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高考落榜(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1本章字数:2780字

    过完了年,春天如期而至,春天是充满朝气和希望的季节,春天多么让人遐想,多么让人期待,但是,正如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一样,当管凌天正在紧张备战高考时,爱情鸟却不知不觉飞到少年身旁,一方面带来了甜蜜和喜悦,但另一方面带来了是烦恼和苦闷。

    从高一起,管凌天就喜欢写诗,有十几首诗曾在全国的诗歌杂志上发表,班上被同学们尊崇为“诗人”,再说学习成绩如今在班上也是名列前茅,因此引起班上一些女生的关注,古云云就是其中之一。两人从高一起就一直同班,古云云坐在管凌天正前面,刚开始,管凌宇也没注意古云云,可是到了高三,正处青春期的他了解了一些爱情知识,突然觉得追求爱情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特别是最近在电影院看过电影《庐山恋》,深为影片中男女主人公周筠与耿桦的爱情故事所感动。

    古云云最近也有了变化:总喜欢穿一身白色长裙,长发飘飘,每天都会洗发,管凌天老闻到她洗发水的香味,而脚上穿着长丝袜和红色高跟鞋,似乎就是为了引起谁的注意。上课时,管凌天总会无意中看到古云云的长发,引起了很多美好的遐想,他认为自己今后要找的女朋友就是古云云这样子的,弄得好几次听课时走神。下课时,有时管凌天和古云云偶遇,对视几秒后,两人的脸同时红了,但管凌天发现古云云好像对自己也有点好感,因为她对他每次都是微笑的,虽然他们没说过几句话,那还是班上男女同学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正如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书里所说:“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管凌天脑海里满是长发飘飘的古云云,“难道爱情真的来了?我该怎么办?”管凌天天真地在心里想着。

    终于,机会来了,一天晚上上自习课前,古云云第一个到了教室看书,管凌天跟着进来,看着教室没人,管凌天慌忙从书包里取出一张昨晚写好的纸条塞给古云云。古云云拿过来压在书下面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字:我喜欢你,下课后到操场那棵大樟树下聊聊!一看完,古云云脸上一阵绯红,少女的心里又喜又惊,原来她也一直暗恋着管凌天。

    终于下了晚自习课,今天晚上很美,半个月亮挂在空中,仿佛在注视着金水一中的一对对恋人,操场上总有那么几十几对恋人在小道上卿卿我我,搂搂抱抱,好在没有路灯,大家都看不清各自的脸,这是恋人们最希望的,谁愿意自己和恋人牵手拥抱被他人看到呢。古云云走到樟树下,看着这一对对恋人走来走去的模样,很是羡慕,她也确实希望自己也能拥有一段浪漫的爱情,她最近看了很多琼瑶的爱情小说,对爱情也有了一些朦胧的意识。

    这时,管凌天气喘吁吁地赶来了,一边擦汗,一边道歉说:“古,古,古云云,对不起,我来晚了,刚在教室门口遇到班主任毕老师,他问了一下我的最近学习情况,我和他聊了一会儿,所以来晚了。”

    “没关系,时间也不晚,你看,今天月亮多美啊,还有几颗星星似乎在朝我们眨眼呢。”古云云并不生气地说道。

    “是的,月儿美,月儿让人感觉有温馨与浪漫情调,难怪诗人写月亮的诗太多了,比如苏轼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欧阳修的‘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管凌天此时正沉醉在“月亮”诗句中,古云云还是打断了他:“大诗人,你今天邀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听你吟诗吗?我可没有太多的耐心哦。”

    管凌天怕古云云误会,赶紧说:“哦,对不起,不是的,我今晚找你来,是鼓足了勇气,有句话我一直憋在心里想对你说。”

    这时,古云云也害羞地低下了头,小声地问道:“你想说什么?快告诉我呗。”

    管凌天脸已经如红苹果,汗水从脸颊流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结结巴巴地吐出一句话:“我,我,我......”

    古云云已经基本明白了管凌天的意思,还是想听听他的心声,于是说道:“哎呀,你怎么说话这样吞吞吐吐的,你再不说就不理你了,我真的要走了。”

    管凌天这下真急了,也顾不上那么多,说道:“其实,我,我,我心里很喜欢你的,我想和你交朋友,一直好下去,不知你,你,你对我印象如何?”

    古云云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人,于是对着管凌天点头笑了一下,低头不语,初恋的女孩子就是这样含蓄,明明自己喜欢的人,不会说出来,女孩子生来就矜持,否则就没有神秘感和浪漫感。两人很快就谈起了文学,谈起了诗歌,也谈起了未来,这一夜,是管凌天有生以来最美好的一夜,爱情啊,你太伟大了,你能让一个年轻人感到生活的甜美,你能让世界充满了温暖和阳光。

    从此,管凌天和古云云几乎每天呆在一起,聊学习,分享学习方法,一起聊诗歌,一起喝饮料,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而且,两人还发誓要一起考上富州师专中文系,将来就可以分配到一起教语文,一起写诗、品诗,那该是多么浪漫的未来啊!

    但是,理想归理想,现实却是残酷的,古云云出生在县城,父亲古仕图现在是城关镇的镇长,母亲王丽娟是县教育局职工,因此,作为独生子女的古云云便是家里的掌上明珠,父母对她也是百依百顺,从小到大,古云云生活在蜜罐里,生活在父母的庇护下,没有吃过什么苦,更没有受到过什么挫折。

    古仕图是个经历丰富的基层领导,他的仕途确实很顺利,一方面是因为他自己很勤奋努力,办事能力强,很有组织协调能力;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得到县长刘计策的欣赏和提拔,古仕图从金水县委组织部科员、科长到县政府办副主任,再从县政府办副主任到城关镇镇长,43岁的他,仕途正顺风顺水,春风得意,如股市涨势。

    古仕图规划着城关镇的未来同时,也在规划着唯一女儿的未来和幸福,他希望古云云能够考上江北师范大学,将来回金水一中教书,然后嫁给县长刘计策的儿子刘城,20岁的刘城因为去年高考落榜,被父亲直接安排进县委办当司机,以前他和古云云同住在县委大院,高古云云一届,对漂亮的古云云早就垂涎三尺,曾经追求过古云云,但古云云很讨厌这个公子哥,没有文化内涵,说话粗鲁,偶尔还喜欢打架惹事。但刘城脸皮厚,并不放弃,他叫父亲刘计策出面跟古云云的父亲古仕图说,要古云云嫁给他,古仕图当然很乐意,心想:要是能够攀上刘计策这颗大树,自己的前途将不可估量啊。他当即向刘县长保证让古云云将来一定会嫁给刘城,况且刘城长得一表人才,又有一份好工作,最重要的是他有一个好爸爸当靠山。

    当老婆王丽娟告诉古仕图说古云云正在跟班上一个所谓“诗人”管凌天谈恋爱时,古仕图顿时火冒三丈,对王丽娟骂道:“你干什么吃的,亏你还在教育局工作多年,女儿早恋这样的事情都没有早发现,早干预,要是我女儿出什么事,我饶不了你的。”

    王丽娟也不甘示弱,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冲我发什么火啊,有本事你去把你女儿和那个她的诗人同学拆散啊,我又不能一年365天跟在女儿背后,我不也是刚刚才知道消息,就告诉你嘛。”

    古仕图愤怒地说道:“云云简直是读书读糊涂了,跟一个农村出身的什么诗人谈恋爱,这是在作践我啊,我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儿啊,不行,我一定要制止她。”

    古仕图还真想马上就去学校制止女儿谈恋爱,无奈古云云如今正在高考前夕,况且这个唯一的女儿娇生惯养,正处在热恋中的少女哪管什么后果,古仕图只好等女儿高考后再向她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