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第三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5本章字数:3120字

    书接上回:

    朱大眼珠子不停地眼眶里快回转,试探地对黄嘉麟、黄嘉威道:“二哥、三哥,我这有不情之请,不知道俩位哥哥能不能给小弟一个面子。”

    黄嘉威道:“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千万别见外。”

    “奉天城谁不知黄家小脚是这个。”朱大竖起大拇指,继续道:“黄家莲鞋更是稀罕物,这次我想带一双回家,让俺家女人开开眼。不知二哥、三哥能不能帮我这个忙。”朱大不等话音落地,便偷眼瞅了瞅黄嘉麟、黄嘉威脸色。见他俩都没动劲,不知心里想什么。不过话已出口,还是希望黄嘉麟、黄嘉威能帮忙,也不枉下这么大的功夫。

    黄嘉威与黄嘉麟对视一眼,笑眯眯地对对朱大道:“你可真会给我出难题。”

    朱大揣着明白装糊涂地问:“哥哥;此话怎么讲?”

    黄嘉威道:“鞋家里有,不是我不想卖给你,是家父早立有规矩,我们当儿女的不能违背父命。”

    “对,违背父命就属大逆不道。”朱大对黄嘉威道:“三哥;我是讲义气的人,今天我叫你哥,你爹自然就是我爹,俺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朱大用胳膊肘碰了碰王彪。

    王彪明白朱大意思,从褡裢里拿出一百个大洋,放到桌上。

    黄嘉威斜觑着眼儿瞅了瞅桌上的银子,不动声色地端起酒杯,对黄嘉麟道:“二哥;咱们喝酒。”

    “喝。”黄嘉麟不仅爱犯浑,更嗜酒如命,桌上的木须肉和腱子肉也几乎被他一个人吃光,却还有点没吃够的意思。

    朱大会来事,让小二端来一份扣肉,随即从褡裢里又拿出来一百个大洋放在酒桌上,谄道:“小弟手头不宽裕,只有这些银子。望二哥、三哥多多帮忙。”

    黄嘉麟终于吃饱喝足,看了一眼桌上白花花的银子,咧着阔嘴“嘿嘿”笑着,对朱大道:“刚才你都说咱们是一家人。”

    朱大道:“老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但我今儿来奉天城,有幸结识了俩位哥哥,我就等于到家了。”

    “你太会说话了。”黄嘉麟大着饱嗝,浓烈的酒气能把人呛一跟头。他脱下身穿的布褂子当包袱皮,把桌上两百个大洋搂进布褂子里,打结,拎在手中,随手脱下脚穿的黑布鞋放到桌上,对朱大道:“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两清。”

    黄嘉麟屁股离开凳子,光着脚丫子抬腿迈步,扬长而去。黄嘉威紧随其后。

    朱大见黄嘉麟、黄嘉威把银子拿走了,只留下一双男士大布鞋,赶紧追出顺来小酒馆,拦住黄嘉麟、黄嘉威,道:“二哥、三哥;我花钱买的是你们家女人穿的莲鞋,不是爷们穿的大鞋。”

    “你说什么?”黄嘉麟装懵地道:“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朱大知黄嘉麟是有意捉弄他,但他没辙,道:“我花两百个大洋买你们黄家女人穿的莲鞋,不是爷们穿的大鞋。”

    黄嘉麟道:“大点声,我没听清楚。”

    朱大耐着性子,抬高嗓门道:“我花两百个大洋买你们黄家女人穿的莲鞋,不是爷们穿的大鞋。”

    黄嘉麟一脸无赖地道:“呦呵,你们是背着麻袋来的吧?咋说话大喘气。我告诉你们,不带这样玩的,爷也没空陪你们玩。”

    王彪盯着黄嘉麟,不卑不亢道:“我哥说得清清楚楚,买的是你们黄家莲鞋,现在你们耍无赖,说话不算话,拉屎往回坐。”

    “你再说一遍。”黄嘉麟炸毛了,满脸横肉不停颤抖,瞪着两大眼珠子,大有活吞王彪的架势。

    王彪不示弱地伸手指着黄嘉麟鼻子,骂道:“别以为奉天城是你的地盘,你想欺负谁就欺负谁。我告诉你,不卖鞋,就把钱还给我们。”

    “呵,敢指我鼻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黄嘉麟嘴上说着,拳头已对准王彪挥去,打得王彪万点桃花开。

    逛街的闲人见打架了,立刻围上前看热闹。

    黄嘉威知黄嘉麟没轻没重,万一把王彪打个好歹就得吃官司,赶紧笑嘻嘻的把他拉走。

    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就怕没看头。见黄嘉威把黄嘉麟拉走了,架自然打不起来,再围着也没意思,只好无趣地散去。

    被打的王彪心里不服劲,想追上黄嘉麟把银子要回来。被朱大硬拉住。

    朱大是久闯江湖之人,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当然明白强龙压不住地头蛇。不过被讹去的银子不能不要回来。朱大、王彪一商量,决定晚上走一趟黄家。

    黑刚擦黑,朱大、王彪先围着黄家院墙转悠一圈,查看一番地形,心中有了数,等到后半夜,院子里没了动静,确信都已睡下,就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工具拨开大门门栓,轻手轻脚,溜进院子里,分头寻找莲鞋。没成想,所有屋子找个遍,也没看见莲鞋影,难道黄家人知道我们要来?朱大、王彪心里纳闷,又不敢把动静弄大,恐耽搁久了被发现,于是赶紧退出院子,暗想自己没能耐,不如找惯偷张顺发帮忙。

    张顺发20来岁,平日里穿得周吴郑王,长得矮小枯瘦,一双鼠眼让人一见就生厌。别看张顺发长得不怎么样,却有个习惯,无论走到哪儿,总爱拿一双贼眼盯着人家腰包看,得机会就下手,即使人赃并获,被痛打一顿,、也贼性不改。

    张顺发听朱大、王彪说让他帮忙偷莲鞋,心里感觉好笑,真是破天荒的事,头一回有人花钱雇偷东西。再一想:“黄家是买卖人家,金银细软多得是,偷鞋的时候,顺手拿点其他东西,真是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午夜;张顺发让朱大、王彪前面带路,撬开黄家大门,蹑手蹑脚,借着月光逐个房间转悠一圈,看见地上只摆男人穿的大鞋,没看见小脚女人穿的莲鞋。他不敢多耽搁,顺手拿几样瓷器,卷几幅书画,溜出黄家院子,对躲在暗处接应的朱大、王彪丢下一句:“白忙活一宿,累死人不说还没看见你们要的东西。”撒腿奔向鬼市。想趁天还没睁眼,地也没睡醒的时候,把偷来的东西脱手,免得夜长梦多。

    朱大、王彪骂一通张顺发不完活计,商量着出大价钱请技巧成蜩,飞檐走壁,极有手段,且为人仗义的奉天城第一神偷梁上飞出马。

    梁上飞中等个,寸板头,不胖不瘦,眉眼端正,相貌堂堂。平日里,他神龙见尾不见首,只向官府豪门览事寻端,对居家住户的平头老百姓绝不骚扰,因此在奉天城口碑不错,人们叫他梁大侠。

    梁大侠听了朱大、王彪来意,劝道:“你们明知人家不卖小鞋,却为非要买,这事怪不得旁。我看吃一堑吃一堑长一智,这事就到此为止,别再提了。”

    朱大道:“钱是小事,我们也并不是非要他黄家小鞋,是二少爷和三少爷欺人太甚,我们咽不下这口气。”

    “你把银子硬塞到人家手里,人家能不要?”梁上飞劝着:“这事换做我也要。”

    王彪道:“我哥哥当时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他们不愿卖就别收钱,收了钱就得交货,这是经商之道,谁也不能坏了规矩。”

    梁大侠道:“你却忘了江湖险恶。”

    “梁大侠;我们是小本生意不容易,求求你帮我们吧!”王彪乞求着梁上飞。

    “唉!你们呀!”梁上飞轻叹一声,吐出一口浊气,微闭眼睛,坐在靠背椅上,微闭双眼,手指在桌上敲着节拍,嘴里哼着《打渔杀家》。

    朱大见梁上飞架子挺大,暗想:“人家是个人物,钱少肯定打不上眼。”于是从褡裢里拿出一百个大洋放到桌上,道:“请你帮我们这一次。”

    “你们俩个真固执”梁上飞脸不挂色地看了一眼桌上的银元,沉吟许久,对朱大、王彪道:“我答应你们。”

    梁上飞换上夜行衣,等天黑透,与朱大、王彪一起到黄家大门外,腿一抬,脚一蹬,施展轻功蹭地跃上墙头,跳进院子里,天空泛出灰白也不见出来。

    躲在暗处的王彪、朱大心里发急,眼睛一直盯着黄家院墙,心里乱想,乱寻思:“梁大侠怎么还不出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朱大、王彪愈着急愈不往好处想,忽一团朦胧身影打墙头上飘然而下。朱大、王彪眼睛一亮,按耐不住心里的高兴,从暗处疾步走出来,不住声地问道:“梁大侠;东西拿到手没有?”

    “到手了。”梁上飞从怀里掏出一双艳红色,鞋面绣富贵牡丹的弓底莲鞋,递给朱大、王彪。

    朱大、王彪接过花团一般的莲鞋看着,问梁大侠道:“你怎么找到这些的?”

    “我进院时就在想,黄老爷子是一家之主,肯定住正屋,但他是鳏夫,屋里不会有女人穿的莲鞋。于是就先进东厢房,借着月光看见地上只摆一双爷们穿的大鞋。我不敢耽搁地转身去西屋找,还是没找到小鞋。心想就小鞋能放哪儿呢?难道她们知道我要来就把小鞋藏起来了吗?转念一想,不可能。这事天知地知,咱们三个人知,旁人没人知。于是我重返东厢房,试探地将手伸进男人大鞋里一摸,真让我摸到这双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