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身心磨炼(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4223字

    终于到了星期六,管凌天过15岁生日,在农村,15岁就意味着成年,很多人15岁没有考上高中甚至初中没读完,就回家种地,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因此,15岁生日很重要,晚上,母亲詹小芳为管凌天做了一碗面,加两个鸡蛋,杀了一只鸡在炉子上用炭火煮熟,端起来用白糖伴着吃,这可把管凌天撑饱了。

    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儿子,詹小芳羡慕地对管凌天说:“凌天你真幸福,过十五岁有这么多好吃的,我十五岁生日时你外婆家穷,没有什么吃的,就是一碗清水面。”

    管凌天突然想起自己前几天在学校用大米换包子吃的行为,内心很愧疚,抬头看着勤劳的母亲说:“妈,谢谢您,我以后一定努力学习,勤俭节约,做个争气的好学生!”

    詹小芳点头称是,她对儿子是非常信任的。晚饭后,管凌天和哥哥管凌宇躺在床上,好久没看到哥哥了,管凌天迫不急待想知道管凌宇最近忙些什么。管凌宇叹了口气说:“初中毕业也快一年了,我现在才后悔以前没有认真读书,那时跟坏了班上一些不思进取的同学,到处瞎混,成绩一天比一天差,最后连中考都没有资格参加,真是羞死人了,到现在才知道没有文化知识寸步难行啊。”

    “那你这么久在家都做些什么呢?”管凌天很想知道哥哥毕业后的变化。

    “回家后,刚开始的一段日子,我突然感觉解放了,没有了学习的压力,没有了老师的批评,没有了作业的困扰,但时间一长,生活、精神等压力就来了,爸爸告诉我,回来当农民就得学会到田地干农活,我慢慢地学会了犁田、耙田、施肥、放水、育秧、拔秧、插秧、收割、栽禾、种菜、放牛、砍柴等,我现在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了。可是,要当一个好的农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像施肥啊,就得用上化学知识,我一下子后悔没在学校学到这些实用知识。再说,干了一天的农活后,我觉得无比空虚,开始还会找村里的伙伴聊天,散步,或者挤棍(两人用肚皮顶着一根木棍互相往对方那里用力挤,谁后退谁输。),扳手腕,举石狮子来打发漫长的晚上时间(那时农村还不富裕,管家湾只有管自立家有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每天放的电视剧年轻人也不太感兴趣,再说,全村人挤在小小的房间不自在),可是,这些活动没有太大的意义,我慢慢地也就不参与了。现在我有了想复读初三的强烈愿望啊,爸爸也支持,但妈妈说我也不小了,家里还有你和两个妹妹都在读书,要我干活挣钱减轻家里负担,为了让我打消复读的念头,妈妈这些天还托人为我相亲呢,想尽早让我娶媳妇,这怎么行呢,我坚决不同意,如果现在结婚生子,我一辈子就要拴在这片土地上了,那我的未来还有什么指望?”说着说着,管凌宇就要掉眼泪了,管凌天也跟着伤心,为哥哥目前的困境。

    房间里接着一阵沉默,管凌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哥哥,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总不能一直这样挥霍自己的青春吧,毕竟人生的道路还很漫长。”

    管凌宇似乎早已胸有成竹:“我想去学门实用技术,有了一技之长,就不愁没饭吃,将来也才能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管凌天听到这很高兴,他鼓励着哥哥:“这是个好想法,你就去学技术吧,将来在农村也能有用武之地,还是那句话,条条大道通罗马,要相信自己。”

    夜已经很深,很静,哥弟俩有说不完的话,管凌宇告诉弟弟家里发生的一切有趣事和新鲜事,管凌天也告诉哥哥自己的学习状况和今后的打算,两个少年已经不再是只知道吃喝玩乐,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虽然还很模糊,但方向是对的,就值得去拼搏,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没有任何依靠,就只能靠自己的脚一步一步往前走,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已是初二下学期了,管凌天的班上同学也在慢慢成长着,正处于懵懂的青少年,同学们身体慢慢地发生变化,同时,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也在初步形成。有些同学已经明白了读书的意义,那就是要努力学习,多学习文化知识,将来要么考上师范学校或者其他中专学校,就可以跳出农门,吃公家饭;要么考上高中,三年后考上大学,更有发展前途;要么没考上,凭着学到的知识,将来在农村广阔的天地大有作为,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农民。

    当然,也有少部分同学,受了当时社会坏风气的影响,认为“读书无用论”,“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自暴自弃,就想混个初中文凭而已。因此,上物理课时,他们根本就听不懂那些较难的物理公式等,要么就趴在桌上睡觉,要么在课堂上说话,还有同学跟着起哄呢,祝老师只是反复跟同学们强调说:“学好物理课,很有现实意义,从大的方面说,物理与核武器制造等高科技相关,从小的方面说,物理与电池制造等相关,现在掌握好了物理基础知识,将来才能进一步深造,可以这么说,物理与个人生活、国家命运息息相关,希望你们珍惜时光,好好学习,将来有所出息,为祖国做贡献。”一听到这样说,很多同学一下子就不再起哄了,课堂纪律也好多了,祝老师非常和蔼,脾气好,他只管那些上课听讲认真,对物理课有兴趣的学生,也不怎么会去管那些调皮的学生。

    当然不是所有的学生那么听话,还有更捣蛋的呢,一天中午休息时间,几位相当调皮的同学中午也不休息,不知从哪里捉到了两只小壁虎,把他们放在教室外的空地上,泼上上晚自习用的煤油,拿火柴点燃,顿时,两个活生生的生命就在熊熊的火光中残忍死去,换来的是大家的欢呼与起哄,似乎觉得这样做很开心。

    当然,这几位调皮的同学所作所为还远不止于此,他们时不时结伴逃课,去水沟里把水淘干,挖泥鳅,晚上可以美美吃一餐,吃完后,又会带着蛇皮袋到附近村庄转悠,看看有什么可以偷窃的“战利品”,往往这些家伙深夜会带着一大袋的桔子、甘薯、柚子等瓜果回教室,一方面,他们尽情挥霍,吃个精光;另一方面,他们会拿出一些瓜果给成绩好的同学吃,条件是这些成绩好的同学把做好的作业给他们抄写,以应付老师。

    还有两个同学胆大包天,经常逃课到县城去抢劫,有一天抢路人钱包时,被警察逮了个正着,结果拘留了十五天,后被学校开除,初中文凭都没“混”到,就结束了自己的读书生涯,实在可惜。管凌天很痛恨这些调皮同学的错误做法,虽然有时也会指出他们的不对,并苦口婆心地跟他们交流思想,但这些同学置之不理,依然如故,一些同学初二没读完就回家“修地球”了,因为他们在教室里度日如年,上课听不懂,成绩差得一塌糊涂。

    右坊中学基础设施其实很简陋,面积虽然很大,大概有70亩地,除了两栋平房教室,一栋老师宿舍,一栋学生宿舍,一个食堂,一个公共厕所,就是被一片茶山半包围着,教室后面平山上还有一些杉树、松树、枫树、荷树、栗树、桑树等,环境倒是不错,是个读书的好地方,早上,中午,晚上,你会看到成群的同学或在茶树下躺着看书,或在杉树下晨读,或在松树下探讨学习难题。

    作为传统的教育大县,近年来,金水县教育局逐步加大了对农村教育基础设施的投入,但由于金水县也是传统的农业大县,经济不太发达,财政不是太富裕,投入过程中还是会有较大的资金缺口,毕竟全县有13个乡镇中学都需要资金投入。右坊中学也遇到了资金困难,虽然金水县教育局下拨了五万给右坊中学做一排新的教室,以改善教学条件,但是,新教室规划建在现有教室的前面茶山上,平整土地是个大问题,要是雇外面的工程队来,需要一大笔资金,学校经费本来就紧张根本拿不出。

    经过深思熟虑和多方征求意见,校长决定自力更生,让全校师生行动起来,利用课余时间,把茶山挖平做新教室。这样,管凌天和班上其他两位同学温华平、彭建军一组,被分配挖平茶山上的一个小山包。

    刚开始,三人在下课后能准时挖土,大家很协调一致,分工明确,管凌天负责挖土、推车,彭建军负责铲土、推车,温华平负责拉土。管凌天用自己家带来的锄头挖土,彭建军从家里带来了板车,用铁锹铲土往板车里装,铲满后,温华平就拉着板车,管凌天和彭建军在后面推车,把土倒在茶山前面大约200米远的一个大坑里。

    三人中,温华平个子最高,力气最大,彭建军个子中等,管凌天个子最小,温华平感觉自己最卖力,这样一起劳动下去要吃亏,几天后的下午课后劳动时间,温华平就对管凌天和彭建军说:“我们的挖土进度太慢,这样下去不知何时才会完工,不如我们三人平分这块山包,各干各的,怎么样?”

    彭建军住在右坊乡街上,如果平分给自己一份任务,可以让家里人来帮忙完成,因此,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这样好,省得大家在一起吃大锅饭,干得不快,我觉得可行。”

    轮到管凌天表态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们两人都同意了,明摆着人家嫌你没力气拖后腿呗,管凌天只好同意三人平分这块山包。第二天,这块山包被平均分成上、中、下三块,按照抓阄管凌天分到了上面那块,温华平分到中间那块,彭建军分到下面那块,这样,“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再次很好地在三个中学生之间落实了。

    下课吃完饭后,管凌天就会拿着锄头和簸箕来到自己的“责任田”,挖土,装土,担土,这基本上就是课余的“作业”。特别是一到晚上自习课后,初一、初二、初三的学生都会集中到茶山各个土包,进行另一场“考试”,仿佛像五六十年代他们父母辈兴建水库一般,这是一场大会战,只是没有彩旗飘飘,但一样人山人海,人来人往,一担担土仅靠这些十四、五、六岁的学生稚嫩的双肩挑起倒入200米远的一个大坑,不一会儿,初一年级一些学生就汗流浃背,累得气喘吁吁。

    好在有时晚上有月亮光,大家可以挑土到十点再回寝室睡觉去,没有月亮时,大家就只好用手电筒或煤油灯照明,这样在茶山担土才能看得清楚,晚上十点之后,也会有极少同学还在“劳动”,其实他们是有目的的,那就是自己平时挑的土少,进度缓慢,心里着急,一看旁边有同学在山包上挖出了深沟,就顺势把自己的土挖好,直接倒进同学挖的深沟,几省力,倒得差不多就回寝室睡觉。

    第二天,就听到了旁边同学的骂声:“哪个缺德的不愿担土,居然把土倒入我挖的深沟啊,要是下次被我抓到不打断你的腿才怪!”这样的骂声经常听见,但那些干了缺德事情的同学也不会承认,只是在心里暗笑自己的小聪明。管凌天刚开始时担土只装大半簸箕,一担大约四十斤,担在肩膀上还不累,后来感觉担得少,影响进度,就装满簸箕,一担有六十斤,压在肩膀上沉沉的,只有咬牙往前走,有几次,因为看不清茶山的路,碰到了挖出的茶树兜,管凌天重重地摔在地上,爬起来,再挑起一担土往前走。

    到了期末考试前几天,管凌天总算把自己的山包整平了,班主任朱老师奖给他4个馒头,那天,他狼吞虎咽,没过半小时就把4个馒头消灭了,这就算是一个学期的劳务补偿吧,太廉价的苦力哦,学校也太抠门了吧,管凌天心里这样想。但劳动也锻炼了他的体质,磨练了他的意志,他在劳动中体验到了生活的艰苦,还好,管凌天劳动的同时并没有耽误学习,而是更努力了,最终以初二两个班总排名第四名的好成绩进入初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