    有些精明的人自诩和黄安仁关系不错,就笑着脸找到黄安仁,银票往桌上“啪”一拍,让黄安仁开价,多少钱都行,只要能买一双你家莲鞋,且新旧不论。

    黄安仁是颖悟绝伦之人,外表沉稳,心里明镜。知凡事怕被惦记,只要被惦记上,就得加小心,明面上还不能得罪人。有道是宁得罪君子,亦不得罪小人。不过身边君子和小人不多见,多见的是即非君子,亦非小人的人。这些人左右逢源,让人猜不出心里想什么,还翻脸比翻书还快。

    黄安仁谁也不得罪地道:“家里从不预备富裕鞋,都是穿一双做一双,坏一双丢一双,若不着急要,等以后有富裕的定会赠送。”

    “成,成。”上门相求的人见黄安仁说得忠恳,不好再死皮赖脸的盯着要,打几个哈哈,扯两三句不咸不淡的话走了。

    阳光顺着大敞的门窗洒进恒仁号绸布庄内,映在黄安仁清瘦脸庞。黄安仁身着灰色长袍,

    一手翻着账本,一手拨动算盘珠子,珠子与珠子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久久回荡在绸布庄内。

    伙计大顺子个头不高,长得敦敦实实,浓眉大眼,一脸机灵相。他将清点好的锦缎,和卖剩下零碎布头归拢整齐,摆在柜上出售。

    坐在门口,翘起二郎腿,边吱流茶水边望街景的黄家二少爷黄嘉麟,长一脸横肉,腆着挺大肚子,百无聊赖。他压根不知道自己身体肥胖,坐在门口把店门挡了一大半,如有买主来照顾生意,只能侧着身子进店。不过;黄嘉麟坐在店门口,没谁敢进店,不是因为他胖,而是他爱犯浑的臭脾气,所以街面上的人看见他都躲着走,实在躲不过去,就说几句奉承话,让他高兴高兴。

    黄嘉麟不停的抖动着腿,带着身子也跟着不停地抖。看见有打扮时髦的小脚女子从店门口走过,眼神立刻泛光,吹口哨挑逗着,吓得时髦女子赶紧倒腾步子,快速走开。黄嘉麟咧开大嘴“嘿嘿”笑着,猥亵道:“跑那么快干什么,过来陪二爷喝杯茶再走嘛。”

    黄安仁抬头瞅了一眼黄嘉麟,蹙眉道:“你老大不小的,成天撩猫逗狗,不干点正事。”

    “家里家外您都干完了,哪儿还轮到我们做。”黄嘉麟是滚刀肉,游手好闲惯,什么活也不愿意做,没事就到处瞎晃荡。

    “你该做啥做啥去,别坐在门口挡了生意。”黄安仁一摆手,让黄嘉麟走,眼不见心不烦。

    “知道你老人家看我不顺眼,那我就不陪你了。”黄嘉麟放下手中茶杯,屁股刚一离开椅子,就对黄安仁伸手道:“爹;我出门忘带钱了,你借我几个给我使使呗。”

    “自己回家去拿。”

    黄嘉麟看出黄安仁不会给他钱,无趣的离开绸布庄。

    黄安仁对黄嘉麟离去的背影摇摇头,双眉紧锁,轻叹一声,吐出一口浊气,继续埋头扒拉算盘珠子。

    黄安仁和老婆李仙莲共生育四个儿子,按祥麟威凤四个字取名,意誉难得的人才。可是愿望是好的,现实却骨感。长子黄嘉祥长相像黄安仁,精瘦,从小生病落下哮喘病根,每到换季时就爱犯病,什么活也干不了。也因长年累月病着,对什么都没兴趣,惟独喜爱看显密书籍,隔三岔五去小南门外无量寿寺住几天,与空白主持探讨佛学精髓,久而久之,动了出家念头,想皈依佛门。

    黄安仁和李仙莲知道了黄嘉祥想要出家当和尚,心急得如猫抓似的,心里暗想黄嘉祥年纪老大不小了,赶紧给他张罗一个媳妇,把心拴住。没料想媳妇郑淑芬娶进家门,还是没

    拴住黄嘉祥的心,仍往无量寿寺跑,拜佛诵经,打坐悟禅,当义工。不料染上风寒,哮喘病复发,最终请来郎中也没把命留住。那时郑淑芬怀孕才三个月,真是欲哭无泪。

    次子黄嘉麟长得身高体胖大脸盘,皮肤白净,腆着大肚子,好赖话听不进,无论做什么都由着性子来,三两句话不对就炸毛,街面上的人都怕他。不过别看黄嘉麟德行不怎么样,却遗传了老爹黄安仁嗜好,是看脚不看脸的主。

    七八年前,黄嘉麟在街上闲晃荡时,遇见家住小东门的赵兰珍,被赵兰珍一双有模有样的小脚吸住,八抬大轿硬抬回家。那时黄嘉麟打心眼里喜欢赵兰珍的脚,哪儿也不去,就躲在家里守着赵兰珍,成天捧着她一双小脚又是咬,又是啃,又是捏,又是掐,全不顾赵兰珍吓得惊叫惊哭。

    赵兰珍是小户人家出身,老实本分,觉得嫁进黄家是光宗耀祖的事,没料想黄嘉麟却是个浑人,还无赖,不近人情,由着性子折腾她。赵兰珍想骂不敢骂,想打不敢打,心里憋屈没地方说,结婚不到一年,把自己活活憋屈死了。

    黄安仁和李仙莲气得骂黄嘉麟作践,拿他却一点辙没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