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艰难自救4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31本章字数:2205字

    看到景龙战战兢兢的样子,守成心里好不难受,于是跟在景龙身后向那间木屋走去。

    “你小子这么半天跑哪里去了,也不吱一声,你小子是不是皮痒了。”怒吼过后是劈刺啪啦的打人声。

    守成怒火中烧,踢开门就进去了,看到突然闯进屋的人连长愣住了,“谁他娘的这么大胆!”连长气夯夯的叫到。

    “是我薛守成。”守成在这里时,现在的连长还是个排长,因战斗中表现出色,提拔当了连长。

    看到来人是守成,连长的态度有点变缓了,但语气还是很生硬。“薛副队长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景龙,刚才景龙是跟我在一起的。”守成强压怒火说到。

    “你小子怎么不说一声,早说我就不找你了,我就让别人去了。”连长看着景龙不满的说道。

    景龙笔直的站在那里,目无表情一声也不吭,跟个木头人似的。连长皱了一下眉头,“你小子就是个犟驴,有话就不能说清楚。”说着转过头对守成说:“来薛副队长坐坐。朱景龙你给倒两碗热水来。”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景龙还是人家手下的兵。守成摘下帽子坐了下来,顺手把手里的野兔放在脚边。

    “你看你还拿只野兔给我,这东西现在可珍贵。”连长看见守成手里拿的野兔,眼睛都亮了。

    守成心里说我是拿给景龙的,可不是给你的。尽管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说:“我来求连长一件事。”

    “什么求不求的,咱兄弟还用这么说吗,你说什么事,只要我能办的,一定给你办。”

    “我想把景龙带走,不知连长能否赏我这个脸。”

    守成来时本没有这个想法,待看到景龙的处境,又心痛又难过,就下了要把景龙带走的决定。

    “这个吗,我还真舍不得,这小子识文断字书念的不少,离了他很多事还真不好办。”连长摸着脑袋犹豫着说。

    “队伍里念过书的不少,你再找一个就是了,景龙是我一块从家带出来,走时我对他家人承若,要照顾好他。再说他年龄小不懂事,你还得调教他,不如找个年龄大一些的用起来顺手。”

    “你说的还挺有道理,那好吧我就送你这个人情,不过说好我要是找不到可心的人,朱景龙我还得要回来。”守成心里寻思,你要个屁呀,你巴不得我把他带走,行你要装好人我成全你。于是守成笑着说:“看来连长对景龙很看重吗,都说君子不夺人所爱,你实在舍不得,那就算我没说。”

    景龙听说守成要把他带走,心里好不高兴,眼睛里露着掩藏不住的笑意。待听到守成这样说,眼光一下子暗淡下来,头也低下了眼泪也涌了出来。

    “薛副队长头一次跟我开口,这面子我怎么也得给,好人你带走,我需要时在管你要。”

    “行你什么时候要,我什么时候给你送回来。”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朱景龙你收拾收拾跟薛副队长走吧。”

    听到连长发话了,景龙眼睛里闪着光,转过身一声不响收拾东西去了,望着景龙的背影,连长又皱了皱眉头。不一会景龙就背着行李过来了。看着景龙急不可耐要离去的神情,守成跟连长告别,领着景龙向自己的驻地走去。

    晚上拴住回来,看见守成把景龙领回来了,高兴的抱着景龙转起圈来。景龙也一反在连长面前的木讷劲,变得有说有笑又恢复了昔日的样子。

    守成把拴住的那份伙食给了景龙,景龙一下子又变得拘谨起来,他觉得自己的到来,给守成和拴住带来了麻烦,分享了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于是在大家面前又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守成看着心痛不已,郑重的告诉景龙,你是我弟弟,照顾好你是我们的本分,挺起腰板做人什么都不要怕,这里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想看到的是一个无忧无虑快乐的弟弟。景龙含泪点着头,抱着守成嘤嘤哭起来,守成心疼的拍着景龙的后背说:“你已经十八岁了,是个男人了,不能老哭鼻子了。”景龙不好意思松开手擦着眼泪,冲着守成点点头。

    去伐木的人时不时还有野兔拿回来,守成舍不得吃,叫兄弟们把兔肉煮了冻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拴住在林场干活更卖力气了,因为任务完成的好,超额完成任务的人,林场还会给多几个土豆作为奖励。现在守成和景龙每天只靠那点配给的东西果腹,每天饥肠辘辘饿得眼冒金星,拴住就想着弄点吃的填补他俩一下。

    一天拴住回来拿回十个土豆,守成惊讶的问“怎么这么多?”“是大狗剩子让我拿回来的,他知道你每天只靠那点伙食度日,就拼命干活,得到奖励就让我带回来给你。”守成知道这是伐木士兵的最高奖励,干得好的士兵,最多可得到5个土豆的奖励,这两个人为了兄弟豁出去了。守成心里十分感动。默默收下土豆对拴住说:“你们不要死命的干,那样伤身体,听说有的兄弟累坏了,你们可不要这样,前面的路还长着呢,我和景龙会想办法的。”

    拴住看着守成说:“我们知道,你放心吧。”拴住每天照样拿回他和大狗剩子奖励的土豆,守成和景龙都舍不得吃,实在饿的受不了才煮上两个。

    转眼到了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越接近年三十,大家的情绪越低落,夜晚总能听到低低压抑的哭泣声,早上起来总能看见红着眼睛的弟兄。为了让兄弟们能过上一个像样的春节,守成拿出自己结婚时戴的金戒指,和经常到驻地换物的一个苏联中年妇女,换了点油和盐。看着那个中年妇女把戒指戴到自己手上,守成心里好不难受,那是他和紫玉爱情的见证,自己一枚紫玉手上一枚。可是在这没吃没喝的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了,解决温饱才是大问题。守成狠下心拿着不多的油和盐转身走了。看见队长拿着油和盐回来,大家高兴的叫起来,这些时日大家饿的发慌时,就来顿白水煮土豆,白水煮乌鸦或白水煮兔肉,他们多么盼望能有滋有味的吃上一顿。

    “队长你从那弄得盐和油,你真行。”有人高兴的问道。

    “那是队长拿他结婚时的戒指换的。”景龙不高兴的说道。

    听说是队长拿结婚戒指换的油和盐,大家都沉默了,刚才的高兴劲一下子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