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身心磨炼(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3850字

    管凌天开始读初二了,刚开学不久,就迎来了举世闻名的汉城奥运会,自从1984年许海峰获得中国第一枚奥运金牌,奥运热在中国开始传播开来,管凌天也喜欢并参与上体育,每一节体育课,他都认真上完,长跑,打篮球,做单、双杠,打乒乓球是他最爱的几种体育运动。

    作为一个初中生,他是不会错过奥运会这一盛会的。管凌天早听朱老师说过:9月17-10月2日,第24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将在韩国的汉城举行。这届奥运会,将有159个国家和地区的8465名运动员参加23个大项237个单项的比赛,中国派出299名运动员,这也是中国第二次参加奥运会。17日晚上6点,不要上晚自习,管凌天就和班上几个同学来到班上李才中家里,守在他家那台21英寸黑白电视机前等待奥运会开幕式的到来。管凌天被开幕式中的各种歌舞深深吸引住,但最过瘾的还是开幕式中的《handinhand(手拉手)》主题曲,唱出了奥运会的主旨,唱出了全人类的共同心声。

    随后的半个月,管凌天会在课余与同学们一起去看电视里的现场直播比赛,为运动员精彩表演热烈鼓掌,欢呼雀跃;为运动员失误甚至失败感到遗憾,也同样对他们充满敬意。奥运会重在参与,不是每个运动员都能获得奖牌的。当然,这届奥运会,中国队成绩虽不尽如人意,只获得5枚金牌,11枚银牌,12枚铜牌,但运动员不畏困难,努力拼搏的精神还是深深地留在了管凌天的脑海里。

    比赛的结果并不重要,比赛的过程才是最值得欣赏的,管凌天觉得这次奥运会最大的收获就是自己获得了一种精神:不畏强敌,不惧困难,挑战自我,展示自我。在学习上,管凌天正好需要这么一种精神,自己的成绩已经退步得比较厉害,他需要以这种奥运精神来重新振作自己,打牢基础,一步一步追赶,成绩总有一天会名列前茅的。

    奥运的热潮远没有散去,管凌天和班上同学越来越喜欢上体育,并积极参加体育活动,晨跑便是最好的运动了,这项运动很有益处:一是锻炼身体,早上呼吸新鲜空气,增加肺活量,身体体质得到增强,个子也能长高;二是学习更有精神了,不再会出现上课打瞌睡、无精打采的现象;三是饭量明显增加了,虽然没什么好菜,但依然吃起来津津有味,一盒饭两下子就吃完了。

    晨跑是班主任朱建华老师倡导、带动的,因为,随着天气慢慢变冷,朱老师发现一些同学赖床厉害,经常迟到、早退、旷课,即使上课,也有一些同学打哈欠,毫无精神,因此,他对同学们说道:“刚刚过去的奥运会相信你们大多数人也看了,我们都要热爱体育运动,身体是学习的本钱,你们要参加体育运动,锻炼好身体,再说,你们正处在青春期,是长身体的黄金时段,希望你们早上跟我一起晨跑,这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朱老师每天5点半准时到教室叫同学们起床晨跑,大部分同学都能按时起床,只有极个别同学赖床装睡,从学校门口一直沿公路往前跑到一个叫盘听的村庄折回,来回有5公里样子,路旁是一片山林,松树、杉树、枫树、荷树、泡桐树等树木的叶子都快掉光,金黄色一大片铺满了大地,一些叶子也被风吹到了公路上,早上太阳懒洋洋地从地平线升起,照在山林中,风景极为壮观,边跑边欣赏沿路风景,管凌天和他的伙伴们不知有多开心。

    快回到学校门口时,朱老师让同学们停止跑步,改成散步,朱老师会和大家讲讲故事,问问大家的学习、生活情况,师生之间关系在每天的晨跑中越来越融洽。当然,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一些同学三分钟热情,跑着跑着就开始偷懒了,或者跑到一半路就偷偷溜回去,或者就不去赖在床上,管凌天和班上十几个同学坚持到最后,发誓不跑完5公里就不吃饭早读,浩浩荡荡的三十多人队伍最后只剩下十几人的队伍,正所谓大浪淘沙,这是一支有着坚定信念,不畏困难的队伍,犹如长征的红军队伍一样,一些意志薄弱的人当了逃兵,留下的是经受住各种考验的钢铁战士,这样的队伍必将战无不胜。

    管凌天觉得晨跑还是很有好处,自己的身体结实了,个子也有长高,吃饭有味道,早读,上课,上晚自习精神百倍,不知疲倦,学习成绩也在不断提高,有时也能考到班上前六名,这确实是个不小的进步。朱老师也挺高兴地对管凌天说:“凌天,你要坚持晨跑,这对你的学习大有益处,千万别像班上有些同学一样,三天打鱼,四天撒网。”

    管凌天想到自己晨跑这么久,成绩也上去了,于是说道:“朱老师,谢谢你带我们晨跑,好处太多了,我一定会坚持跑下去,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

    初二的管凌天正处在青春期发育阶段,个子在长,胡须冒出了几根,喉结突出,然而,伙食却跟不上,那时候,农村里来的寄宿生比走读生差远了,走读生可以回去吃好一点的,荤素搭配,睡得也舒服;而寄宿生基本上是农村来的,家里离学校较远。学校一般是星期六下午、星期天放假,学生回去帮家里干活,到了星期天下午3点各位学生的母亲就要准备好孩子一星期吃的菜和米,学校食堂只为学生提供蒸饭服务,菜只好要自带了,菜一般都是用空罐头瓶或搪瓷缸装满,农村人家能做的菜基本上就那几种:腌菜、萝卜、白菜,有时里面会放几块肉,条件好点的家庭,有时才会做好一点的菜:辣椒炒肉、大蒜炒鸡蛋。

    星期天下午6点,在通往学校的公路上,挤满了回学校上晚自习的学生,大家基本是一样的装备:一手提大米(口粮),大约10斤,一手提做好的菜,有些同学会把一包米放在头顶上,跟耍杂技似的。管凌天星期六下午回家,也会帮家里干些农活,比如:放牛、砍柴等,到了星期天下午吃完饭,就提着菜和米赶往学校上自习课。管凌天从家里带来的菜经常也是腌菜,里面常会有几片肉或油渣,味道还过得去,秋天和冬天气温低,菜还好保存,最怕的是夏天天气一热起来,气温一升高,到了差不多星期三,菜就开始发霉,甚至发出一点臭味,同学们就是吃着这样发霉变臭的菜学习长大的。亲爱的读者,如果你是那个年代从农村出来的读初中的话,你一定会感同身受,吃的、住的甚至学的条件极为艰苦,这是时代条件的限制,但苦难往往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这些经过苦难的同学今后会更懂得要为祖国的繁荣富强努力奋斗,更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当然,班上也有几个条件稍好的同学,他们常带一些肉菜之类,也会拿出来与其他同学分享。长身体的同学们,对肉菜有着一种特别的渴望,有一次,管凌天和几个同学提前下课去食堂拿蒸好的饭,快到食堂时,就闻到了一股腊肉的香味,他们像猎手遇到猎物一样,眼睛都发绿光呢。看到食堂的曹师傅不在,那个胆大的刘力强对大家说:“今天我们遇到难得的机会,可不要错过啊,我们赶快把腊肉找出来分吃掉,打打牙祭!”

    管凌天觉得不妥,就说:“这样子不好吧,要是那是老师蒸的腊肉呢?要是被抓住呢?”

    “你个胆小鬼,你不想吃就算了,我们去偷吃!”这是班上调皮的王大伟的反驳。

    就这样,除了管凌天外,这几个同学把那些饭盒翻了个底朝天,总算找到了那个蒸腊肉的饭盒,这下可好,一人分几片腊肉,赶紧提着自己的饭盒溜了,管凌天没要,拿着饭盒回寝室吃饭。下午上英语课,听朱老师说,中午有人把校长蒸的腊肉分吃了,这几个吃了腊肉的同学心里偷着乐,反正他校长大人条件好,吃他几片腊肉算什么,再说也没有人知道这事是他们干的。管凌天实在想下课后告诉朱老师真相,但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在那个年代同学们都不容易,犯这样一点小错也是情有可原的。

    饥饿依然在困扰着管凌天和他的同学们,好在那时还有两个右坊街上的生意人来学校卖包子、馒头、油饼、油条,包子三毛钱一个,馒头两毛钱一个,油条、油饼五毛钱一个。来卖包子、馒头、油饼、油条的一个叫善仔,个子不高,脸有点黑,爱穿一身呢子衣,裤子老是脏兮兮的,可能跟到处跑做生意有关;另一个叫茂仔,个子高而瘦,面有点长,背稍微驼,骑自行车时感觉他快要趴在车身上,他也是管凌天班上同学刘建刚的外公,班上同学很是羡慕刘建刚,因为他可以免费吃外公的包子、馒头、油饼、油条,可他的成绩一直处在下游,同学们笑他或许是吃得多了,把脑子撑爆了。那时候,同学们身上基本上没有什么零花钱,有的话也是一、两块,基本上也是父母给孩子们准备买课外书、文具或者理发用的零花钱。

    作为一个正在疯长身体的中学生,有时嘴贪吃那怎么办呢?有办法,用大米换包子、馒头、油饼、油条吃,很多同学每周都会从家里多带两三斤大米,就是为了换吃的。一到了下课铃响,同学们都飞奔出去,善仔和茂仔就会使劲按自行车的铃声,大声吆喝着:“包子、馒头、油饼、油条,新鲜的快来尝啊,好吃不贵,绝对实惠。”这是茂仔的声音,听起来像念广告词。

    “我的包子大,馒头香,油条酥,油饼甜,不好吃不要钱!”善仔也不甘示弱,现场广告做得呱呱叫。

    同学们拿着装满了大米的瓷缸,多的足足有一斤,少的就是三五两,站在善仔和茂仔中间,不知买谁的好,同学们感觉两人做的包子、馒头、油饼、油条味道差不多,如今就是看实惠了,谁便宜就买谁的。

    都说同行是冤家,这时,善仔和茂仔开始了降价战,茂仔说:“包子一斤米换三个!”

    善仔也不含糊:“我这一斤米换四个!”

    同学们赶紧往善仔那里去换包子吃,善仔高兴地为同学们换包子。

    “五个一斤米!”茂仔提高了嗓门,还没到善仔那里换到包子的同学又飞快地跑到茂仔那里去换包子。

    同学们在这种价格战中获得实惠,无比高兴,有些同学还会为助推这样的价格战添油加醋,挑起两人不断降价的气氛,同学们感觉这也是课后一种极好的放松方式,也不知茂仔和善仔回家后是否会因为亏本挨老婆的大骂。

    管凌天偶尔也经不住诱惑,也会用大米去换包子、馒头、油饼、油条吃,刚开始换个包子吃,三两米,这足以蒸上一顿饭,吃起味道来后,又拿出大米去换,有一次竟然换了两斤大米。一下子,管凌天后悔起来,这可是父母的血汗换来的粮食啊,不可以浪费的。眼看才到了星期三,还剩下一斤多米,没办法,只好在剩下的几天改吃稀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