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跨入高中(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3918字

    炎热而漫长的暑假,管凌天虽然预感自己能考上高中,但他并不感到轻松,“双抢”又要开始了,炎炎烈日下,没有一丝的风,几乎每天都是37度以上的高温,大地被炽热的空气压得透不过气来,水稻田里到处都冒出缝隙,水被太阳吸干了,池塘里的鱼也纷纷冒出来吐着泡沫,那分明是发出救命的信号,它们也不知自己明天的命运如何,真是奈何不了老天爷啊,而菜地里的苦瓜、辣椒也干瘪瘪的,像没吃饱饭的病人一样,低垂着自己干瘦的身躯,一句话,天下万物生长,除了靠光照,更要靠水,水是生命之源,没有水,生命难以承受。

    在这个到来的可怕的“双抢”季节,劳动再次成了管凌天这名“准高中生”的必修课,他当然学过孟子的名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双抢”才过了两天,他已经深深体会到孟子这句名言的内涵了:一天接近12小时的高强度劳动,是谓苦其心志;脚踩打谷机,肩挑一百斤的稻谷和秧苗,长时间在水田里插秧,脚都要麻木了,是谓劳其筋骨;而早上很早起床就到水田里拔秧苗直到8点吃饭,上午插秧到12点吃饭,接着收割稻谷到晚上7点半回家吃饭,是谓饿其体肤。

    当然,在农村,像管凌天这样的孩子都得经历这般考验,劳动创造世界,不劳作,就没有吃穿住,就没有钱去交学费,何况,管凌天知道,读高中的学费比读初中的学费贵多了,还增加了每天的生活费,因此,管凌天再怎么累也不会抱怨,父母亲和哥哥比他更累呢。

    有时候,哥哥管凌宇心疼自己的弟弟,就说:“凌天,你就别那么卖力了,你毕竟是读书人,干不了力气活,就早些回家歇一下,看看书,9月份开学,你就可以赶上其他同学了。”

    父亲管运来也说:“崽啊,不要逞强,累坏了身子骨就不能上学了,我和你妈、你哥、你妹多劳作一下就行,你早些回去。”

    管凌天看着一脸皱纹的父母和大汗淋漓的哥哥,说道:“爸妈、哥,你们是为我凑学费才这般劳累的,我一个人回家‘享福’于心不忍,我也休息不下去,我宁愿呆在田里和你们一起劳作,再说,开学后我就不累,而你们还得继续劳累呢。”说完,管凌天拿起镰刀收割起稻谷,十几分钟后,眼前倒了一大片水稻,露出了一排排整齐的禾兜。

    双抢忙完后,就得去卖稻谷,庄稼人靠卖稻谷换钱,还债或者准备孩子的学费,为家人添置点新服装什么的。近万斤稻谷在前一天就用蛇皮袋装好,今天,管运来叫了一辆农用车来,准备把这些稻谷运到几里路外的右坊乡粮管所去卖。

    管运来叫来了管凌宇帮忙扛稻谷上车,管凌宇如今是家里的主要劳力,年轻有使不完力气,扛一包一百斤的稻谷不喘一口气。车子发动了,管凌天赶忙从床上爬起来,对父亲管运来说:“爸,我也跟你去粮站卖谷,也去见见世面。”

    管运来看了一眼管凌天,说:“你就别去了,一包稻谷你又扛不起,你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啊,还是在家里多看点书吧。”

    “我可以帮你照看稻谷啊,不是听说有人专趁农民卖谷时不注意偷稻谷嘛,我眼睛厉害,可以辨别贼的。”管凌天似乎铁定心要去。

    管凌宇一看弟弟想去,也说:“是啊,爸,虽然凌天不会扛包,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我们不能保证因为太忙了被贼偷了稻谷,再说,这样热的天,弟弟也看不进书啊,不如让他出去走走,也好感受一下现实生活,对他以后的学习有好处,我就是没有早体验生活的苦楚,才迷失了方向,荒废了学业,如今落得个种田的地步。”管运来听着觉得有理,于是同意管凌天和他们一起去卖稻谷。

    农用车在不宽的乡间小路上颠簸着行进,好几次,管凌天快要被震翻到车下,被管凌宇紧紧拉住了。四十分钟后,终于到了右坊乡粮管所,哇塞,一辆辆车列队整齐地从粮管所窗口排到了马路上。当然,管凌天知道,还有一支队伍却排在了右坊乡卫生院,是的,双抢后,庄稼人看病忙:有腰脚酸痛引起的腰酸病等,有过度饥饿引起的肠胃病;有被蛇、蚊虫咬伤引起的中毒病;有长期在水里浸泡引起的皮肤病等,当一个农民真苦啊,所以,亲爱的读者,当你吃着香喷喷的米饭时,请记住农民的幸苦,请不要浪费粮食,请尊重那些为你们创造食粮的劳动人民。

    管凌天和父亲管运来、哥哥管凌宇只好傻傻地呆在车上等待,大概10分钟往前挪动三米。天气越来越热,卖稻谷的队伍开始躁动起来,管凌天开始听到了各种叫骂声,“妈的,怎么不多开设几个窗口称谷子,这么热的天,我都等了三个小时,还没吃早饭呢,粮管所的工作人员都睡觉去了吗?”

    “是啊,我们凌晨四点天还没亮就赶过来,哪料还有更早的,这都要排队排到啥时候呢?哎,卖稻谷还这么难,乡政府领导应该管一管啊。”

    “乡政府领导大概也在睡觉吧,他们才不管没吃早饭饿肚皮排队呢。”

    “前面好像又打起架来了,粮管所窗口工作人员说谷子水分大,不达标,卖谷的不干了,就不走,后面卖谷的又催,工作人员就把催促卖谷的挪位置,卖谷的不干,工作人员就过来扛包扔到水沟里,卖谷的这下火了,叫了同村的三个人打工作人员,你看,工作人脸上流血了。”

    “打得好,谁叫他们粮管所的人不尊重我们农民,我们容易吗?起早贪黑,为国家卖粮,还受气。”

    管凌天听着这些话,心里不免难受起来,农民确实不容易,从播种到收割,艰辛啊,可是,粮管所的工作人员也应该不易啊,他们肯定也想早点为农民服好务,可是,工作量大,还有这高温天气,人是容易发脾气的。这时候,乡里的几个领导来了,他们可能接到打架的消息,怕事态扩大,赶紧过来,并要求粮管所工作人员道歉,之后,责令粮管所所长增加两个窗口收稻谷。

    这下可好了,前面卖稻谷的速度加快了,快到下午三点时候,终于轮到了管运来卖稻谷。一个胖子模样的粮管所工作人员拿起一根测量水分的仪器棒,朝几袋蛇皮袋里的稻谷里捅一下,把谷子朝嘴里咬一下壳,瞪大了眼睛看稻谷,好像发现什么不对劲,又摇摇头。

    这时,管运来紧张了起来,心想:莫非有什么问题,这可怎么办啊。于是,他凑过去递了一根烟给工作人员,说道:“领导好,我这稻谷可是晒足了几天,好得很呢,你看,硬硬的,颗粒也饱满,好粮食就要卖给国家。”

    工作人员严肃地说道:“你自己看看这测量仪器,你稻谷水分有些大,超标了一点,不合格,这样吧,你下午再晒一下,晚上再测量一下就没问题了。”

    管凌宇上前理论:“领导,不就一点点水分,这天气高温,放进粮管所仓库不就没水分了,你给通融一下,我们还没吃午饭呢,再说,我弟弟是读书人,这样大的太阳,怕他熬不住会中暑。”

    “这是原则,我不能把不合格的稻谷收进粮库,那样我就是犯罪,是对国家和人民不负责任,请你们理解,再把稻谷拿到那边的空地晒一下吧。”胖子模样的工作人员显然不耐烦了。

    管凌宇拳头紧握,就要冲上去教训一下这个看起来不近人情的胖子,管运来连忙上来劝阻,怒斥道:“凌宇,你小子不要犯浑,人家说得在理,我们还是把稻谷拉到空地上晒一下。”

    管凌天也说:“是啊,哥,你就听爸的话,千万不要乱来,打人是犯法的,不要卖了这车谷子,拿钱去赔偿人家医药费啊。”

    于是,管运来叫农用车司机开到粮管所门口一块空地,把稻谷倒在地上晾晒。直到晚上9点,一车稻谷才验收合格卖掉,换了5600元,管运来一边数钱,一边笑得合不拢嘴,忘记了疲劳,而管凌天,已经半醒半睡地倒在车上。

    天气依然干旱不停,禾苗刚栽下去不久,水田的水就快要干了,管家湾村的两个大水库里的水也差不多放干了。禾苗不能没有水的滋润,正如人要吃饭一样,否则就会枯萎,有些人家想尽一切办法找水,要么拿出老水车到池塘里抽水,要么到水田旁的水沟用水桶舀水,要么用水桶到水井挑水灌溉,但是,作用并不大。

    眼看着禾苗叶子发黄,怎么办?村长和村会计、保管员一商议,决定每家每户派一个劳力到右坊乡最大的水库——贺山水库放水抗旱。贺山水库沿途经过十多个村庄,差不多6公里,管家湾村在下游,放水灌溉是件难事,经常因为放水与邻村械斗,邻村的农民早就习惯了“争山争水争世界”,群死群伤事故频发,乡政府颇感维稳压力大,因此,千方百计协调,要求各村轮流放水灌溉,这样才算平息了一些群体事件。

    这天,正好轮到管家湾村放水,管凌天也随着近百人的队伍分站在6公里的灌溉渠道的各个水口,白天,大家相安无事,因为,各村都遵守规则。但到了晚上,一些邻村的村民看到田里水干了着急,于是就偷偷摸摸想偷水灌溉。

    这不,这天晚上8点多,1000米外,一个农民正提着一盏马灯朝管凌天把守的水口走来。“有情况,肯定是来偷水的,我不能让他得逞。”管凌天心里想。于是,他报告了村长,村长立即要求大家把手电筒关掉,集中到管凌天把守的水口来。马灯发出微弱的光,那是希望之光,寻找水源之光,这个农民哪里会知道,自己就像一个被解放军战士盯紧了的特务,将要陷入到包围圈。

    农民终于走到了水口,今晚好安静啊,没有一点声音,难道管家湾村放水的人都回家了吗?不会吧,还早呢,农民仔细往周围查看了一下,还真没人,又大声咳嗽了几声,依然没人响应,他确定没人,于是,走到水口,拿起锄头准备挖开一个大口子放水。“不准动,不能放水,你这是偷水,罚钱。”一时间,几十号人的洪亮声音划破了黑夜的寂静。

    农民慌忙扔掉锄头,哭叫道:“鬼,鬼,鬼,我碰到鬼了,把我魂也吓掉了。”

    村长说话了:“我们是管家湾村的,你是哪个村的?今天轮到我们放水,你这是偷水,罚你100块。”

    农民哀求道:“哎呀,我真忘记了,你看我家田里都干得成旱地了,不放水灌溉哪行啊,你们就别罚我了。”

    村长说:“不行,一定要罚款,否则你下次还来,这样,看你老实,罚80块吧。”农民一看自己理亏,又势单力薄,只好掏出80元,落荒而逃,管家湾村民一阵哄笑,好似打了一个胜仗一般,管凌天却在一旁沉默不语,他后悔刚才不应该向村长报告此事,不就是放一点水灌溉嘛,农民何苦为难农民,罚人家那么多钱。村民们拿走80块钱去小卖部买烟酒和瓜子去了,他们的所谓幸福可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管凌天越想越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