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历经阵痛(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4868字

    不知不觉,管凌天进入高二(4)班了,思虑了许久,他最终还是选择读文科,班主任依旧是毕有为老师。分课前,毕有为老师曾经找过管凌天谈话,他说:“管凌天,虽然我是文科班的班主任,但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去读理科好些,为什么呢?第一,相对来说,你们男生学理科思维能力要强于女生,女生记忆能力强些,读文科更合适;第二,就以后的就业前景来说,理科生更会吃香,你看,现在人才市场上招聘大量有一技之长的理科生,相反,那些文史哲专业的文科生就业步履维艰,当然,作为老师,我只是建议,最后还是你自己拿主意。”

    这是管凌天第一次面临人生的一次选择,也是第一次自己拿主意,确实很矛盾啊,但最终,管凌天还是选择了文科。为何读文科,管凌天的数理化实在太差了,特别是数学,不管怎么努力,每次考试都没有超过60分,一看到那些函数、方程式他就头疼,听说文科高考数学考题比理科容易些,再说,物理课也越来越听不懂,比如有关力学的知识实在太深奥,听后一头雾水,化学稍微好一些,但考试成绩在全班只能排在中游。

    相反,政史地倒是管凌天的强项,特别是他觉得学历史、地理,很有意思,上历史课时,王老师很会讲故事:中国的,世界的,古代的,近代的......管凌天听得如痴如醉,仿佛自己每天都活在历史事件中,慢慢地,他学会了分析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学会了理清历史事件发生的背景、过程、产生的重大影响,学会了对相类似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进行对比,找出异同。上地理课时,那个带着严重的浙江淳安移民口音的陈老师把管凌天引入了想去周游祖国和世界的美好境地:祖国各地的大好河山,气候土壤,风土人情等,让人多么激动不已;世界各国的气候、物产、人群、地质等多样化,又让人多么充满遐想,管凌天发誓以后一定要走遍中国和世界,如意大利的马可波罗和中国的徐霞客一样。综合各种因素,管凌天最终读了自己感兴趣的文科,虽然很多同学读理科,认为高考理科录取的人数多,录取率大,但管凌天不改初衷,听从内心最真实的声音,他坚信读文科也能成才,也能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

    新学期开始,管凌天和卓华坪邀请了初中同学唐正义在金水一中下坡的学前巷重新租了一个大房间读书。原来,房东汪德是右坊乡人民政府的武装部长,卓华坪的父亲卓完是村干部,汪德就分片挂点在卓完所在村的村委会,因此他们经常有工作上的接触,卓华坪的父亲想在高二新学期为儿子换个学习环境,以前5个人住一起太拥挤,也很吵,影响各自的学习,恰好汪德就住在金水一中下坡的学前巷,有几间房间出租,于是卓完让儿子卓华坪、管凌天、唐正义租住在一起。

    三人在初中时就感情很深,管凌天和卓华坪读文科,分别在高二(4)班和(5)班,唐正义读理科,分在高二(1)班。三人刚住不到一个星期,就发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情:原来,在一个星期四的晚上,外面下着大雨,住隔壁高三的王剑锋看书看累了,就一个人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大概10点半回来,他不会知道,一路上后面正有两个黑影尾随着他,这两人一高一矮,裤兜里分别藏着一把匕首,他们分明就是社会上的“混混”,目标就是想对王剑锋打劫,但是看到王剑锋个子也高,路上又有行人,一时不好下手,于是就跟在后面寻找下手的最佳时机。

    王剑锋住最里面的房间,当他经过管凌天三人住的房间时,简单地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就回房间上锁睡觉。这一高一矮眼看着王剑锋锁门睡觉了,外面还在下大雨,他们不会善罢甘休,总要弄点成果啊!于是,当透过灯光看到管凌天他们三人还在灯下认真看书时,这一高一矮两人心中窃喜,认为可以对这三人下手了,于是推门而入,把门关上,面露凶相,高个子走向前凶狠地说:“你们三人谁也不许出声,赶快把钱拿出来给老子,谁敢叫喊我弄死他,看清楚这是什么家伙!”说完,一把明晃晃的的匕首已在管凌天眼前发出罪恶的光芒,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劫吓蒙了。

    管凌天忙从口袋里把十五块钱和饭菜票掏出来,战战兢兢地递给高个子。“你他妈的就这么一点钱吗?你想打发叫花子啊!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还有钱没掏出来啊”高个子依然嚣张地威胁道。

    “还有你俩,他妈的,这么晚还看啥书,站起来,站起来,赶紧把你们所有的钱拿出来。”矮个子也对卓华坪和唐正义恶狠狠地说。

    “我真没钱了,我们是学生,就只有这些吃饭的钱了,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管凌天胆怯地看着一高一矮,几乎是哀求。

    “他妈的,还想耍老子,看样子我不放点血你们是不会老实的。”高个子说完就一把抓住管凌天的衣领,把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

    可怜管凌天他们三人像被猫抓到的老鼠,都吓得浑身发抖,他们也想呼救,可是外面雨下得大,旁边的人不一定能听到,再说,即使听到,又能保证谁会挺身而出呢?毕竟,学生还是单纯软弱,害怕社会上的混混,而且,谁知道这一高一矮会干出什么事情来,自己如今已成了别人砧板上的肉,匕首还架在脖子上呢。管凌天、卓华坪、唐正义立即把放衣服和书本的木头箱子打开,取出了所有的钱,交给了高个子。

    高个子一下子高兴极了,放下匕首,一数居然有135元,脸上立马像开了花一样,对三人说:“你们高中生书读得多,明事理,早就该把钱拿出来,我们也不用动手,我们还可以交个朋友,这钱够老子花半个月,谢谢了,再见!”说完,高个子和矮个子肩并肩,摇头晃脑狂笑着走出了管凌天他们的出租屋。

    屋外大雨还在劈啪噼啪下个不停,管凌天、卓华坪、唐正义三人惊魂未定,还在回忆刚才发生的一幕,大家一个多月的伙食费就这样被洗劫一空,无不感到伤心难过,那可是父母的血汗钱啊!刚开学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向父母交待呢,这些可恶的歹徒!

    确实,1991年的金水一中,学校的治安问题一直让县委、县政府、县教育局及学校领导头疼。一方面,社会上的混混不断来学校捣乱滋事,他们觉得学生好欺负,经常抢学生的饭菜票和钱物,县公安局和学校保安人员抓了一批,又来一批,难以清除其后患;另一方面,学校有些同学不愿读书,也和社会上的混混搅在一起,每天打打杀杀,吃吃喝喝,甚至公开调戏漂亮的女学生,老师也拿这些同学没办法,多管几次弄不好自己还要挨揍,有一次,毕有为老师就被班上一个叫宋飞的同学打成骨折住院,后来再也不敢也不想管他了。

    很痛心,有些农村来的同学,刚开始成绩也很好,后来跟坏了社会混混,成绩急速下滑,上课几乎不来,或者来了就睡觉说话,一下课,这些人就在校园上演了现场版《古惑仔》,从一楼追打到四楼,拿刀的,拿板凳的,拿棍子的,你追我赶,直打得头破血流。还有,学校里一些不愿读书的同学组成所谓的“菜刀帮”,整天拿着菜刀在校园里耀武扬威,在校外抢劫同学的财物,并经常与社会上的混混们因为利益冲突进行火拼,火拼的地点大都选择在公园或山上,每次都有人员受伤甚至死亡,这样一来,严重干扰了金水一中正常的教学秩序和学习环境。

    这种恶劣情况后来惊动了省、市有关领导,领导指示要严打,坚决铲除这股黑恶势力,在多次县公安局的专项严打行动中,这些社会混混和学校的混混同学最终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社会风气好转,学校读书环境有所改变。但在以前那种很糟糕的学习环境下,多少莘莘学子的学习受到影响,也许他们一生的命运就此被改写,实在令人心寒!这正如祖国的发展一样,在经济建设及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也遇到了种种困难,走了很多弯路,甚至出现一些大的失误,但党和国家领导人高瞻远瞩,运筹帷幄,根据中国的客观实际情况,对这些失误进行及时修正,确保了国家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进入正轨,驶入快车道,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国际形象不断提升,中国正成为世界上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再来说说房东汪德,他是个转业军人,一直在基层政府工作,去年才刚刚提拔为右坊乡人民政府的武装部长。按理说,转业到地方基层政府工作,更应该加强学习,钻研业务,提升管理水平。可是,管凌天发现汪德有点不务正业,每天下班回来,只是打打牌,或者扫地,地上被他扫得一尘不染,根本没见他看书读报,还经常与老婆因为一些柴米酱醋的小事吵架,导致家庭矛盾常有,这与他作为基层领导干部形象完全不符。

    什么样的家庭出什么样的孩子,在对孩子的教育与教养上,汪德是极不负责的。汪德的两个儿子一个叫汪文,另一个叫汪武,正读初二,分在同一个班,两个儿子在班上也是成绩糟糕,经常倒数,可汪德也不教导,相反,在物质上,极力满足他们的欲望,吃大鱼大肉,穿名牌衣服,虽然家庭并不富有,汪德却从不拒绝两个儿子的不正当要求。

    最近,汪德的两个儿子和社会上的混混在一起打得火热,学会了抽烟,也学会了调戏女孩子,汪德知道后,并不制止,相反对两个儿子鼓励说道:“汪文,汪武,你们不会读书不要紧,现在你们确实要提前适应社会,将来才会有大出息,不用怕,出了事老爸我会找人摆平,你们最好现在就谈女朋友,过两年你们就结婚,我也早点当爷爷,哈哈。”

    你看,这哪里像做爸爸说的话啊,两个儿子一听,也笑道:“老爸说得好,现在死读书有什么用,像租住在我们这里的管凌天几个人,真是书呆子,还会被别人抢了钱,窝囊啊。”

    这以后,汪文,汪武胆子越来越大,课也不上了,整天在街上与社会混混闲逛,终于有一天,两人因为和另一伙社会混混发生矛盾,大打出手,汪文的一只手被砍断了,汪武也因为参与斗殴致对方重伤被拘留。汪德这下如梦方醒,才意识到对两个儿子的教育存在严重失误,可惜为时已晚。

    如今,汪德有空闲的时候也会到管凌天房间坐一下,他总是羡慕地跟管凌天说:“还是你们几个伢崽懂事,知道要拼命读书,不会乱来,早晓得我就应该让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跟你们学习,也不至于造成今天这样的恶果,哎,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吃啦。”

    管凌天也只好安慰汪德:“汪叔,你现在教育他们走正道还来得及,毕竟他们以后的人生道路还很漫长,他们只要改正,还会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的。”

    汪德苦笑着回答道:“但愿如此,首先我得做好表率,我先把自己的坏习惯改掉,再来慢慢教育这两个兔崽子,我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孽啊。”说完,他摇摇头走了。

    管凌天以汪文,汪武为反面教材,时刻提醒自己不能走邪路,只有好好读书,考上理想的大学,才是一条正路,一条有前途,有保障,有幸福的光明之路。

    管凌天现在只剩下口袋里的十元了,那是他特意夹在一本书里准备平时买课外书的零用钱,前不久身上的45元钱被那该死的一高一矮两个社会混混洗劫一空,如今这十元钱便成了他的救命钱。管凌天不敢告诉父母自己被抢劫的事实,因为那样会让父母难受,要挣45元钱那可要耗费他们多少劳力啊。

    但不知怎么地,父亲管运来还是从别人那里知道儿子被抢劫的事,因此他心急如焚,家里实在没有啥值钱的东西,他只好用那辆永久牌自行车驮着两袋大米到县城卖,一上午总算卖光大米换得了86元,准备自己留6元,剩下的80元全给儿子管凌天吃伙食。

    刚放学回来的管凌天看到父亲管运来出现在自己租房门口时,大吃了一惊,眼前这位42岁的父亲有点与实际年龄不符:瘦瘦的个子,脸上因为常年劳作变得黝黑,几根白头发特别明显,手上满是老茧,眼睛深陷,穿一身咔叽布衣服,脚上穿着一双有几个小破洞的解放鞋。管凌天真不敢直视父亲,因为父亲为供养他读书太操劳了,这次要是他知道自己被抢劫的事情,那还了得,还不把自己骂个半死。

    正当管凌天还在心里挣扎时,父亲拿出80元给管凌天,微笑地对他说:“凌天啊,我都知道那事,是卓华坪爸爸告诉我的,你不要难过,钱没了还可以挣,只要你没事就好,以后你可要小心,要是受伤了那就麻烦了。”

    “爸,我,我,我真对不起你啊,都怪那两个可恶的社会混混,为什么要对我们这样穷的高中生下手啊,把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全抢走了!”说完,管凌天忍不住掉下两行委屈的泪水。

    父亲管运来赶忙过来拥抱儿子,帮他擦干泪水,拍拍管凌天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凌天啊,好好读你的书,不要再为这件事情纠结,已经过去了,人啊,谁这一辈子还不会遇到一些麻烦事,这对你今后的成长也是好事嘛。”

    管凌天突然想起好久没见到哥哥,就问父亲:“我哥,他最近怎么样?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

    管运来叹了一口气,很难过地说道:“咳,我们家真是祸不单行,福不双至,你哥最近也遇到大麻烦了,还真不知怎么才能闯过这个难关呢。”

    “究竟怎么回事,我哥不是养猪好好的吗?爸,你快说嘛。”管凌天迫切想知道哥哥的近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