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考入初中(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2458字

    一场大雨过后,1988年夏天如期而至,一天中午,管凌天吃完饭刚要去午休,哥哥管凌宇来找他,管凌宇比管凌天大三岁,如今正读初三,初一、初二成绩还在班上中游,现在他的成绩下滑到全班倒数几名了,主要是因为平时他很贪玩,上课小动作多,又喜欢看武侠小说,模仿小说里英雄人物,穿黑色T恤衫,黑裤子上系一根红色的腰带当裤带,常见他跟着一伙不愿读书的同学在学校外瞎逛。

    这时,管凌宇从背包里拿出一大袋水果给弟弟吃,管凌天纳闷:家里没有几颗果树啊,怎么会有这么多水果呢?难道是街上买的?再一看,袋子里装满了新鲜水果:李子、桃子、葡萄、金瓜等,没等管凌天开口问,管凌宇就拍胸脯自豪地说:“这是昨晚我的战利品,我和我的几个铁哥们到附近刘家村偷来的,以后你老弟经常有水果吃了。”

    管凌天听说哥哥做这样的事情,坚决不要他的水果,他没想到学初三的哥哥现在居然变成这样了,他严肃地对哥哥管凌宇说道:“哥哥,爸妈辛苦供我们读书,你就成天去偷东西,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他们呢?再说,你这样下去,很危险,不要再去偷了,好好学习吧。”

    管凌宇才不听管凌天的呢,他说道:“你还小,不懂这个社会,我们现在就要开始混社会,将来初中毕业了,就能尽快适应社会,活出自己。”说完,他放下水果,晃悠悠地走了,管凌天望着哥哥的远去的背影只好摇头,气得把桌上的水果全扔到了地上。又过了几天,管凌天听人说管凌宇和班上的几个同学居然晚自习逃课去挖古墓,挖到一些小古董后,他们高兴得不得了,卖钱到饭店炒盘子(点菜)去了。没有钱的时候,管凌宇还从家里偷米去卖给街上饭店老板换钱,然后再邀狐朋狗友去潇洒一番。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以来,国家虽然开展了多次声势浩大的严打整治活动,社会风气有根本好转,但一些歪风邪气还是侵蚀到了纯净的校园,再加上一些老师偏重文化教育,而忽视了对学生的道德教育,家长也没注意到孩子的思想变化,初中生又处在涉世之初,倘若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引导,稍一放纵,就比较容易堕落,管凌宇的堕落应该就是这些综合因素造成的。

    中考前夕某一天,哥哥管凌宇又来找管凌天了,这次他是带着一袋书来,交给管凌天,遗憾地说:“凌天弟弟,哥哥以后看样子就是种田的命了,自己成绩太差,老师怕影响全班录取率,居然不让我们这些成绩差的人参加这次中考,咳,都怪自己这三年来游手好闲,跟着班上那些二流子瞎混,没有努力用功学习,这些复习资料你拿着以后或许有用,你要好好用功,为家里争口气,千万不要走我这条老路啊!”

    管凌天赶紧安慰哥哥说道:“哥,你也不要难过,条条大路通罗马,你可以去复读一年再考啊,要是实在不愿读书的话,可以去学门实用技术,将来也会有个好前途的,”

    “好的,我知道了,我是不会把自己一辈子拴在管家湾的土地上的,我要做个新时代的青年,自己闯出一条光明的大道来。”

    说完管凌宇就走了,留下了一个令人有些遗憾的背影。初一期末考试,尽管管凌天很努力,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全班排名才18位,可能是不够勤奋,也可能是学习方法不对,管凌天似乎找到了答案,并希望在初二改正打个翻身仗。

    从学校领了成绩单,管凌天回到了家里,向父母递上了那张他自己也不敢看的成绩单。这次和读小学不一样,以前的管凌天,每个期末总能拿到一、两张奖状回来,父亲管运来和母亲詹小芳不知有多高兴。管凌天知道这次没考好,估计得挨训了,管运来仔细看了一遍成绩单,脸上顿时阴沉下来,管凌天只好静静地等待着一场“批斗会”。

    过了好一会儿,管运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管凌天说道:“你刚上初中,就考这样糟糕的成绩,如果你尽力了,我不怪你,如果是太骄傲和贪玩导致成绩下滑,那你就对不起父母和自己了,这样下去,以后恐怕连高中也考不上,那你就只好和你哥哥一样回家种田了。”

    詹小芳也从房间走出来说道:“读书不用功,将来你就会后悔一辈子,我们种田人家,唯有读书才有出路,像你这样小的个子将来能在农村种田吗?还是勤奋读书吧,为了你自己的前途。”

    管凌天眼泪直往心里流,这初一确实没用功读书,自己得好好反思一下。过了几天,“双抢”季节就到了,农村人最怕“双抢”了,这段时间,既要忙收割,又要忙插秧,恨不得24小时都不要休息,因为时间过了立秋的话,栽下的禾苗产量要减少,所以,“双抢”季节真是抢分夺秒,管家湾有几户人家因为种了三十多亩田,劳力又少,基本上是凌晨3点钟就起床去田里拔秧,晚上9点才收工,农村人要吃上一口饭真不容易,更可悲的是,隔壁村就有人在晚上出去拔秧被蛇咬伤了,至于“双抢”季节后,农村人把乡镇卫生院挤爆了,长时间的高负荷劳作,皮肤病、腰痛病、肺病、胃病等齐爆发。

    这天早上5点,天已经微亮,管运来和詹小芳带着管凌宇出发去田里拔秧,今天要栽种完三亩田,因此,早上凉快,要拔够秧苗,上午和下午就能栽禾苗。

    临走前,管运来看了还在熟睡的管凌天一眼,说道:“凌天,你再睡一会儿就起床,去放一下牛,别把牛饿坏了,明天还得靠它耕田。”

    管凌天还在睡梦中,于是应答了一声“好的”,便又睡过去了,昨晚管凌天和村里的同伴玩得较晚,所以很累,早上又凉快,微风吹来,正是睡觉好时节。大概到了8点半,管运来挑着一担满满的秧苗回家,一看牛栏,牛正在转圈大叫,一定是饿坏了。

    管运来这下可气坏了,立即从地上拿起一根竹棍,把还在熟睡的管凌天从床上拖起来,骂道:“你这个兔崽子,叫你读书不用功,睡懒觉没谁有你厉害,把牛饿死了,田地荒芜,看你去吃什么。”

    说完,竹棍就重重地落在了管凌天的右腿上,“啊,啊,好疼。”管凌天痛得哇哇叫,一下子从睡梦中醒过来了。管运来也不管那么多,转身去吃早饭了。管凌天低头一看,只见右腿的血如山泉喷出,怎么都止不住,只好拿纸和线包扎好。简单地吃完早饭,管凌天跟着父亲、母亲、哥哥去插秧,当右脚扎进深水田时,伤口有一种钻心的通,血也流了出来,但是,管凌天不敢说出来,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想:这次是我不对,成绩考得那么差,在家还不多干点活,父亲不生气才怪,我以后要牢记这个教训了,要努力学习,考上高中,考上大学,让父母也过上好日子,在家也勤奋些,多做点力所能及的农活,为父母分忧,他们太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