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回归祖国 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31本章字数:2122字

    “行了别唱了,这破地方,我可不愿意呆,我恨不得一步跨回国去。”有人大声叫着。

    “可不是吗,你们看看,这里那有个人烟,除了老北风还有什么?”

    突然被人打断唱腔,猴子不愿意了,“干什么干什么,我饿着肚子给你们唱,你们还不听,那好我还不唱了呢,你们就去听风吧。”说着猴子坐下来挤进人堆。

    那个打断猴子唱腔的的人,不好意思的说“猴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行了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你的心思,我困了我要睡觉了。”闷罐车中一时鸦雀无声,只剩下那哐当哐当的车轮声,在黑暗的车厢里回荡。

    守成从车门缝隙向外望去,西伯利亚的朔风在白茫茫的的雪野上,扬起漫天的雪雾,仿佛把天地都冻在了一起。守成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弟兄,又冷又饿的士兵们紧紧拥挤在一起,有些兄弟不知不觉睡着了。”

    “好香!”睡梦中的梁子嘟囔着,守成苦笑笑,不知这小子在梦里吃什么了?

    “这小子做梦想好事呢,谁知他吃的是屎还是草。”有人打趣说道。

    “哎哎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刚刚静下来的车厢又活跃起来。接着那个人也不管大家愿不愿意听就哇哇讲起来。

    有两个人去铲地,铲到地头两个人坐下来休息,一个抽烟,一个躺地上睡觉。抽烟的人突然看见,从睡着那个人的头芯里钻出一个小人,只见那个小人,拧拧哒哒走着,前面有个车轱辘沟,那个小人过不起,就捡起地上的树枝横在车轱辘沟上,然后走了过去。路的中间有滩牛屎,那个小人坐下来,薅着旁边的马莲草,蘸着那滩牛屎吃起来,吃完了又顺着原路回来钻进头芯里不见了。然后那个人醒了,伸着懒腰说,才刚做了一个梦,走过一条大沟,我还搭了个桥,过了桥那面有一滩大酱,旁边还长了许多大葱,我拔着大葱蘸着大酱就吃起来,那才叫一个香啊······大家听了禁不住笑起来。

    梁子被笑声惊醒了说,“满桌子的肉,我还没吃呢就叫你们弄醒了,你们笑什么。”梁子说着又吧嗒吧嗒嘴。

    “我们笑你吃屎呢。”有人接嘴说道。

    “你才吃屎呢!”梁子不知道刚才的事,不满意的回说道。大家听了又都哈哈笑起来。

    一说到吃,大家的肚子更叫得欢了。

    “大家吃点吧,不能老这么耗着,要不身体也受不了。”

    听到队长发话了,大家纷纷拿出黑面包啃了起来,啃了几口就又都放起来了,这可是一天的食粮得省着吃。闷罐车里黑乎乎的,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反正列车一直在跑。从闷罐车的门缝往外望,天已经暗下来了。

    列车终于又停下来了,天也黑下来,大家挪动着冻僵的双腿下了车,好多人的脚落到地上都站不住了,有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来了,大家互相拉扯着活动着。

    集合的哨声响起来了,大家排好队报数,守成这边连报两遍都少了一个人,守成急了。

    “都报一下自己的名,大家听着少谁。”

    张忠义、李保才、崔大成······大家一个一个报着自己的名子。名字报完了,大家发现少了猴子刘才。“大家喊喊刘才,看是不是跑哪方便去找不回来了。”于是大家可着嗓子喊起来,刘才快回来集合了。喊了半天也没有回音。

    “大家别喊了,刘才在车厢里晕过去了。”大老赵和另外两个兄弟,背着刘才走过来。

    原来大老赵听见少了刘才,连忙带着两个兄弟上了车厢,车厢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三个人哈着腰并排向前摸着走,走了不多远,大老赵的脚踢到了一个人。大老赵抱起猴子连忙叫着“刘才猴子·····”可猴子一点反应都没有,三个人赶紧背着猴子下了车。

    守成把手伸进猴子的胸前,还好猴子的心脏还在跳动,看来猴子是连冻带饿昏迷过去。

    带队的苏军军官,领着大家来到临时休息的木头房子,进到屋里放下猴子,大家连忙施救,有活动胳膊的,有活动腿的,梁子拿着缸子,到处找热水。好不容易在车站的值班室里要到少半缸热水,梁子像捧着宝贝一样,捂在心口窝里,小心翼翼捧了回来。半缸子热水下去,猴子有了直觉。大家忙着又搓又捏,猴子总算醒了过来。这一趟列车,出现猴子这种状况的不止猴子一个人,好在冻饿时间不算长,都救过来了。

    刚进屋时,大家觉得屋里还算暖和,呆了一会就觉得冷了,屋中没有取暖设施,只比屋外温度稍高点,时间一长大家就冷得受不了了。

    苏军抬了桶苏泊汤进来,每人盛了一碗,汤多少还有点温度,就着冻硬的黑面包,大家算把晚饭打发完了。喝了点热乎汤肚里有点食了,大家感到不那么冷了,猴子也缓过来了。猴子讲自己坐在那里,肚子饿的好痛,他啃了两口黑面包,不知不觉睡着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大家听了好后怕,万一发现的晚,猴子这条命说不上就交待了。看来再睡觉时,得有人放哨,到一定时间就得招呼招呼,免得不知不觉就睡走了。

    集合的哨子又吹响了,看来是要日夜兼程赶路了大家列队又上了火车。趁着肚里有点食身上还暖和一点,大家赶紧挤在一起休息,守成安排了放哨人员,到一定时间招呼大家起来活动,就这样列车在西伯利亚的雪原上日夜行进,义勇军官兵们凭着回归祖国的强烈愿望,与严寒和饥饿搏斗着。

    天亮了,列车终于在一个较大的车站停下来。“拿好自己的东西,都下车。”苏军用生硬的汉语喊着。又冷又饿的弟兄们,已经没有心情说笑了,一千多人的队伍几乎听不到说话声,大家默默行动着,神情麻木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大家挤进了候车室,领取两天的黑面包。候车室不算大,挤进这么多人,根本就装不下,于是领到食物的,就被苏军赶到室外。一天一夜的行程,在闷罐车里身子早已冻透,可大家想找个暖和的地方舒缓一下都没有。大家抱着膀子在原地来回小跑着,驱赶着严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