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第一节八抬大轿娶春莲 新婚之夜泪涟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5本章字数:2333字

    书接上回:

    余大脚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嗜好不多,没事就爱在自家地里转转,看着长势颇好的麦田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情,毕竟是自己一锄头一锄头刨出来的,跟肚子里掉出来的孩子一样,透着一股子亲热劲。

    余大脚在麦田里转悠够了,伸手在地头拔两棵野葱带回家,做晌午饭,将野葱洗干净,切得细细的,和着昨天剩下的半块豆腐,加一匙芝麻酱,倒点酱油,在撒几粒盐拌均匀,那吃起来叫一个爽口。

    别看余大脚长得粗手大脚,如男子一般,干起家务活很是麻利。一会功夫午饭做得端上炕桌,招呼坐在炕里绣花的春莲吃饭。

    春莲无精打采的抬眼皮瞅瞅摆在炕桌上的饭菜,对余大脚道:“你先吃吧!我还不饿,等会再吃。”

    春莲心事重重,埋头绣花。

    “早晨什么都没吃,这都晌午了你还说不饿,想当神仙不成?”余大脚与其他农户不同,认为一天三顿饭必须按时吃,不管吃多吃少,吃好吃赖,不能亏了自己的肚子。

    春莲道:“娘;我真不饿”

    “不饿也少吃点,”

    春莲没言语。

    “不知你这闺女怎么回事,天天嚷嚷肚子不饿,小脸却瘦得还没巴掌大,来阵风就能把你吹到。”余大脚舀了半碗小米粥,哄着春莲道:“你把这半碗粥喝了。”

    春莲喝粥如咽药,看得余大脚心里直发急,道:“你是不是病了?等会咱们去郎中那看看,抓付中药。”

    “我没病。”春莲对余大脚道:“娘;我在染坊干得好好的,你说黄掌柜为什么一来就把我辞退了?他是不是看我不顺眼,还是我招人讨厌?”

    “都不是”余大脚安慰春莲道:“人家是东家,想让你留下来干活就留你下来,不想留

    你,也不需要理由。”

    “哦。”春莲打心眼里想留在染坊干活,因她一直没有忘记十年前赶大庙会遇见黄家人的情景,她喜欢黄家女人,也想做黄家女人那样稀罕人的人。

    余大脚提醒春莲别胡思乱想,好好吃饭。吃饱肚子才有精神头。

    “我不吃了。”春莲把饭碗一推,坐在旁边拿起绣活,继续绣花。

    余大脚蹙眉嗔怪道:“不吃我省下。”

    余大脚发火归发火,心里还是溺着春莲,隔了老半天对春莲道:“不愿在家呆着,明天我就托人帮你打听事做。”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余大脚没再提托人打听事,春莲问了几次,她不是假装没听见,就是搪塞说正打听着呢,反正拖一天是一天。

    春莲兰质蕙心,聪明过人,知余大脚是诳她,干脆让桂奶奶帮忙打听打听。春莲拿定主意,抬腿迈步刚走出不大的土墙小院门,远远看见走东家串西家,说话脆生的边媒婆子来了。

    春莲乖巧,眨着一双水灵灵、黑葡萄般大眼睛,甜甜地叫了一声:“婶子。”道:“您屋里坐。”

    瞅瞅咱这闺女长得多水灵,愈看愈招人稀罕。”边媒婆子乐得眼睫毛都笑开了花,亲亲热热,拉着春莲的手,用眼神将春莲从头到脚,来来回回,仔仔细细,扫了好几遍,直把春莲扫得没了底气,不知头脚哪不对劲。

    边媒婆子笑着脸问了春莲生辰八字,将黄安仁的意思告诉了余大脚。

    余大脚乍一听不敢相信,以为是在梦中。她狠狠掐自己大腿一把,哎呦娘耶,好痛!这才相信边媒婆子的话不假。

    春莲要嫁进奉天城大名鼎鼎黄家的消息在北屯子里传开了。有羡慕的说春莲命好,凭一双小脚就能嫁进黄家,还是明媒正娶,这叫草鸡飞上枝头变凤凰。有嫉妒的说余大脚心狠,把卖闺女卖给黄家二少爷。知道黄二少爷是什么人吗?那是个无赖加浑蛋,奉天城有名的人物,没人敢招惹。若不然;黄掌柜能出手那么大方下六金聘礼。

    六金聘礼指的是金手箍,金溜子,金耳环,金项链,金簪子,金脚箍子,外带三百斤大红囍的酥皮点心。

    有既不羡慕也不嫉妒,就觉余大脚一个人带闺女过日子不容易,这下终于熬出头,遇到财大气粗的黄家,还舍得下那么重的聘礼,这即使搁在门当户对上,也不会出手这样大方,这叫什么?这叫癞蛤蟆看绿豆对上眼了。当然也是余春莲的福分,旁人只有干眼气。

    自打那年莲花镇举办赛脚会,桂奶奶脚被踩伤后伤了元气,养了足足两三年才恢复过来。如今桂奶奶精精神神,利利索索,腰板拔得笔直,头发梳得光光溜溜,在脑后盘着极讲究的发鬓,插上岫玉步摇,一手拿着大烟袋,一手数着佛珠,嘴里念阿弥陀佛,听着闲人议论春莲婚事,知那些人端自家饭碗,专爱议论别家事,是嫉妒作祟,业障作怪,才懒得搭理,等那些人说得没趣了,自己会闭上嘴巴。

    桂奶奶盘腿坐在炕头上,啄着大烟袋,对余大脚道:“黄家做事有礼有节,俺们打发闺女也不能太寒碜。”

    “黄家出手那么大方,我都不知道该给闺女准备什么样的嫁妆。”余大脚心里发愁,瞅着桂奶奶的脸,等桂奶奶拿主意。

    桂奶奶吧嗒吧嗒猛啄几口烟袋,吐出一连串烟雾,沉吟老半天,幽幽道:“黄家是看脚不看脸的主,这次下这么重的聘礼是冲咱春莲的脚。依我说,咱们就在春莲脚上下功夫。”

    “听你的。”余大脚显然拿桂奶奶当自己的主心骨,她的话自然要听。

    桂奶奶让余大脚端一盆热水来,她要给春莲洗脚。

    热水端来。桂奶奶松开春莲裹脚布,加快了脚的血液循环。春莲感觉脚极不舒服,但忍着没吭声,因每回洗脚,脚都有不适应的过程。

    春莲看着被桂奶奶按进热水盆里的脚丫,童心未泯地翘起大脚趾在水中左摇一下,右摇一下,画圈圈玩,泛起水波涟漪。

    “啪”桂奶奶轻轻拍了春莲脚背一下,假装嗔怪道:“多大了,还玩脚丫,羞不羞?”

    “不羞。”春莲俏皮地眨了眨大眼睛。乖巧可爱摸样逗得桂奶奶噗嗤笑出声。

    “眼瞅着就嫁人了,还跟没长大的孩子似的。”桂奶奶溺爱地叮嘱春莲道:“嫁人后不比在娘家,要学会收敛脾气,遇事学着忍,说话时嘴上也有个把门的,不能什么话都往外说。要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不小心就容易得罪人。另外洗脚时背着人,即使姑爷也不能让他看见,晚上睡觉时把睡鞋套上,不能松着脚丫。”

    “晚上睡觉还穿鞋?”春莲纳闷的看着桂奶奶。

    桂奶奶道:“大户人家讲究,跟咱们农户不同。”桂奶奶继续对春莲道:“你嫁过去就是黄家人,要有个当少奶奶的样,不能跟在你娘面前似的那么随便。另外要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走有走相,吃饭不能吧嗒嘴,喝水不能咕咚咕咚大口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