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再度败北(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3426字

    转眼又到了黑色的七月,管凌天再次信心百倍地走上高考的战场,最后一场考完,管凌天从考场走出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看样子他觉得这次有戏了。紧张而漫长的七月很难熬,管凌天又回到管家湾参加“双抢”,每一天的高负荷劳动,使他真正体会到种田的辛苦,体会到父母的不易,他多么希望自己以后能够有出息,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啊!

    7月29日出榜,令人想不到的是,管凌天再次落榜,这次仅差高考录取线3分,管凌天心中有说不出的苦痛啊,他心里纳闷:为什么命运总是喜欢跟我开玩笑?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折磨我,难道我还不够用功吗?难道我真的就是种田的命吗?管凌天大脑里满是无数个大问号。

    当然,月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补习生中,他的好友唐正义和詹海岩考上了南方地质学院,邓小用考上了富州师专,管凌天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看分数这天,唐正义在校门口遇到了管凌天,他急忙走过来安慰老同学,他说:“凌天,你也不要难过,俗话说,事不过三,你学习基础好,再补习一年,明年你一定能考得上,我不是也补习过嘛,要是以后学习累了,可以到我大学来找我玩一下放松放松。”

    管凌天望着眼前的老同学,真想大哭一场,但他还是忍住了,说道:“恭喜你考上大学,多年的寒窗之苦终于有了收获,我会振作起来的,请你放心。”

    管凌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脚步依然是那么沉重,高考再次落榜,这种滋味肯定不好受。一连三天,管凌天吃了睡,睡了吃,也不和父母、妹妹说一句话,睡醒了,就一个人在房间里发呆,这可把父母吓坏了,管运来急得对詹小芳说:“凌天没考上大学不要紧,真怕他一下想不开做出什么让人害怕的事情来,那就不好办了,孩子还有漫长的人生道路要走呢。”

    作为母亲,詹小芳观察儿子更细腻,儿子再次落榜后明显思想负担加重了,放不下思想包袱,这可怎么办?她只好问老公管运来:“你说凌天下一步该怎么办,你千万不要对他发脾气,他一旦受不了真会精神崩溃的,现在家里农活也干完了,你看是不是让他出去走走散散心,花点钱也值得。”

    管运来说:“他也是我的儿子啊,我还能不知道他的心情吗?我怎么会再往他伤口上撒盐呢,高考落榜,对谁来说都是很痛苦的事情,但事实就是这样,只能去正视。”管运来也想着要让儿子出去玩一下,他看到儿子垂头丧气的样子,自己也觉得难受,让他去哪里玩一下呢。

    恰好,管凌天的姑姑管秀玲想要带女儿去她老公的哥哥梅国民那里度暑假,管运来也希望儿子管凌天跟着她们去玩一下散散心,梅国民在武汉工业大学教书,目前已是副教授。

    管凌天早就听说梅国民在右坊乡是个传奇人物,他从小天资过人,无奈其母亲过早病逝,家里条件很差,但他父亲还是咬牙靠种田和打短工供他读书。梅国民也很懂事,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跳级,在班上成绩一直是第一名,让人不能望其项背。读初中、高中放假时,他一回来就帮父亲干农活,还自己学会做饭,不过他喜欢在灶前烧柴火时认真看书,由于全心身投入书本中的难题,好多次忘了熄火,把饭烧糊了。

    高考那年他才16岁,以全县第二名成绩考上了武汉工业大学,去大学报名的时候他穿着有补丁的衣服、裤子,一双父亲买的新布鞋放在包里,到了校门口才换上穿,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在大学,梅国民很用功学习专业知识,成绩也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很快他就被导师选中直接保送攻读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梅国民留校任教,如今他31岁就被评为大学副教授了,在右坊乡甚至金水县他已经成为一个神话,很多家长都以他为榜样教育自己的孩子。

    听说去见识一下这个未曾见过面的神奇人物,管凌天当然乐意去,一来自己出去见见世面,二来想听取梅国民副教授的求学经验和一些关于人生的指导意见。炎热的八月初,管凌天和姑姑管秀玲及她女儿三人从省城坐班车经过十个小时才到了武汉的武昌,第一次出远门,管凌天看到了农村一望无际的稻田,那刚刚栽下的禾苗正生长得茂盛;经过城市时,只看见一栋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街道上到处是人流、车流、物流,好一派经济繁荣、社会祥和的样子。

    下了班车,却找不到去武汉工业大学的公交车,这时,一辆三轮车停在了管凌天他们三人面前,车里的师傅问管秀玲:“我看你们的样子好像是第一次来武汉吧,要去哪里,我路熟悉,可以载你们过去。”

    管秀玲还在犹豫,因为人生地不熟,怕遇到坏人,就说:“我们不用坐你的车,自己走路十分钟就到。”

    师傅紧追不舍:“你们真是的,是不是把我当成坏人了,我可在这里载了十年的客,讲信誉的。”

    管凌天觉得这位师傅不像坏人的样子,就跟姑姑管秀玲说:“姑姑,你看武汉这么大,我们也不知怎么走,如果车费合理,我们就坐车去吧。”

    管秀玲想了一下子,觉得只能这样了。管凌天就问师傅去武汉工业大学多少钱,师傅低头故作思考,然后抬头说:“哎呀,这武汉工业大学离这也蛮远的,20块钱吧。”

    管秀玲一听,觉得太贵,打算不坐车了。师傅又说:“看你们也是实在人,就15块吧,不能再少了,上车吧。”管秀玲和管凌天再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坐车走,毕竟自己不认识路,再说女儿还小,一下车就饿了,得赶紧到梅国民家吃点东西。

    师傅把管凌天三人带到几个小巷子转来转去,大概10分钟后,到了武汉工业大学校门口,管凌天一下三轮车,一看,傻了眼,汽车站不就在斜对面1000米处嘛,管凌天赶紧与师傅论理,想要给少点钱,谁知师傅露出了凶相,说道:“老子带你们转了那么多个巷子,才收你15块钱,你不给是吧,那你们就别想走。”说完,就要来抢行李,管秀玲害怕了,赶紧从口袋里掏出15块钱给了师傅,这次经历给管凌天上了人生一课,看来人不能光看表面,要看其行为啊,15块钱,强当买了一个教训。

    到了梅国民的家里刚好是早上七点,用完早餐稍微休息之后,梅国民就带着管凌天三人来到美丽的东湖、武汉工业大学校园、黄鹤楼、长江、武昌起义旧址等地参观,管凌天被一路的名胜风景深深吸引住,他多么希望自己以后能考到武汉的大学读书,那该多好啊。

    晚饭后,梅国民叫了管凌天一同出去散步,安静的武汉工业大学校园的几个教室里,一些留校的大学生正在认真看书,也许正在为考研或者考什么的做准备呢,在操场旁边的小径,一些恋人依偎在一起谈情说爱,好不开心,这一切令管凌天羡慕不已,他不由想起了高三时和古云云谈恋爱的美好时光,如今,古云云一定和刘城手牵手走在某条街道上吧。

    走了一段路,梅国民突然问管凌天:“凌天,我们也算是亲戚了,有些话我也就直问了,我想问问,听说你高考又落榜了,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而管凌天此时还沉浸在回忆古云云的画面中。“我,我,我倒想在武汉读个民办大学,学个好专业,将来毕业了到沿海地区去闯闯。”管凌天显然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

    “我觉得这不太现实,因为武汉的民办大学学费很贵,你家里不一定能供得起你,再说,要读个好专业很难,据我了解,这里民办大学的师资力量并不是很强,你又能学到什么真正有用的专业知识呢,还有,将来毕业后就业也是个大问题,公办大学每年都有很多毕业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何况民办大学,我觉得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是否去再补习一年呢。”梅国民很认真地为管凌天分析现实和未来。

    管凌天觉得补习了一年,再次落榜,心累了,于是他为自己辩解道:“我现在读书读得有点累了,去年高考差录取线12分,今年补习了一年又差3分,我可能注定没有上大学的命,干脆还是读个民办大学算了。”“依我说啊,你这是在逃避现实,读书哪有不苦的,可能你还不够苦,古人都有‘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等苦读的先例,你才补习一年哪能叫苦。”

    “就拿我来说,读高中时比你读书条件更艰苦,80年代初,那时我穿的一身破破烂烂,基本没有吃过荤菜,但这并不影响我的学习成绩,我以读书来弥补自己穷苦的一面,我因此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认可和尊敬。”

    “人在遇到困难时,不能打退堂鼓,要迎难而上,特别是像我们这样没背景来自农村穷苦家庭的孩子,只有靠自己努力学习,考上一个理想大学,将来才有可能回报父母,回报社会,还是去补习一年吧,再加把劲,事不过三,我坚信你明年能考上。”

    “我在读大学、研究生的几年,把主要精力和时间都花在读书上,从不知道享受是什么,很少到武汉那些好玩的地方去玩,因为我知道,我要留校,就得比别人付出更多的汗水,才有可能取得拔尖的成绩,才能得到导师和学校的认可,我如今做到了,我目前还在准备博士生入学考试,还想尽快把博士文凭攻下来,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今天跟你说了这么多,希望你能听得进去。”梅国民苦口婆心地劝说管凌天,管凌天觉得梅国民句句说到他心坎上去,非常有道理,他心中的思想疙瘩终于解开了,于是拿定主意再补习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