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转学大变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0本章字数:3246字

    1984年的金秋,管凌天转学来到了右坊人民公社中心小学重读三年级,同时,哥哥管凌宇也因为成绩糟糕转到该小学重读五年级,管凌宇的成绩跌到全班倒数第三,他实在太贪玩了。右坊人民公社中心小学共有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这五个年级,一个年级分两个班,一班差不多四十人,全校差不多400人,这是右坊人民公社最好的小学,离金水县城很近,因此,一般的师范毕业生都喜欢到右坊人民公社中心小学任教,这也促进了右坊人民公社中心小学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该所小学在金水县教育系统颇有名气。

    管凌天被分在三(2)班,教管凌天语文的是一位叫周春莲的女老师,二十八岁,微胖,个子不高,穿着很朴素,脸上永远是一副非常严肃的样子,让人感到害怕,有些学生私下里叫她‘老古董’;相反,教数学的女老师叫丘云霞,二十三岁,个子高,喜欢打扮,非常时髦,特别是夏天,裙子和高跟鞋每天一换,但她在课堂上很注重与学生互动,因此很受学生欢迎,两位女老师都是师范生,住右坊人公社街上,非常敬业。

    周春莲老师注重抓学生的基本功,对学生严格,她要求学生课前预习课文,上课认真听讲,上课时要做笔记,其实就是要求学生在课本上记下讲到的重点内容。周老师从课文生字入手,教会学生拼写,认真解析重点词语和段落,最后总结出文章的中心思想。

    由于教法不同,学习环境改变,管凌天刚开始学起来很吃力,他有次忍不住问周老师:“老师,你讲课的内容太多,我刚转学过来,跟不上你的节奏,一下子消化不了那么多东西,能否少讲一些啊。”

    周老师也是很耐心开导这个刚转学来的学生,她微笑地说道:“你们从大队小学转过来的学生,接受能力稍微差些,但你应更勤奋,更用功,跟上我的教学节奏,慢慢地你就能消化这些课堂上的内容,学习成绩也能大幅度提高,现在对你要求严格,是为了你将来学习轻松起来”。

    管凌天马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说道:“对不起,周老师,我最近有畏难情绪,我今后一定改,更加努力,在期末取得好成绩。”

    周老师看着诚恳的管凌天,微笑地说:“这就对了,平时多流汗,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老师相信你。”周老师下课后布置的作业也特别多,一个重点词语要写20遍,一般每篇课文有10个重点词语,还要写拼音,写作文,造句,课文分析等。

    有一次,周老师和丘老师都布置了大量的作业,下午放学回家,管凌天还得帮父母做些家务事,晚上吃完晚饭才开始在煤油灯下写作业。数学作业在晚上十点半才写完,语文作业管凌天最怕的就是一个重点词语抄20遍,想想晚上挺冷,手快冻僵了,明天还要早起,管凌天偷懒的念头一下子冒了出来。他居然想出了一个歪主意:一个词语只抄12遍,周老师要改那么多作业,一定看不出来的。

    第二天上课时管凌天把作业交上去,仿佛做贼心虚似的,不敢正视周老师。下午发作业了,管凌天被周老师大声点名的时候,吓得脚颤抖不已。

    半天他才走到了讲台边,周老师严厉地对管凌天说:“你有十五个重点词语没写完,按照规矩惩罚你,把手伸出来,打你15下!”

    管凌天只好把小手伸出来,周老师拿出一根小木棍,接连在管凌天手上打了15下,每打一下,都是钻心的痛,“谁叫你偷懒呢,学习欺骗老师,蒙骗自己,对得起父母吗?看你下次还敢么?”管凌天在心里这样想着,使劲咬伢不让泪水出来。

    看着被打疼的管凌天,周老师也很心疼,打完后语重心长地对管凌天说:“一个学生不勤奋是不会有好成绩的,你刚转学来就想偷懒,你对得起你辛苦劳作的父母吗?他们千辛万苦供你读书,你就是以这种偷懒的方式来回报他们的啊!”

    这时,管凌天再也忍不住了,边听边泪如雨下,哽咽着对周老师:“周老师,我知道我错了,下次我再也不敢偷懒,我会刻苦学习的,一定不辜负父母和老师你们的期望!”

    每次都有同学没有完成作业,都自觉到讲台去接受周老师的棍子“奖赏”。在那个年代,老师惩罚学生是很普遍的,因为老师相信“棍棒之下出好学生”,虽然做法有些不妥,但我们还是要感谢严格负责的老师们。有些同学打了之后依然不会改,学习拖拖拉拉,不思进取;而像管凌天这样懂事的学生,一下子就牢记住了教训,从此,“勤奋”二字深深地埋在他心里,不管晚上写到多晚,都会认真仔细写完作业。

    管凌天数学成绩也大有进步,丘老师上课教的东西基本上可以当场消化掉,而且,丘老师也发现管凌天脑瓜子好用,做数学题解题方法多样而新颖。记得刚学完四则混合运算。

    有一天快放学时,不知道哪个同学把丘老师惹火了,全班所有同学都被留了下来。丘老师在黑板上出了一道题,就是从1加到100,然后对大家说谁算出了正确答案谁就可以放学回家。那时候,同学们还不知道“高斯”这个著名数学家,更不知道他那个著名的(1+100)*100/2=5050的运算式。但还是有一个人只花了几分钟就算出了正确答案,这个人就是管凌天。丘老师问他是怎么算出来的,只见管凌天在草稿纸上密密麻麻地运算着,那是一个完全不同于高斯的计算方式。他这一计算方式虽然没有高斯的那么简便,但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学生能想出这种运算方式,能够有如此独特的思维,还是让丘老师刮目相看,后来,管凌天这位数学“天才”代表学校拿了很多个市、县举办的数学竞赛的大奖。

    严寒的冬天随着强冷的西伯利亚寒流说来就来了,刚开始是寒风呼啸,接下来就是下冷雨,最后就下大雪了。冬天早上一般到了6点,管凌天就得起床,吃过早饭,就和同村的伙伴管小吾一起走路去上学,小吾比他小两岁,读二年级。从家里到学校有4里路,先要经过一个叫大右的村庄及村庄的田埂路,再到大马路上,再从马路中间插过一条小路,小路其实就是一条小溪流过的田埂路,从家里走到学校大概要半个来小时,那时候,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交通工具只有靠脚,不像如今的孩子,大人专车接送,几舒服哦,但每天来回走8里路也是好事,锻炼了身体,增强了体质。

    去上学,管凌天并不怕寒冷天,最怕的是下冷雨,路上泥泞不堪,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否则一下滑倒了就是一身泥巴和污水,又没有可换的衣裤,只好坐在教室里煎熬,等放学回家换衣裤,因此,每次在下雨天,管凌天都走得很慢,也因此迟到过几次。一到下雪天,却是孩子们寻找乐趣的时候,从管家湾走出来,村旁的小溪里,已经结满了一层厚厚的冰;屋顶上,挂满了长长短短的冰棱;田野上,大雪白茫茫的一片;山上的树木犹如一个个稻草人,披上了白色的‘滑雪衫’。管凌天和同伴及其他附近村的不同年级同学一路上说说笑笑,破旧的高筒鞋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大家还不时打着雪仗,这样,身上慢慢地暖和了许多,等走到学校时一点都不感觉到冷。

    下雨、下雪天,还有一件事挺烦恼,那就是中餐的问题。右坊人民公社中心小学有一个教师食堂,学校聘请了一个工作人员,她是一位50岁的老人家,手脚也不麻利,因此,她只管负责教师的伙食,学生要想在大灶上蒸饭门也没有。

    无可奈何,九岁的管凌天每天早上只好带上一瓷缸的饭和菜,并带上一小捆火麻杆,上午一下课,他就和其他同学一道,准时来到一个教室后面的空房子里,捡来两块砖头架起一个“小灶”,把装满饭菜的瓷缸放上去,再把火麻杆塞进砖块间用火柴点着,大约十几分钟,饭就热熟了。管凌天端起瓷缸,走到房子外面的走廊狼吞虎咽起来,不管是偶尔的肉菜还是经常的蔬菜,管凌天吃得津津有味,毕竟那个年代物质依旧比较贫乏,能吃饱就行。

    好几次,父亲管运来提出要给儿子送饭,管凌天拒绝了,他对父亲说道:“爸,这么冷的天,路上湿滑,你送饭给我吃也不方便,再说,班上家里远的同学都是带饭来热一下吃的,我觉得很好,也顺便增强一下自己独立生活的本领。”管运来听儿子这么一说,心里很高兴,觉得儿子开始懂事了。

    重读三年级,管凌天比在燕家大队中心小学用功多了,功夫不负有心人,上下两个学期,管凌天语文、数学都考了100分,在班上独占鳌头,每次只有他领到了两张奖状:一张是“学习模范”,另一张是“优秀学生”,全校同学对这个“学霸”敬佩得不得了,管凌天成了右坊人民公社中心小学的学习明星。

    管凌宇也不错,以整个公社第十六名的成绩考入右坊中学,就要成为中学生了,这让管运来、詹小芳夫妇很是欣慰,两个儿子成绩都很好,将来的希望就寄托在他们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