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跨入高中(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4958字

    管凌天现在是金水一中高一(3)班的一名新生了,班上一共63人,大家都是通过中考从各个乡镇中学考进来的,因此都很优秀。

    在这群优秀的同学中,管凌天很快发现自己需要尽快适应新的学习环境,他已经不可能像在右坊中学那样出类拔萃,在新的班级中,自己考入的分数只能排在中游,因此,只有更加努力学习,才可能赶超其他同学。

    除了学习环境,生活环境也得去适应,现在管凌天、卓华坪、张建新、张建军、卓成刚共同租住在一个差不多30平方米的房间。

    里面摆放了三张床,管凌天、卓华坪睡一张床,张建新、张建军两兄弟睡另外一张床,卓成刚单独睡一张床,虽然有点挤,但大家还是很和睦共处于一室,唯一不便的就是晚上大家睡觉的时间不太一致。

    管凌天、张建新、卓成刚看书看得比较晚,而卓华坪和张建军很早就睡了,刺眼的灯光还是对卓华坪和张建军他们睡觉有影响,但看到大家用功学习,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每天早上起床,大家洗漱都很快,然后赶紧去吃早点,只有卓华坪和张建军两人像女孩子一样,喜欢打扮,怎么打扮呢?

    两人都买了一面小镜子,一把梳子,对着镜子把头发左边梳一下,右边梳一下,不满意,又继续梳,搞个中分头吧,头型弄好,接着打摩丝,看起来一个像刘德华,一个如郭富城,最后还得喷点香水才出门。

    俗话说:异性相吸,同性相斥。有时候,也会有右坊中学的女同学过来玩,卓华坪和张建军两人就会争相献殷勤,又是请吃水果,又是请去公园游玩,搞得最后两人互相醋意爆发。

    有一次,卓华坪终于有意见了,对着张建军说:“秋红跟我说话,我们聊得好好的,你插嘴干嘛,真是无聊啊你。”

    张建军也不示弱:“你他妈的才无聊呢,秋红又不是你女朋友,你跟人家聊那么久干嘛,再说,秋红我们都认识,为什么我不能跟他聊。”

    卓华坪说:“你可以跟她聊啊,但你跟她聊得啥啊,情啊,爱啊,也聊点人生理想什么的高尚话题啊。”

    张建军反驳道:“是吗?你跟人家都聊什么呢?今天吹牛买了什么名牌衣服,明天想带人家去看电影,你个乡下土包子,没钱还装什么大爷。”

    卓华坪也急怒了:“你再说一句乡下土包子,老子揍你。”

    “你就是一土包子!还想找女孩子玩,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张建军继续发飙。

    这时,卓华坪握紧拳头,就要对张建军动手,张建军也怒目相视,一场大战就要爆发,秋红早已经吓不住跑出去了。

    卓成刚立即走出房间,说道:“我说你两人怎么回事啊,这才住一起才多久就闹矛盾,还想打架不成,跟女孩子聊天可以,但不要吃醋啊,再说,你们还是要以学习为主,不要每天花时间再打扮上,你们父母供你们读书容易吗,我话说在前头,以后要是你们要谈恋爱,到外面去谈,不要影响我们大家学习。”

    管凌天也走过来劝说:“两位老同学这是何苦呢,秋红初中毕业后没考上高中,在县城农机厂上班,顾念同学感情,本来是来关心看望大家的,你们这样一闹,人家以后还好意思来吗,你们两人也是,主要时间和精力用在了打扮和追女孩子身上了,学习难道不重要吗?好好想想吧。”

    于是大家都沉默了,一场冲突被消灭在萌芽状态,日子恢复原状。

    又过了一段时间,管凌天发现卓华坪和张建军两人很少回来,只是晚上回来睡觉,怎么回事?

    经过仔细观察,管凌天发现卓华坪已经在和班上的班花麻丽芳谈恋爱,两人刚开始还是隐秘,后来大胆牵手走在学校的操场上散步,引来了好多男生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而张建军,因为不在一个班,管凌天只是听说他也在追一个叫做代玲华的女同学。

    怪不得,两人都有自己的“新事业”了,管凌天对此也不想说什么,人各有志,自己还是把学习搞好,现在还不是谈恋爱的时候,虽然,他正处于青春期,也对爱情有一些朦胧的理解。

    洗衣服也是管凌天进入高中后的必修课,以前在读初中时,脏衣服都是周末回去让妈妈洗的,现在只有靠自己了,不懂就学,好在管凌天也是吃过苦的孩子。

    洗衣服时,他跟着卓成刚认真学,先把衣服、裤子、袜子等放入装了一半水的水桶,再倒入洗衣粉,让衣服、裤子、袜子先浸泡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候后,再拿出来搓洗,衣服的衣领要多搓洗一下,那里最脏,洗完后,再用清水漂洗,拧干水,最后把衣服、裤子、袜子挂在晾衣架上晒。

    独立生活,管凌天发现这是读初中与读高中的最大区别,就像雏鹰长大了,母鹰也要让他尽快独自展翅高飞,自谋生路,管凌天也是一只正在长大的雏鹰,正在漫长人生道路上开始艰辛的探索。

    金水一中的大部分学生一日三餐都是在食堂解决的,学校食堂就在学校的东南角,早餐提供米粉、稀饭、包子、花卷、馒头;中餐和晚餐提供米饭和各类荤、素菜,有肉、鱼、排骨、白菜、海带、萝卜等,管凌天每天拿着用家里大米兑换的饭菜票到食堂就。

    像大多数高中生一样,书包里除了放书本、作业本之外,还放着一个铝制饭盒和一双筷子,管凌天知道父母亲在家务农的辛苦,因此生活上也很节省,早上吃一碗米粉、一个花卷或包子就行,中晚餐一般吃四两米饭,菜是荤素搭配,但还是以素菜为主,食堂里的荤菜算鱼最好吃了,一块五一份,鱼肉鲜嫩,鱼汤鲜美,相比而言,五毛一份的白菜、豆腐管凌天更钟情,只要吃饱就行,读书比吃喝更重要,管凌天是这样想的。

    开学不久,金水一中师生最集中的话题便是第十届北京亚运会,这是中国举办的第一次综合性的国际体育大赛,因此颇受国人关注。学校广播站每天都在播放韦唯、刘欢演唱的《亚洲雄风》:

    我们亚洲山是高昂的头

    我们亚洲河像热血流

    我们亚洲树都根连根

    我们亚洲云也手握手

    莽原缠玉带田野织彩绸

    亚洲风乍起亚洲雄风震天吼

    我们亚洲江山多俊秀

    我们亚洲物产也富有

    我们亚洲人民最勤劳

    我们亚洲健儿更风流

    四海会宾客五洲交朋友

    亚洲风乍起亚洲雄风漫天吼

    啦~啦~啦~啦亚洲雄风震天吼

    啦~啦~啦~啦亚洲雄风震天吼

    这首歌曲激昂高亢的旋律显示了中华民族的强大富足和同亚洲各国的深厚友情,管凌天和同学们每次听完后都倍感振奋,激动万分。

    同时,金水一中还发动师生为亚运会捐款,全体师生热情高涨,大家你五元,我十元的捐款,下午放学时,管凌天也往操场上放置的捐款箱里投进了5元钱,表达了自己作为一名普通中国公民热切盼望举办北京亚运会的愿望。

    学校高中、初中各班级还根据实际情况,举办了以“迎亚运,爱中华”为主题的演讲比赛、征文大赛、诗歌朗诵比赛、唱歌比赛等活动,金水一中充满了浓厚的亚运会气氛。

    当然,作为一名体育迷,管凌天从观看亚运会开幕式到各场精彩比赛再到闭幕式,几乎不漏,亚运会给管凌天的学习、生活带来了无穷的快乐和动力。

    来自亚奥理事会成员的37个国家和地区的体育代表团的6578人参加了这届北京举办的亚运会,中国代表团636名运动员参加了全部27个项目和两个表演项目的比赛,斩获183枚金牌,占金牌总数的3/5,奖牌总数达341枚,远超日韩,雄居亚洲霸主地位,令国人非常自豪,令亚洲和世界大吃一惊。

    北京亚运会的圆满成功,不仅使亚洲各国各地区的人民、运动员之间增进了了解;通过现代化的传播手段,也使更多的人了解了中国,了解到一个自强不息、勇于进取、勤劳智慧的民族的崭新风貌。

    漫长的亚运会总算结束了,管凌天带着兴奋和激情投入到学习中去,他也要像亚运会冠军们一样努力拼搏,去夺取班上甚至全年级的学习“冠军”,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真难啊!班上好成绩的同学一大批,全年级还有一个尖子班,尖子班同学几乎是各乡镇和县城初中的学霸考进来的。

    管凌天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只有一步步与其他优秀同学缩小差距,才有可能问鼎班级乃至全年级的学习“冠军”。

    于是,他每天都很努力用功学习,早上早读,上午、下午认真听课,晚上上自习课。

    上高中与上初中不一样,除了吃透课本知识,做些老师布置的作业外,还需要涉猎大量的课外知识。

    因此,管凌天自己会常去出租屋附近街上一家“迷你书屋”购买课外书,“迷你书屋”老板叫黄文,高高的瘦个子,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笑起来时他的两只小眼眯成一条缝,他喜欢穿一身牛仔衣裤,天冷时脖子上常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看起来很有文艺青年的范儿。

    他其实是一个高考补习了三年的落榜生,虽然每年很用功,却总是差几分录取线败北,他感觉自己这辈子是无缘上大学了,再加上家境不好,1990年那时高考落榜生也没有什么更多好的出路,黄文凭着对文化事业的热爱和对市场的敏感,摆起了书摊。

    刚开始他是用箩筐装满书放在金水一中门口路边叫卖,生意慢慢好起来了之后,他就在路边搭建了一个简易棚子,刮风下雨下雪天也不怕弄坏了书,而且也方便了顾客。

    书店卖的书都是一些课外辅导书和杂志,如《高中生之友》、《高中数理化》、《高中生日记》、《中学语数外(高中版)》、《中学政史地(高中版)》等。

    买书的次数多了,管凌天和老板黄文也慢慢熟悉起来,管凌天每次都把黄文当老师一样尊重,问他一些读书中遇到的难题,以及怎么准备高考等。

    虽然黄文是个高考落榜生,但每次也就差几分,这说明他的成绩其实很不错的,但有时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比如听说有高考生第一年考上地区师专没去想考个名牌大学,第二年复读高考发挥却失常落榜,第三年复读最终还是考上地区师专,只好认命去读。

    还有一个农村来的文科高考生,连续三年高考录取分数线就差几分,第四年头发都白了,人也很木讷,准备最后一次拼一下,语文、数学、英语等都考得不错,心里很是高兴,认为这次有戏了,一定能为父母争光,为自己正名,哪知最后一场考历史,考前可能太兴奋,太疲倦,一下子在出租屋睡过了头,等他醒来急匆匆赶到考场时,已经开考一个小时了,监考老师不让他进去考试,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这位高考生一下子精神失常,后来就在村子里疯疯癫癫,自言自语,每天活在自己的痛苦世界里。

    那个年代,高考录取率本来就低,农村出来的高中生,一些人只认准高考这座独木桥走下去,因此,出现了一些“八年抗战”的补习生......

    但总体来说,是高考,改变了很多农村莘莘学子的命运,他们成为时代的幸运儿,成为了天之骄子,实现了父辈们所期待的“扔掉锄头棒”、“脱掉草鞋穿皮鞋,吃上公家饭”的宏伟愿望。

    黄文对这个爱学习、勤思考的师弟管凌天很是喜欢,经常会以自己失败的高考教训提醒着管凌天:“读书要认真、勤奋,上课认真听讲,做好笔记,课堂基本上消化老师讲解的课本内容,下课多做练习,多阅读课外书,晨读、晚背必不可少......”

    管凌天对黄文佩服得很,心想:“这么一个优秀的师兄,没考上大学太遗憾了,高考对他太残忍了,如果再幸运一点,他也许也可以坐在大学宽敞的教室里听满腹经纶的教授讲课,到图书馆借阅自己喜欢的名著和专业书籍,到食堂吃上可口的饭菜,到电影院看自己喜欢的电影,或许很帅的他还可以被很多女孩子当成白马王子,谈一场浪漫的恋爱。

    可惜,落榜了,黄文认命了,首先得考虑生存,经营书店也就成了他的第二次高考。黄文实在了不起,他不断进取,敢于拼搏的精神太值得我学习,今后我一定刻苦努力,考上心目中的理想大学。”管凌天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清晰的目标,眼下就是需要脚踏实地去实现。

    如今,管凌天所在的高一(3)班63人中,男的比女的多几个,并且大家大多数来自乡下,因此县城的同学还是很有优越感。

    管凌天个子不高,因此坐在教室第二排,刚刚进入高中,自己的性格比较内向且木讷,跟班上同学也需要时间慢慢接触交流,好在同桌冯国柱也来自农村,两人有很多共同语言,下课休息时,管凌天和冯国柱聊得很投机,两人讲小学、初中趣事,讲农村见闻,讲自己的干农活经历,讲到一些片段,两人都会相视一笑。

    是啊,农村出来的年轻人,生活、学习环境都差不多,大家经历了很多,虽然辛苦,却苦中作乐,在苦难中锤炼,不断地成长起来。

    当然,冯国柱还是有点依靠,1988年,他有个哥哥冯国刚从省财经大学毕业后,被分在县人民银行工作,工作好,收入不错,冯国柱吃住都在哥哥家里,这让租房的管凌天羡慕不已。

    有几次周末,趁哥哥一家人外出的机会,冯国柱邀请管凌天去他哥哥家里玩,管凌天第一次见识了城里上班族的生活条件,那叫一个爽啊,冯国刚一家住在单位分配的两室一厅住房,家里彩电、冰箱、录像机等电器一应俱全,在那时可是奢侈品了。

    冯国柱把彩电打开,对管凌天说:“你想看什么台,可以选择,节目挺丰富的,我晚上做完作业会看一下体育节目,确实很精彩。”

    管凌天看着那清晰的彩色画面,一时惊呆了,在管家湾,管凌天看的是黑白电视机,而且全村人有将近一百号人围在一起看,特别是夏天,那个汗味、吵闹声,简直受不了,而且电视信号不好,老是会中断,画面好的时候荧屏也会经常出现雪花点,但你要是不看电视也没什么娱乐方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