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归祖国 5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31本章字数:2412字

    远处传来狗叫声,大家精神一震,到有人家的地方了,希望在每个人心中燃起来。大家咬着牙拖着精疲力尽的身躯走进一个小镇。

    苏方把大家安排到小镇人家住宿。守成、栓柱、景龙等六个人被安排在一户老两口家里。老两口都五十多岁的年纪,长得慈眉善目。看着又冷又饿极度疲乏的中国军人,他们忙熬了一锅燕麦粥让他们充饥。这是守成他们自从来到苏联后,受到的最温暖的一次待遇。大家坐在餐桌前看着善良的老两口,给他们盛了一碗又一碗的粥,感动的泪水在眼中打转。老两口打着手势,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让他们快吃。转眼一大锅粥就一干二净了,几个人感觉肚子里才垫了个底。吃过粥身上暖和了,疲乏不堪的几个人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那两位苏联老两口又给他们煮了一锅粥,守成几个人感动的热泪盈眶,拥抱着两位老人泪水长流。

    集合的哨声响了,大家挥手跟两位老人老告别,又开始一天的艰辛跋涉。经过一宿的休整,大家的精神好了许多,纷纷扬扬的大雪已经停了,阳光照在雪地上发出刺眼的银光,大家眯着眼睛缓慢的行走,每一脚下去都要花费一定的力气。雪后的天气冷得出奇,大家嘴里呵出的气息,凝结成霜挂在眉毛胡须上,甚至连帽子胸前都是白花花的的霜花。从远处看,义勇军官兵的身影,就像一个个移动的烟筒冒着白烟。坚持一定坚持住,再有三天就能回到祖国了,每个人都在心中默念着。拖着疲倦僵硬的身躯,又迎来了一个黄昏,领队的苏军向导回头用蹩脚的中文喊着:“快的,黑的赶不到的。”大家已经是精疲力尽再也快不起来了。

    “猴子起来,快起来。”身后传来梁子惊慌的喊叫声,守成回过身看到几个人围在刘才身边,刘才张着大嘴躺倒在雪地里,梁子架着刘才的两只胳膊往起托。所有人都精疲力尽了,根本没有力气去帮助别人,可看到自己的兄弟到了生死边缘,还是不顾一切的帮忙,守成走过来,和梁子一起把刘才拖起来。“猴子,咬牙坚持住别松劲,待在这里就没命了。”守成鼓励着刘才。猴子倚在梁子身上喘着粗气,颤抖着伸手从胸前拿出一块黑面包,放到嘴边啃了两口,然后又宝贝似得揣回胸前。这才艰难的起身踉跄着向前走去。

    路旁有几座废弃的木屋,看看天色已经黑下来,这里离下一个站点还有很远的路程,今晚无论如何也到达不了目的地,何况大家都疲劳至极,带队的苏军士官不得不下达就地宿营的命令。

    守成带着兄弟们涌进分配的木屋里,木屋里漆黑一团,有人划亮一根火柴,借着微弱的亮光,大家摸索着走进到屋里。屋内并不比外面暖和多少,一样的寒气逼人,疲劳至极的弟兄们,扑通扑通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

    “起来起来,这样要冻死人的。”黑暗中守成着急的喊着。大家都疲惫到了极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有些人根本没力气爬起来了。猴子更惨一屁股坐到地上头一歪,就倒在旁边人身上晕过去了。

    朔风怒吼钻过木板的缝隙直扑人脸,并得意的在缝隙处嚎叫,大家如果就这样躺地上睡过去,很快就都成冻肉了。“快大家往一块挤。”黑暗中守成焦急的喊着,于是大家移动着身体紧紧挤在一起,也分不清周围是谁,互相借助体温来抗御严寒。

    一个瑟瑟发抖的声音叫骂着:“娘个x的,老毛子够狠,不但要饿死我们还要冻死我们。”

    “早知这样,还不如跟小日本拼个痛快,这个罪真遭不起。”又有人发着牢骚。“兄弟们,九九八十一难我们都闯过来了,眼看就要回国了,再难再险大家都要挺住。”守成给大家打气。黑暗中谁也不吭声了,只听得见大家冻得上牙磕下牙瑟瑟发抖的声音。

    “娘的,活人不能让尿憋死,这么挨下去不是个办法,谁有火点着看看有没有烧火的地。”于是有几个抽烟的弟兄,划亮了火柴。借助微弱的火光,大家打量着四周。守成更是站起身急速看着。屋内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取暖设施。火光先后熄灭了,木屋又笼罩在黑暗中。“栓柱、郭全、张宏升,你们几个去找点能烧火的东西回来。老周、梁子,门口有个铁桶,你们俩去拿过来,弄点干净的雪回来。几个人答应着,站起身蹒跚着忙乎去了。

    进屋的时间长了,大家的眼睛有点适应了,影影乎乎能看到屋内黑影晃动。守成带着弟兄们,在屋中的地中央留出一块空地。不一会栓柱和郭全等人,拖了一些松树枝回来,大家在这不大的空地上燃起一小堆火,升腾的黑烟呛的大家不住的咳嗽,可大家都很兴奋,毕竟这小小的一堆火,给大家带来温暖和希望。“快有缸子的都拿过来?”于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搪瓷缸子传递到火堆旁。大老赵和梁子把缸子装上雪,放在火堆上融化烧热,大家轮流着喝了几口热水,然后拿出冻得发硬的黑面包,啃了起来。苏联方面并没有因为行军,体力消耗大而多发食品,还是按着先前的定量发放,这些食品正常吃都不够,何况这么大的体力消耗,根本不够吃。大家都不敢放量吃,按着行程分成几份,即使肚子再强烈抗议,也不肯多吃一口。看着饥寒交迫的弟兄们,守成又把缸子收集过来,拿出在火堆旁煨软的兔肉撕碎,每个缸子放了几块装上雪放在火上煮。所有人都眼巴巴看着那几缸肉汤,咽着口水。

    汤煮好了大家又都轮流着喝了起来,“操你小子干什么?”一个怒骂的声音响起,原来有个人竟不管不顾捧着缸子不肯放手,而且不顾汤热,下手去捞那为数不多的几块肉,饿狼般吞到肚里。气的旁边的人伸手去抢,几个人一边谩骂着一边相互争夺起来。

    “都他娘的住手,老毛病又犯了,是哪个王八羔子不知死活光顾自己。”黑暗中根本看不清人的脸,守成气的站起身大声叫骂。“是谁站起来!”人堆里一个不高的黑影慢慢站起来。借着微弱的火光,大家看到抢肉吃的人是队里最小的兵,十六岁的孙有志。看到是孙有志大家都不吭声了。守成的心也软下来了。这孩子一家人都死在鬼子清剿中,侍卫长看他可怜,就把他留在了侍卫队。

    十六岁的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都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在这饥寒交迫的日子里,这个孩子能坚持到现在,已经不错了。可前面的路还很长,此风不能不刹。守成硬下心肠喊道:“孙有志,你再这么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看我怎么收拾你,看在你是初犯,这次饶了你,下不为例,你过来给大伙烧火。”听到守成对孙有志的处罚大家都乐了,这哪里是处罚,这是变相的照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