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古溪庙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2822字

    1986年的秋天,管凌天读五年级了,这就意味着,小学即将毕业,必须加倍努力,争取取得好成绩考入右坊中学。管凌天已经能够自主学习,勤奋认真,一般的学习难题都能攻破,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难题,他会虚心向老师求教,直到弄懂为止,因此,学习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

    农历八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六日,开学仅过了一个来月,迎来了全县一年一度的最大的庙会古溪会,金水县右坊乡所有的小学放假五天,对小学生来说,这是仅次于春节极为隆重的节日,大家可以尽情去享受节日带来的欢乐。说起古溪会,历史悠久,已历千载,俗称牛会,刚开始是以牛交易为主,后来发展成为各种农村物资交流的庙会。此会久负盛名,每年农历八月二十三月日至二十六日在右坊乡燕家古溪山岗举行,古溪山岗就在燕家村委会的后山上,山前面是非常大的草坪,适合摆放各种摊位;山后面是一片树林,牛贩子就喜欢把牛拴在松树下进行交易。参与庙会的不仅有林川、北城、紫溪等邻县的商人,而且还有福建、浙江、本省西昌、下饶、富州等地的来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据说本省小丰的大水牛、山东的大骡马、内蒙的大骆驼也有前来赶会的,最盛时,人数多至四万余众,可见其规模之大,影响之远。

    农历八月二十三月日一大早,放完牛,吃完早饭,管凌天和两个妹妹就跟着妈妈詹小芳去赶庙会,父亲管运来早就到庙会上贩卖桌凳、锄头棒、簸箕、扫把等,14岁的哥哥管凌宇早就和村里的伙伴去庙会上玩了,他才不管弟弟妹妹呢。从家里管家湾出发到古溪会,只有一里来路,基本上是田埂路,已是秋天,田埂路两旁是金黄色的水稻,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收割了。狭窄的田埂路上人来人往,有空手去玩的,有牵牛去卖的,有扛着桌子、凳子去卖的,有担着蜜桔、柚子、花生等去卖的,还有推着板车,板车上放着锅灶具,原来是做小吃卖卖的......好不热闹。

    管凌天紧紧拉着妈妈詹小芳的手跟在后面,生怕被人挤丢了。妈妈问管凌天三兄妹:“庙会上你们想买点什么吃啊,今天妈妈带够了钱,尽管说。”

    管凌天想起两个妹妹喜欢吃薯片、花生,看了两个妹妹一眼,就告诉妈妈说:“妹妹最喜欢吃薯片、花生了,你跟她们买这两样吃的,我自己想买几本小人书看,更有意思,既可以学到知识,又可以放松一下。”

    虽然家里经济条件已经不错,管凌天要买什么都会答应的,但他也知道父母挣钱很辛苦,妈妈詹小芳觉得管凌天更懂事了,不会乱花钱。

    到了古溪会上,只见人山人海,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路两边摆满了农资交易的摊位,卖的东西品种齐全:生活用品有菜刀、柴刀、砧板、锅、锄头、锄头棒、犁、耙、碗、筷子、桌凳、木箱子、箩筐、簸箕、扫把、被单、被套、棉絮等;吃的更是眼花缭乱,有芝麻糖饼、薯片、花生、桔子、柚子、玉米、甘蔗、麻糍、汤圆、葵花籽、冰棒、冰水等;穿的也是五颜六色,简直像进入一个花花世界,有各种颜色的外套、的确良衬衫、裤子、毛线、棉袄、解放鞋、运动鞋、运动衫、运动裤、帽子、手套等;往古溪山后面的松树林走去,那便是极为壮观的牛市,大概有300只黄牛、水牛,牛贩子和前来看牛的农民正在谈判,要知道,牛在农村是“顶梁柱”,种田没有牛就像战士没有枪一样。

    一个牛贩子正在对看牛的农民说:“你看,我这头水牛多结实,连续耕30亩地都不会累倒,你要觉得合适,我可以便宜点卖给你。”

    看牛的农民在牛身上左瞧瞧,右看看,主要是检查一下水牛是否有病,体格是否强健,他仔细看了大约十分钟,估计是对牛很满意,于是对牛贩子说道:“你这头水牛倒是很不错,我很中意,就是出价1100元太高了点,你看能再少一点吗?”

    “那你说多少呢?”“我们种田人实打实说吧,少个200元怎么样?”

    “哎呦,老兄,我可是要赔本了,这样,就少90元怎样。”

    “那不等于没少啊,这样吧,我们都退一步,少150元,也就是950元,你不卖就算了,我去别家看看。”

    “你兄弟还真行,我牛贩子都要算计不赢你了,算了,少挣点,就依你这个价格啦。”

    农民数好了钞票,交给牛贩子,牛贩子心里乐滋滋的,这下应该挣得不少啊,农民也兴高采烈地牵着牛回家,一场交易顺利结束,牛贩子又在期待着下一位买主的到来。此外,庙会的热闹还在延续,演马戏的,放录像的,耍杂技卖狗皮膏药的,用气枪打气球的,下象棋、军旗的,看小人书的,卖冰棍的,卖汽水的,卖棉花糖的,卖包子、馍馍、油饼、油条的......口袋里装满钱,在庙会上你定会满载而归,因为没有谁能抗拒各种诱惑,况且一年才一次这样的大型庙会,谁不会潇洒买一回呢。

    当然,庙会上有些游手好闲的人却没有抵制住罪恶思想的诱惑,居然趁人多的时候去偷抢别人的钱物,还有一部分人居然聚到密集的松树林下赌博,每年金水县公安局和右坊乡派出所要派出20名干警维持秩序,专门打击这些违法犯罪分子。

    当然,除了玩庙会,管凌天还有另一个计划,那就是挣点钱买课外书和文具。

    第二天一大早,他缠住父亲管运来说:“爸,你帮我挑上一担井水摆放在庙会的“十”字路口,我昨天观察了一下,那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如果在那里卖水,一碗两分钱,一定能挣很多钱的。”

    管运来没想到儿子会有这样的想法,问道:“你一个人站在那里敢卖水吗?庙会上什么人都有,你不怕碰到坏人吗?”

    “我才不怕,要是有坏人,我就叫警察抓他。”管凌天回答道。

    管运来想想儿子说的话有道理,既可以挣点钱,又可以锻炼一下,于是高兴地挑了一担满满的井水,放在了玩庙会的庙会的“十”字路口,搬了一张凳子,让管凌天坐在那里卖水。来来往往的人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逛来逛去,一会儿就口渴,只好到处找水解渴,有些人去买冰棍或者汽水,有些人来到管凌天面前,一问井水才两分钱一碗,便宜,于是来一碗或两碗,冰凉的井水灌进肚子里,真爽!

    快到黄昏了,管运来要接儿子回家,管凌天一看,水桶还有四分之一没卖完,他赶紧跟父亲说:“爸,你把这些没卖完的井水便宜卖给那些做小吃的,他们肯定需要,也可以换点钱啊。”

    管运来觉得儿子管凌天挺精明呢,于是挑着剩下的井水,到附近的小吃摊位上一路问过去,果然有一个老板出了一毛五分钱买下了。这样一天下来,一担井水挣了七毛六分钱,管凌天高兴得跳了起来。

    管凌天家里还有许多小人书,他趁此机会拿出来租给玩庙会的小朋友看,三分钱一本,三天也挣了一块二毛钱。在出租小人书同时,管凌天还用绳子在旁边空地上圈出一个“停车场”,有些外地来玩的人,就把自行车停在这里,一天收五分钱,这样算起来管凌天又挣了两块一毛钱。通过玩三天庙会,管凌天很有收获,既见了世面,长了知识,又挣了一笔“零用钱”,他还拿出一点钱分给哥哥和妹妹买零食吃。玩完了庙会,一到晚上,管凌天会认真在灯下做老师布置的大堆作业,不敢有丝毫懈怠。

    有了几块钱的零用钱,管凌天下课后就到右坊乡新华书店买上几本语文和数学的课外书看,知识面不断扩大,做题的思路也得到拓宽。转眼就到了小学升初中考试,管凌天恰好那天身体不舒服,原来是前几天吃坏了东西肚子疼,打针完后就去参加考试。在考场他发挥不是很理想,三周后,分数公布,管凌天以全乡第六名成绩考入右坊中学,但他自己还是不满意这样的成绩,希望读初中能打个翻身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