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榜上有名(4)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2本章字数:3667字

    当管凌宇获悉管凌天考上省城中专的消息时,非常开心,自己没读多少书,现在弟弟替自己完成了心愿,虽然弟弟没有考上理想的重点大学,但毕竟也算考上了,这意味着弟弟今后终于可以脱掉“草鞋”,穿上“皮鞋”,能吃上“皇粮”,成为真正的“国家干部”了。

    而管凌宇呢,还在为自己的一日三餐到处奔波,他目前刚调整了工作岗位,从一名药厂车间操作工人变成了一名销售业务员。原来,这家制药厂生产的是一种感冒药,管凌宇一进工厂就成了一名最底层的车间操作工人,两班倒,每天工作12个小时,戴着厚厚的防尘防毒面具,连对面或旁边的同事的脸也看不见,面对的只是冷冰冰的机器,操作的流程固定,分好几道程序,工作倒不是很累,就是睡眠不足,有时轮到晚上值班,白天回到宿舍,睡又睡不着,因此,身体容易垮下去,到了月底领工资,也不过700块左右,除去房租和日常生活开支,也积不了多少钱。

    还有一个问题管凌宇必须面对,那就是长期在车间呆,制造药品对身体会产生伤害,要是将来身体有残缺的话,连老婆也找不到,管凌宇越想越害怕,怎么办?管凌宇想到了换岗位,他想去挑战一下做销售业务员,可是,公司要求做销售的业务员需要有销售经验,有正规大专文凭以上,且营销专业毕业的,管凌宇几乎不符合,但他不死心,还是想去试一试。

    他直接来到经理办公室,谈了自己要去做药品销售的想法。经理问道:“你是营销专业毕业的吗?你接受过营销业务相关知识培训吗?你有过营销经历吗?”

    管凌宇思考了几秒钟,然后镇定地说道:“是的,我确实没有大学文凭,也不是营销专业出来的,但我以前在家里养过几年猪,在销售猪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我想这完全可以用在销售我们厂的药品上。”

    经理还是不相信一个车间操作工能够干好药品销售工作,于是说:“卖药品与你在家里卖猪完全不一样,你卖猪面对的是简单的买家,而我们厂的药品面对的是众多客户,如医院、药店、经销商等等,你肯定不行的,还是回车间做好你操作工作吧。”

    管凌宇一下子也急了,就说:“经理,你看这样好不好,给我三个月时间,如果我的销售额达不到5万,我自己会主动回车间的。”经理听了很是惊讶,觉得管凌宇这种精神和毅力很是值得欣赏,也是销售人员所缺乏的,于是同意让管凌宇去试试。

    管凌宇知道自己必须马上做出业绩来,否则就会自取其辱。他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开始往海口各大小医院、药店跑。医院最复杂,要找科室医生、主任,再找分管副院长,最后找院长,一个小小的药品销售业务员在他们面前,简直就是一个乞丐般。

    管凌宇先是递上名片,然后做自我介绍,再把自己药厂的产品详细介绍,遇上心情好的医生和科室主任,会耐心听他讲完,然后说:“你厂的药品质量感觉不错,但是我没有决定权,你最好去找分管副院长和院长,”

    管凌宇很是感激地说了声“谢谢,打搅了。”就去找分管副院长或院长,管凌宇知道,办事的程序必须自下而上,如果不先找医生和科室主任,那直接去找分管副院长或院长,也是无效的,因为分管副院长或院长会问科室主任和医生药品的效果怎样。但是分管副院长或院长不是那么容易找的,他们要么出差或者开会,或者下去指导工作去了,即使在办公室,也是一大堆人找他做业务、签字报销、汇报工作的等等,领导嘛,就是忙,单位大事小事需要领导拍板,否则要领导干嘛。

    有一回,管凌宇终于有机会跟一个大医院的王院长交流了,还没说上三句话,一个电话响了,原来是办公室主任来电,说医院出了一次重大医疗事故,家属闹到了医院,需要王院长到现场解决问题,王院长只好说:“小管啊,你的资料先留在这里,有需要的话我会让人与你联络的,就这样,我得去处理急事,再见。”

    管凌宇说道:“领导你忙,不打搅了,那你忙,有空我会再找你汇报的。”

    过了一个星期,没有音讯,管凌宇再打电话到院长办公室询问,王院长不是说“再研究研究”,就是说“你们药品还是达不到我们医院的要求”,管凌宇吃了个闭门羹,但他还是不想放弃,期待以后有机会再合作。确实,做业务员很辛苦,要有极高的综合素质:懂专业,能吃苦,有耐心,会察言观色等。

    有时,为了等一个医院的院长,管凌宇在路边随便吃个快餐,喝瓶矿泉水,中午在医院门口打盹,因为院长一般在办公室午休,不敢前去打扰,差不多2点半,管凌宇到院长办公室敲门,得到允许,差不多聊了三分钟,院长直接说:“我们医院不需要你药厂的药品,因为我们已经从其他厂家进了大量同类产品,估计要用上两年,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合作吧。”还能说什么呢,管凌宇只好面带歉意说声“打搅了!”,起身告退。

    近一个月,一笔业务都没有开展,管凌宇有点糊涂了,到底怎么回事,该做的功课都做了啊。这时,一个厂里的老业务员告诉管凌宇跑业务的绝招:送礼!原来如此,不送礼的话谁同你做生意啊,管凌宇一下子如梦方醒。

    这天,管凌宇把自己省吃俭用下来的2000块钱装进一个信封,然后又去找上次拒绝他的王院长。王院长正在批阅一堆文件,管凌宇等他忙完了,走上前去,介绍道:“你好,王院长,我是上次找过你的小管,今天来找你想谈谈我们合作的事情。”

    王院长缓缓地抬头看了一眼管凌宇,喝了一口水说:“哦,记得,你是来找过我,还打过电话给我。”

    管凌宇说:“王院长,你看你们医院能否再考虑进一些我们的药品。”

    王院长说:“我不是跟你说了嘛,不是我为难你,你们药品达不到我们医院的要求。”

    管凌宇一看王院长没有把话说死,就顺着说:“是的,我上次给你们看的药品可能质量是有点问题,回去后我们经理高度重视,对这种类型药品进行了改进,这是我们生产的新药品,你看看。”

    王院长看了一下,还是说:“但是我们医院暂时不需要这种药品,因为我们库存已经足够了。”

    管凌宇只好豁出去了,说:“王院长,说实话,我看你也是个爽快的人,有钱大家一起赚,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以后我还会表示的。”

    说完,把那个装有2000元的信封恭恭敬敬地递给了王院长,不料王院长大发脾气,说道:“小管,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要我犯错误啊,赶紧收起来。”

    王院长又把信封迅速还给了管凌宇,管凌宇并不罢休,说:“王院长,你别生气,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也没什么,就一点茶水钱,王院长你工作辛苦,要注意身体啊。”

    说完,管凌宇把信封塞进了王院长的口袋,王院长这下大怒,从口袋取出信封,扔在地上,并呵斥道:“你再不收回,我要报警了,你给我出去。”看到这情形,管凌宇只好捡起信封,灰溜溜地走出办公室,在办公室门口,差点撞上了来汇报工作的张副院长。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管凌宇想起了一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是啊,这来来往往的人,都在为了自己吃穿住行辛苦打拼,自己也不例外。无利不起早,如果没有利,那为什么自己要苦苦去求那些医院的院长、副院长、主任甚至医生,当然,要是淡泊名利,不图名利,那就只好去深山的古寺庙去当和尚修行,但这对年轻的管凌宇来说,难以做到,他还有很多梦想要去一个个实现。

    做人还是实际点吧,他买了一个椰子,坐在一个椅子上,慢慢吸允着椰子汁,味道真好,比老家的柑橘更解渴呢。管凌宇低头沉思,像回放电影似的,细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到底我哪里没做好啊。对啊,我不该在办公室送钱给王院长,要是被张副院长看到了,那还不坏事了,张副院长一旦私下向上级纪委反映情况,那王院长还不要受处分甚至丢乌纱帽啊,这样一想,管凌宇认识到问题就出在这里。

    于是,他想只好去王院长家里送钱应该最合适,等到了王院长下午下班,管凌宇就一直跟在王院长后面,看清楚了王院长在医院后面的具体地址,管凌宇退了出来,他要等晚上8点过去,那时,王院长应该有空。随便在外面吃了一份快餐,等到了晚上8点,管凌宇便敲王院长家的门。

    王院长开门一看,见是管凌宇,吃惊地问道:“怎么是你,小管,你怎么认识我家,快进来。”

    王院长朝门外看了一下,没人,赶紧把门关上。王院长让管凌宇坐下来,说道:“小管,今天在办公室对你发火,你不要放在心上,今天医院麻烦事多,可能我脾气大些。”

    管凌宇说:“没什么,其实是我做得不对,我向王院长道歉。”

    王院长说:“你厂的新药品估计还是达不到我们的要求,不是我要为难你。”

    管凌宇说:“王院长,你可以试试吧,实在不行,我就不麻烦你了,这是一点心意,请你务必收下。”

    说完,管凌宇把信封恭恭敬敬再次放在茶几上,王院长说:“小管,你不要这样,影响不好,下不为例,我明天开院务会再专题讨论一下你的药品问题,你等我消息。”

    管凌宇连忙起身说道:“那谢谢王院长费心了,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搅王院长您休息了。”

    王院长也不起身。说:“那好,小管,有空常来我家坐坐。”

    管凌宇连说:“好的,好的”,就告退了。

    第二天下午,医院办公室主任致电管凌宇,叫他来医院签订货物购销合同,好家伙,一下子医院订了3万6千元钱的药品。当药厂经理获悉这一消息时,真是欣喜若狂,他也奖励了管凌宇600元,并鼓励他继续扩大销售量,年终如果业绩优秀,将重奖。想到这些天所受过的苦累,再看看自己取得的业绩,管凌宇哭了,做一个销售业务员真不易啊!管凌宇觉得做一个销售业务员,要吃得下三样东西:吃苦,吃气,吃亏,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销售业务员,管凌宇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他要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