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归祖国 4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31本章字数:2226字

    景龙两手拢在袖子里,一边跺着脚一边问道:“我们这是到哪里了?”

    “谁知道是哪里,那外国字谁也不认识。”梁子缩着脖子搓着手,一边看着站牌一边回答。

    “听说这地叫什么赤塔。”大老郭吸溜着鼻子说道。

    “我的那个天妈呀,这里是赤塔,那我们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啊。”有人惊叫着。“这么说,我们还要坐这又黑又冷的闷罐车,再这么坐下去,大家早晚都得冻成肉干。”旁边有人发着牢骚。

    “可不现在我一看到这闷罐车心就哆嗦,这老毛子是拿我们当骡子运送了,不管我们的死活啊!”又有人不满的嚷着。

    一列客车行驶过来,大家住了嘴眼巴巴看着,期盼着客车能停下来。列车呼啸而过,大家默不作声朝着远去的客车眺望着,又一个个失望转回头。

    “该死的老毛子,有客车也不给我们坐,简直不拿我们当人待。唉早知要遭这样的罪,我宁肯和小日本拼命,也不到这来。”梁子跺着脚高声骂道。

    “老话说得好,在家千日好出门处处难,什么时候都不能轻易离开自己的家呀,我们到了人家的一亩三分地,就只能听人家的揉搓了。”老周叹着气说。

    正说着又有一列客车驶过来,大家已经麻木了,谁也不再期盼了,列车在大家面前慢慢停下来,大家惊呀地看着小声议论着;难道是给我们做的?真的给我们换车了?可谁也不敢确定。

    集合的哨声响起,大家迅速站好队,带队的苏军军官指挥着大家上客车。真的是给我们换客车了!大家惊喜地叫着。

    “看来老毛子也不是不近人情,他们也知道再让我们坐闷罐车会冻死人的。”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上了车,大家挤挤擦擦坐下了,虽然是硬座客车,可大家感觉好像到了天堂,车厢内温暖明亮,不像闷罐车又黑又冷简直冻死人。

    列车开动了,疲惫不堪的弟兄们昏昏欲睡,冻僵的身躯渐渐缓过来了。虽然这客车比闷罐车温暖明亮,可活动空间小,时间一长大家就感到腰酸腿涨浑身难受。于是有人就在过道上凳子底下躺了下来。

    列车在西伯利亚的雪原上又行驶了一天一夜,就在大家坐得腰膝酸软腿脚肿胀浑身无力时。终点站阿亚古斯车站到了,大家活动着身躯,步履蹒跚的下了车。

    从这里到中苏边疆还有200多公里的路程,这段路程没有铁路,大家只能坐汽车或步行了。守成他们被苏联带队军官,安排在一座红军兵营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官兵们早早起床吃过早饭,然后排队领取四天的食物。

    剩下200公里的路程,按着每天行军50公里计算,大约需要四天的时间,所以苏方配给了每人四天的食物。

    一切准备停当大家出发了,登上苏方提供的拉羊毛的大卡车,在满天大雪中,卡车慢慢开动了。寒风呼呼刮着,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一下就冻木了,大家把所有能御寒的衣物都武装上了,只露出两只眼睛。守成背靠着驾驶室后面的车厢板坐着,紧紧搂着前面坐着的景龙。栓柱挤在守成身边。所有人都一言不发,缩着脖子佝偻着身子挤成一团。呼出的热气结成霜花,大家全都成了白胡子白眉毛的老头,如果不说话谁都认不出身边的人是谁。卡车像喝了酒的醉汉,东倒西歪摇晃着像蜗牛一样慢慢行驶,大家的身体也跟着摇摆不定。突地一声卡车车头向前一挺不动了,大家连忙伸出头向前望去,卡车抛锚了。突突突突突,司机拼命打着火,也不知多长时间,卡车总算启动了,又摇摇晃晃向前缓慢爬去,大家又都坐下来抱着膀子摇晃起来。没走多远卡车又熄火了,随车的苏军士官从驾驶室里跳下来,挥着手叫起来。

    “这小子叫唤什么?”梁子扭头看着问到。“下车的下车的······”苏军士官连连叫着,大家只好跳下车。苏军士官走到车厢后面,示范着让大家推车。原来卡车陷在深雪窝中出不来了。

    “大家推车。老赵你们三个推左边的轱辘,张虎你们几个推右边的轱辘,其他人推车厢、”守成指挥着,大家纷拥而上找好自己的位子。守成嘴里高声喊着号子:“一二三!”大家就嘿呦着使劲推一把。“一二三!”“嘿呦”也不知喊了多少个一二三和嘿呦,大家的力气都用尽了,才把车推出雪坑。看着车终于能动了,猴子扑通一屁股坐在雪窝里,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我我不行了。”梁子连忙架起猴子说:“不能坐,坐下就起不来,慢慢活动活动。”猴子靠在梁子身上张着大嘴,喘着粗气。大家或站或弯着腰,都在平复气息。休息片刻苏军士官招呼大家上车,景龙身子哆嗦着,腿都抬不起来了,拽着车厢板怎么也上不去,猴子更惨连睁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大家只好连拉带拽,好不容易才把那些上不去车的人弄上车。

    又走了几公里卡车突地一声,身子颤了颤又不动了。雪实在太大了,车根本没法开了,看着饥寒交迫的中国军人,苏军士官摇摇头,没办法只得弃车步行了。

    “下车下车,走的。”带队的苏联士官喊着指挥着。大家只好下了车,跟在苏方向导身后,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去。雪深及腰,每迈出一步都要花费一定的力气,几个月来大家吃不饱身体十分虚弱,没走多远就都气喘如牛,大家只得走走停停。天已经暗下来了,满天的雪花飘落下来,初时稀稀疏疏,不一会就连成一片。

    看着漫天的大雪,守成心中突然涌出‘燕山雪花大如席。’的诗句。以前觉得诗人太夸张,现在看来一点不假,西伯利亚的雪花比燕山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步开外,前面人的背影就模糊了。守成一步一拐的走着,受伤的腿,在这极寒的雪地上跋涉又麻又痛,守成咬着牙缓缓向前迈进。

    身后景龙的喘息声越来越响,守成回过身接过景龙怀里抱着的骨灰盒,转过身默默走着,这一路守成栓柱景龙三人轮流抱着老吴的骨灰盒,老吴是他们的好大哥,只要条件允许,他们就要把他带回国去。可在这深雪窝中行军,什么都不拿人走着都费劲,何况还拿着东西,可三个人谁都不愿放弃,尤其是景龙,他觉得老吴是为他死的,他不能对不起他,就是再难他也要带老吴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