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第四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25本章字数:2674字

    书接上回:

    春莲使包袱皮把莲鞋重新包好,藏进炕柜里,将被子往身上拉了拉,闭着眼睛想心事。

    寅时,黄嘉麟满嘴喷着能把人呛一跟头的酒气进屋,什么话没说,一把将春莲从被窝里提溜起来,由着性子扒掉她脚穿的莲鞋,扯下袜子,抓着俊俏小脚又是亲、又是啃,又是咬、又是掐,稀罕得哈喇子湿透裹脚布。

    春莲从没过这样粗鲁的人,又羞又怕,放声大哭大叫,拼命挣扎。结果脸和屁股不知挨了多少巴掌。衣裙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扯掉。她战战兢兢,梨花带泪地蜷缩身子,抱着脑袋,不敢看黄嘉麟。她已被黄嘉麟打怕了。同时想起睡鞋里绣的那些做着猫狗事的小人儿,明白了黄家花钱买的不仅是她一双脚,连身子也归了人家,今后无论受多大委屈,也得忍着。这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抱着走,嫁给猴子满山跑。

    春莲想到自己今后生是黄家人,死是黄家鬼,心里很是憋屈,后悔嫁进黄家。

    天空渐渐泛出鱼肚白,折腾一宿的黄嘉麟累了,一头倒在炕上打起鼾,鼾声震得窗户嗡嗡响,吓得春莲心惊肉跳,轻手轻脚,趿鞋下炕,用木梳把刘海梳成半圆形扣在眉头上,遮挡哭得红肿如桃一样的眼皮。套一件小立领,细掐腰,金丝线绣的并蒂莲大红锦缎裙褂。戴上金手箍,金溜子,金耳环,金项链,金簪子,金脚箍子。拾掇完,看着镜中的人,怎么也笑不出来。

    春莲惦记着昨晚梨花交代的事,壮着胆子轻轻推了推黄嘉麟,问道:“你不去给爹敬茶?”

    黄嘉麟睡眼惺忪地扬手给春莲一巴掌,骂道:“打扰老子睡觉,你是不是想找死?”

    春莲用手捂着被打得生痛的脸,泪眼婆娑,半天说不出话。

    梨花推门进屋,见春莲脸上落下五个鲜艳的手指印,沉着脸问黄嘉麟道:“二少爷,你怎么能打二少奶奶?”

    “我就打了,怎么着?”黄嘉麟犯浑的瞪着两眼珠子,似要将梨花吞噬下肚,道:“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

    “你再打人,我就去告诉老爷子。”梨花知黄嘉麟是浑人,只能拿老爷子压他。

    黄嘉麟没搭理梨花,闭着眼睛继续睡觉。

    梨花用绣花手绢给春莲擦去脸上泪痕,帮她整理平整衣服,陪着去正堂给黄安仁请安。

    正堂里,黄安仁早已坐在八仙桌旁吱流茶水了,陪着旁边说话的是守寡的大儿媳妇郑淑芬,和三子黄嘉威及三儿媳妇白凤娇。四个人看见春莲走进屋来,立马止住声,哪也不瞅,只把眼神牢牢的钉到春莲脚上,把春莲钉得没了底气,不知脚怎么了,哪儿不对劲。双腿随着莫名的哆嗦着,步子也不会迈了。

    梨花百伶百俐,看出春莲慌乱,赶紧悄悄拉了拉她衣袖,轻声提醒道:“都是一家人,您不要怕。”

    梨花从八仙桌上提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水递给春莲,用眼神暗示她给黄安仁敬茶。

    春莲兰质蕙心,聪明过人。从梨花手里接过茶杯,怯生生地对黄安仁道:“儿媳余春莲给爹请安,祝爹安泰顺心。”

    黄安仁接过茶杯,从怀里掏出个红包递给春莲。

    春莲接过红包,道:“谢谢爹。”

    春莲转身对大嫂郑淑芬道万福:“大嫂;弟媳春莲以后少不了给您添麻烦,望大嫂多担待。”双手递上热茶。

    “咱们往后就是一家人,不讲那么多礼数。”淑芬接过茶杯,浅抿了一口,将红包递给春莲,道:“一点小意思,别嫌少。”

    “谢谢大嫂。”春莲收下红包。

    春莲对黄嘉威、白凤娇欲行礼,白凤娇满脸含笑,亲亲热热,拉着春莲的手,嘴似抹了蜜,甜甜地道:“二嫂;我二哥样样好,就是脾气不太好,往后你多担待点。”

    春莲没言语。

    “二嫂;二哥若是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给你出气。”白凤娇看见春莲脸上五个鲜红手指印,惊诧道:“你脸怎么了,是二哥打的吗?”

    这一说不打紧,春莲委屈的泪水如洪水一般,汹涌澎拜,又不好意思说是被黄嘉麟打的,只能谎称早晨起来不小心撞桌子上了。

    “怎那么不小心呢。”白凤娇关心的用丝手绢给春莲擦了擦脸上泪痕,道:“撞成这样真让人心痛。”

    春莲哽咽地道:“谢谢弟妹。”

    “我比你年长几岁,你就叫我凤娇,我叫你春莲。”白凤娇拉着春莲的手,坐在红木椅子上。看似笑着脸,眼神中却散发出一丝鄙视的光。她有心寒碜寒碜春莲,道:“我是直性子人,心里藏不住事,说话不会转弯抹角。”白凤娇说着,话锋一转,道:“有些话爹和大嫂抹不开面子讲,我就厚着脸皮代说了。不知你介不介意?”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无妨。”春莲瞅着白凤娇含笑的脸,不知她想说什么。

    白凤娇道:“咱黄家在奉天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说话做事得注意点影响,尤其两口子在被窝里那点事,没必要弄出么大的动静,让人听见笑话。”

    “我••••••”春莲霎时臊得满脸通红。

    “春莲;我说话你可能不爱听,但我说得都是实在话,你千万别忘心里去。”白凤娇笑着脸,还想臊春莲几句,被黄嘉威拦住道:“就你话多。”

    “我怎么了?”白凤娇不满地白了黄嘉威一眼。

    黄嘉威对白凤娇道:“回屋帮我找条裤子,我这条裤子脏了。”

    白凤娇对黄嘉威道“就属你事多。”

    “你们都回吧!”黄安仁微微一摆手,让大家都出去。

    “爹;我们走了。”黄嘉威说着,硬将白凤娇拉走。

    “爹;我也回屋了。”郑淑芬也离开了正堂,只留下春莲陪黄安仁说话。

    黄安仁对春莲道:“你昨天累了一天,今儿好好休息,不用陪我了。”

    “那我回屋了。”春莲给黄安仁行了大礼,告辞回东厢房,见黄嘉麟不在屋里,惶恐的心顿时平息不少。坐在炕头与梨花说会话,忽想起没有替换鞋,就从红包里拿些钱出来给梨花,让梨花帮着去街上买两双莲鞋。

    梨花没接钱,让春莲把钱收好,道:“老太太在世的时候家里就已立下规矩,自己穿的鞋自己,鞋样由巧娘出,不允外传。”

    梨花猜巧娘准给春莲备下替换的鞋。她去问,果不其然,巧娘已备下两双颜色不同的莲鞋,和三双纸剪的鞋样。巧娘对梨花道:“回去告诉二少奶奶,往后穿的鞋得她自己做,别指望旁人帮忙。另外;午后有堂会,是老爷子特地为她和二少爷大婚请来凑热闹的。”

    梨花把莲鞋和鞋样交给春莲,转达了巧娘的话后,就回自己屋去了。

    春莲吃过午饭,小憩一会,听见当院锣鼓点敲得叮叮当当响,就走出东厢房到当院,看见戏唱得咿咿呀呀,好不热闹。她打小就爱看大戏,喜欢戏台上角儿的扮相,那是一个赛一个的美。

    花旦小凤仙长得瘦瘦高高,着一身彩衣彩裤,踩着一双俊俏小脚,围着院子伶俐得跑上跑下,犹如飘渺轻烟,引得阵阵掌声。

    小凤仙脸不变色心不跳,跑到春莲面前刹住脚,用戏里道白口儿,双手放在腰间道万福,娇声娇气道:“小凤仙给二少奶奶请安,祝二少奶奶喜结连理,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谢谢!“春莲话已一口,就察觉到当院所有的人将眼神投向她,似她身上有啥稀罕物似的,慌得春莲不知自己哪不对劲,手脚拘束得不知摆放哪合适。

    小凤仙不管那些,只顾拉着春莲的手,千娇百媚,摇了几下,拖着戏腔唱道:“看看咱二少奶奶,红扑扑的脸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透着那精明伶俐神色,乌黑的头发下,两条弯弯秀眉,像那个月牙儿。笑一笑,嘴角朝上,喜煞俺小凤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