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回归祖国 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31本章字数:2213字

    回国的集合号声终于吹响了,士兵们穿戴齐整,领取完一天配发的食物,就兴奋的出发了。守成他们这批回国的人员有一千多人,卡车把他们送到火车站,站台上停着一列长长的闷罐车。大家下了卡车排好队,一列苏联军人走过来,按名册点完名,然后安排大家上车。每个车厢30人,守成带领的侍卫队,正好分坐两个车厢。大家登上闷罐车清点完人数,苏军就把闷罐车的车门关上了。刚关上车门的那一刻,大家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过了一会大家才模模糊糊看到周围人的大概轮廓。好在苏方在闷罐车厢里,给大家准备了用草编的坐垫,大家不用坐在冰凉的车板上。车厢里没有取暖设施,温度与外面差不多只是没有风。大家的兴奋劲还没过,尽管车厢内漆黑一团呵气成霜,大家还是有说有笑的抒发着对家乡对祖国的思念。

    火车开动了,轰隆隆的车轮声越来越大,大家不再说话了,闷着头坐在那里。凛冽的寒风从门缝钻进车厢,使本来就很寒冷的车厢更加寒气逼人。

    “真他娘的冷,我的脚都冻木了。”有人嘀咕着,使劲裹了裹大衣。

    “不是一般的冷啊,我的上下牙都打架了。”

    “西伯利亚是出了名的冷,这是要把我们冻成肉干呀。”

    有些人坐不住了,站起来在车厢内原地跳着脚。跳了一会身上不那么冷了,可肚子不干了,咕咕要吃的了。出发前每人领到400克黑面包,这是一天的伙食,苏方并没有因为长途旅行而多给一点食物。跳脚的不敢跳了,运动量一大身子吃不消,就这么点食品哪敢随便吃。

    “大家都往一块挤挤这样能暖和一点。”守成大声喊道,于是三十个人分成几堆挤在一块。

    天越冷人越爱小解,不一会有人大声叫起来,我要上茅房我憋不住了。这事也像会传染一样,有一个人张罗着要小解,其他人也就有了尿急的感觉。于是这个说憋死了;那个说憋坏了。

    “哎呀真得憋不住了,什么时候能停车呀?”猴子急蒿蒿的喊道。

    “憋不住也得憋着,这里没有茅楼上哪上,总不能尿车上吧。”守成皱着眉头大声喊着。

    “哎呀我要尿裤子了。”猴子哭哭唧唧的喊着。

    “尿你缸子里吧,下车再倒了。”梁子冲着猴子喊道。

    “你他娘的就能出馊主意,那我拿什么喝水吃饭。”猴子气的顾不上尿急了,大声质问着梁子。

    “反正都是你自己用,上面下面没什么区别。”梁子不以为然的说着,大家听了哈哈笑起来。

    笑声没落又有人大声骂起梁子来“你妈了x的死梁子,一点好事不干,这一笑我尿都挤出来了。”大家听了笑成一团。

    “火车慢下来了,是不是要停车啊?”有人兴奋的喊着。

    火车终于停下来,车门打开的那一刻,大家争相着往下跳,也不管是哪里,找个地方就方便起来了。到处听到哗哗的放水声。

    这是列车临时停车的一个小站,一些苏联边防军在这里执勤,小站只有一个不大的候车室,放眼望去到处白茫茫的一片,两道亮晶晶的铁轨通向遥远的天际。在雪野的尽头有几座积木一样大小的木头房子,静静矗立在雪野上。狂风掠过雪地卷起地上的积雪,拉起一道道随心变换的白纱幔帐,一道落下去又扯起新的一道。在闷罐车里,大家冻得透心凉,下了车狂风一吹,更是冻得上下牙直打架。一些人就拼命的向那间小小的候车室跑去,还没跑到地方,苏军就吹响了哨子,一边喊着一边用手比划着,让大家赶紧上车。守成带着景龙和栓柱等人,在车厢旁小跑着活动冻僵的身体。看到大家都上车了,这才停下脚步爬上了车,火车又在茫茫的雪野上飞驰。

    尿急的问题解决了,可那透心的寒冷让人越来越麻木,寒风从车的缝隙不顾一切钻进来。都说针尖大的窟窿斗大的风,更何况到处透风的车厢。大家冷得直打颤,身上就像扎了千百根钢针一样刺痛,慢慢刺痛消失了,血液似乎也停止了流动。脚和腿好像脱离了身体已经没知觉了。再这样下去大家非得活活冻死。

    “都起来起来!”守成挣扎的站起身对大家喊着,大家东倒西歪的站起来,有的人已经站不起来了。栓柱哈着腰帮着景龙活动腿。景龙冻得嘴巴都硬了,含糊不清的嘟囔着,我的腿没了腿没了······

    “都拽起来。”守成拼着命的大声喊着。大家相互扶植着站了起来。“把垫子往里推,然后跟我绕圈跑。”有的人脚步都抬不起来了,得让人架着才能慢慢移动。跑了两圈下来,大家的情况好多了。

    “继续跑!”于是大家一个跟一个小跑着,跑了十多圈,大家身体基本活动开了。身上热乎起来。

    “大家坐下往一块挤。”于是所有人坐下来挤在一块,三十个人紧紧挤成一团,哎哎你坐我脚上了;你把我腿挤住了;我的大衣拽不动了。大家七吵乱嚷叫着。

    “一个抱一个,把脚放在前面人的屁股两边,用大衣盖住。”于是大家互相拥抱着,借助彼此的体温和严寒抗争。

    “咕······”不知谁的肚子拉着长声叫起来,大家一听哄得一声笑起来。刚才这一通跑,把肚里那点食都消耗没了,身上暖和了肚子又闹腾开了。

    “咕咕咕”又有人的肚子叫起来,这回大家不笑了,都把肚子使劲贴在前面人身上。肚里没食身上就冷,尽管大家紧紧挤成一团,可那又冷又饿的滋味,还是折磨的大家苦不堪言。那四百克黑面包可是一天的伙食,不到挺不住时,谁也不舍得吃啊。肚子咕咕响起来的声音越来越多,饥饿也像传染病一样蔓延,有人戏谑着说:“这赶上唱大戏了,真叫一个热闹,就是不知道唱的什么。”

    “那还不知道,空城计啊。”那人说着就唱开了“我正在车内战严寒,耳听肚中金鼓鸣,五脏六腑齐上阵,杀的我身颤气短冷汗淋。”

    “好再来一个。”大家听了一边笑着一边叫好。“不来了不来了,老肠子老肚子在打架,我得先安抚安抚再说。”“谁再来一个。”又有人叫着。

    “我来”说着猴子站起来扭着腰唱起来。送情郎送在大门东啊,正赶上老天爷刮起了老北风啊,刮风不如下点小雨好啊,下小雨能留上我地郎多呆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