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4本章字数:2182字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1931年9月18日,一个国人永远都忘不了的日子。虽然那段泛着硝烟和血腥味道的历史已离我们远去,但那累累伤痕很难令我们的心情平复。

    “九、一八”事变,蒋介石下达了不抵抗的命令,短短数月日寇的铁蹄就踏遍东北大片国土。不甘沦为亡国奴的东北军民奋起反抗,纷纷组建起抗日义勇军、抗日救国军、抗日护国军等抗日武装。无数热血青年纷纷走向战场,参加到保卫家园的战斗中。据称当时义勇军最高人数达40多万人众。我的姥爷就是在那个时期,告别新婚才一百多天的姥姥,走向抗日战场。

    但这场东北军民轰轰烈烈反击日寇侵略的战争,终因没有一个统一领导,抗日队伍内部不团结相互倾轧等诸多因素,导致失败。剩下的义勇军不得不撤退到苏联,到苏联后竟遭受到战俘待遇,被缴没武器。后经当时国民政府与苏联方面协商后,剩余4万多义勇军迎着西伯利亚寒流,绕道回到祖国新疆。每当姥爷回忆起那段历史,都会发出九死一生的感叹。

    今天我把姥爷讲述的那段历史叙述出来,让我们记住那段沦为亡国奴的苦难岁月,记住那些为抗击日寇而牺牲的无数先烈们,仅以此文纪念我已逝的姥爷和姥姥。

    引子

    黝黝黑土地,

    浓浓儿女情。

    鞭儿轻摇马蹄碎,

    倾心一见爱意生。

    风雨难阻真情在,

    柔情蜜意两相拥。

    枪炮响硝烟起,

    倭寇侵占我家乡。

    男儿拿枪驱强盗,

    女儿含泪送情郎。

    泪眼遥望关山外,

    魂牵梦绕相思长。

    爱在心头泪相随,

    自此天涯各一方。

    第一章庙会风波

    农历四月十八,是民间传统赶庙会的日子。公元1931年这一天清晨,淡淡的晨雾还没散尽,轻纱般在绿色的田野上缠绕飘荡。平阳镇通往福宁寺的土道上已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常。平阳镇上及周边十里八乡的善男信女们,虔诚的携带着香烛供品,络绎不绝向距离小镇十几里路的福宁寺赶去。

    一辆蓝布棚马车在土道上不急不缓的行走着,赶车的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小伙子,身着一身黑色的学生制服,袖口露出一圈白色的内衣袖,更显得小伙子精神干练气度不凡。小伙子名叫薛守成,是镇上烧锅薛掌柜的三儿子,今年二十岁。前两年在县城中学毕业后,在薛掌柜强烈要求下,不得不回到镇里,帮他打点生意。可他不愿意穿那长跑马褂,一直喜爱穿制服。

    车棚里坐着一个50岁左右的老妇人和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年长的是薛掌柜的老婆,女孩是薛掌柜十分钟爱的老姑娘兰儿。

    老薛太太上身着一件蓝缎面带福字夹袄,下穿一条黑布裤子,盘腿坐在车上,清秀的面容带着微笑,安详的看着前方,身子随着车子的摇摆晃动着,清晨的阳光在她的脸上跳跃着,明暗交替的光照下,隐隐约约显示出老太太脸上坑坑洼洼布有一些浅皮麻子,叫人觉得惋惜。

    兰儿紧紧搂着妈妈的一只胳膊,依偎在妈妈身边,瞪着两只骨碌碌的大眼睛看着前方。一身红布花衣裤衬得小姑娘像朵花一样清新可爱。在她身边放着一个柳条篮子,篮子上面盖着一块红底白花的洋布。随着车子的摇摆,篮子也不断跳跃着,里面装着一些香烛贡品耐不住寂寞,也悄悄从红布下伸出头瞧着热闹,小姑娘不得不时时用另一只手安抚着篮子。

    薛掌柜有三儿两女,大女儿嫁给县城商铺王掌柜大儿子为妻。都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大女儿出嫁后老两口就算完成任务了,虽然也牵挂,到底不如儿子亲。

    两个大儿子也都成了家,可成家没分家,还都在一个院里住着,一个锅里搅马勺。但成了家的儿子围着媳妇孩子转的时间多,陪在父母身边的时间就少了。现在经常围在身前身后的就是这俩个老幺。所以老两口子,就对这老儿子老姑娘格外偏疼些。

    看到前面一段路上行人稀少些,守成抖抖缰绳神气十足的吆喝一声:“驾。”枣红马仰起头甩开四蹄,精神抖擞的颠颠跑起来。

    “哎呦!”兰儿突然大声叫起来。原来突然颠簸起来的马车,令兰儿没有坐稳,头撞到了车棚的柱子上。兰儿一手揉着脑袋,一只手紧紧拽着老薛太太的胳膊,气囊囊的冲着守成喊道:“哥,你干什么呀,也不吱一声就跑起来,撞死人了”

    守成回过头,看着小妹恼羞成怒的小脸,不由得逗趣说,“看把你娇气的,不就撞了一下吗?那就那么容易撞死了?”

    兰儿气的鼓起腮帮大声喊道,“臭三哥,你撞一下试试看有多疼。”

    守成嘿嘿一笑说,“哥成天撞,也没象你......”守成的话说了半截突然没音了。兰儿揉着脑袋奇怪的向哥哥望去。只见哥哥的两只眼睛不时的向路旁瞟去。看到哥哥这种神态,兰儿也好奇的伸出脑袋张望着。

    路边站着两位的姑娘,一个穿着紫底白碎花上衣,十七八岁的样子。一个穿着白底紫碎花上衣,十五六岁的样子,看样子是姊妹俩。两位姑娘都把黑油油的大辫子从脑后甩过来搭在胸前。紫衣姑娘右胳膊上挎着一个篮子,白衣姑娘紧紧靠着紫衣姑娘,两人紧靠路边站着,等待马车过去。

    守成拽拽了缰绳,马车慢了下来。兰儿伸着脑袋好奇的打量着两位姑娘,守成也不时用余光瞄着。两位姑娘被马车上的人看的不好意思,忙低眉垂首转过身等待马车走过去。

    待马车走过好远,兰儿才回过身来对老妇人说“妈,那两个姐姐真好看,要是能说给三哥当媳妇就好了。”

    听到妹妹如此说,守成羞红了脸,回过头呵斥道:“你瞎说什么!小丫头片子。”

    兰儿也不示弱噤着鼻子嚷道,“谁瞎说了,才刚你看人家时,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守成恼羞成怒,回过身,用鞭杆轻轻捅向妹妹说道;“我叫你瞎说”。

    兰儿忙躲在老薛太太身后大叫“妈,你看哥哥。”老薛太太微笑着看着这一对儿女说“别闹了,有点哥哥样吧,快走吧,待会人就多了。”兰儿冲着哥哥做了个鬼脸。“回家再跟你算账”守成悻悻丢下一句话转过身“啪”甩了一个响鞭,马车快速向福宁寺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