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归祖国 6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32本章字数:2410字

    听到大伙的笑声,孙有志十分生气,噘着嘴浑身哆嗦着走到火堆旁边,直愣愣站在守成身旁翻着白眼。

    “坐下!”守成往旁边挪了挪,空出一个位子让孙有志坐下,孙有志不情愿的坐下来。

    旁边的大老赵照着孙有志的脑袋拍了一巴掌骂道:“你小子别他娘的不知道好歹,给烧火。”说着递过来一把松枝,孙有志接过来,气囔囔一把投进火堆里,火堆噼啪响着一下子旺起来。

    “操真想把你小子一脚踹进火堆里,没见过你这么不知好歹的东西。”旁边的梁子气的又甩了孙有志一巴掌。

    行了他还是个孩子,这已经够他呛了。”老周连忙打着圆场。

    守成又递给孙有志几根松枝说:“慢点放,一次少放点,任务完成的好,一会还给你肉汤喝。”听说还有肉汤喝,孙有志不耍脾气了,一声不吭坐在那里烧起火来。

    这小小的火堆,根本抵御不住西伯利亚的寒冷,尽管围着火堆,大家还是冷的直打哆嗦。火慢慢熄灭了,大家紧紧挤在一起,寒风入骨浑身的血液好像都凝固了,大家是睡非睡,好不容易熬到天亮。

    “起来都起来了。”守成坐在人堆里喊着大家,自己也试着往起站,可双腿仿佛脱离了身体,一点知觉都没有了。守成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孙有志,使劲捶着自己的腿。

    “我的腿没有了。”孙有志哭唧唧的喊道。站起身的大老赵拍着孙有志的头说:“你腿不还长在你身上吗,活动活动就没有事了。”大家相互搀扶着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刘才还半卧着躺在地上不动,梁子蹲下身推着刘才的肩膀问道:“猴子,你怎么样了?”刘才一点反应也没有。“猴子我扶你起来,不能再躺了!”刘才还是一动不动,梁子慌了,连忙把手伸到刘才的鼻子底下,刘才已经气息全无。

    雪野上隆起三个雪包,这一晚上这一队回国的队伍中,因冻饿身体极度衰弱死了三个人。安葬好刘才,守成跟景龙商量,把老吴也留在这里吧,这两天三人轮流抱着老吴骨灰盒行走,已经是耗尽了力气,前面的路不知还有多难走,大家已是有心无力了。景龙含泪点点头同意了,在安葬刘才的雪堆旁,三个人又堆起了一个雪堆。

    白茫茫的雪野,一队人影逶迤成一条蜿蜒的黑线,缓缓的向前移动着。雪深及腰,大家每迈出一步,都要花费很大的气力,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喘息一阵然后再走。原本四天的路程,由于行军速度的缓慢,拉长了时间,现在已经是第六天了。苏方一共发了四天的食品,好多人已经没有口粮了。寒冷饥饿折磨着大家。走着走着,一个士兵一头栽倒在雪地上不动了,大老赵上前看了看,倒地的士兵睁大眼睛,一动不动茫然望着前方,大老赵用手帮着把同伴的眼睛合上,然后站起身木然向前走去。大家已经麻木了,饥寒交迫严重的营养不良,使大家的身体极度衰弱,大家已经习惯了同伴的离去,每天都有人倒下,每到这时队伍里都会死一般的沉寂。

    “队长我不行了。”走在守成身后的孙有志,踉跄着向前扑去。这几天守成一直把孙有志带在身边,处处照顾着。这孩子比景龙还小两岁,稚气未除的脸上总带着一股倔强劲。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可这样的环境对这个少年来说,未免太残酷了。守成停下脚步,回过身一把抱住孙有志,可身体的虚弱,使守成没有力气抱住他,两个人一起摔倒在雪地上,倒在地上的守成只觉的眼前一黑,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队长!”“守成!”大家连忙围了过来。栓柱抱着守成不停的呼喊着,景龙跪在旁边也哭喊着:“守成哥!”。摔倒在地的孙有志,只是一时眩晕,很快就坐了起来,看见队长人事不省,吓得不知所措,坐在雪地上呆愣愣看着。“都是你小子干的好事!”梁子气的踢了孙有志的一脚。

    守成只是一时晕过去了,听着大家的喊叫很快就清醒过来。看见梁子又要踢孙有志连忙制止喘息着说:“他还是个孩子,大家应该多关照他。”梁子悻悻放下脚。看到守成醒过来,大家松了一口气,愣愣看着守成的孙有志,突然扑在守成身上呜呜哭起来。

    “你没事吧?”守成坐起身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拍着孙有志的肩膀问道。

    “我没事,我是饿的。”栓柱听说默默从怀里掏出一小块黑面包递给孙有志,孙有志迟疑着没敢接。

    “拿着吧。”守成看了看栓柱,又看了看孙有志。孙有志接过黑面包,不管不顾一把塞进嘴里嚼起来。好多人眼巴巴看着孙有志嚼着面包,喉咙也咕噜噜跟着动弹。

    天黑前队伍终于赶到下一个站点,这是最后一个小镇了。守成捏捏已经瘪了的食品袋,心里想着怎么也要在这里筹集点食物,要不剩下的路程,恐怕要挨不过去。可所有能换食品的东西都换了,大家已经是一贫如洗。守成摸摸身上所有的口袋,还有几块银元,可苏联人不认这玩意,还有什么可以换食品的东西吗?守成想了想,决定用身上的大衣换点食物。虽然守成严令手下的士兵不许用大衣换食物,可在这最后的生死关头,守成决定打破禁令。

    苏方把弟兄们安排在牧民家中借宿,每户6至7人,并让牧民们熬上一锅燕麦粥,给义勇军官兵充饥。看着这些瘦弱不堪嗷嗷待毙的中国军人们,这些苏联人也唏嘘不已。喝过粥疲惫不堪的弟兄们,横七竖八倒卧在毡房里再不想起来。守成披上大衣找到房主,用手比划着要用大衣换点吃的,房主看着大衣摇摇头。

    这一路走来,每个人的大衣都是又当褥子铺又当被子盖,都已经脏兮兮的了。看到房主不肯换,守成又掏出身上的几块银元,房主看了看仍然遥着头。守成傻眼了,想不出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唯一一枚戒指早就换出去了,守成咬咬牙脱掉外衣,把穿在里面,紫玉做的礼服呢面的皮坎肩脱下来递给房主。这件坎肩守成一直没舍得穿,直到回国途中才穿在身上。房主接过来铺开里外看了看,又用手仔细摸了摸,在衣服的两个腋窝下方,房主摸到两个硬东西。于是抬起头嘟囔着指着那两个地方,朝守成哇啦哇啦说着,意思是问什么东西。守成拿过坎肩,顺着接缝往下捋,碰到两个圆环样的东西。守成急忙拨开羊毛,只见两枚金色的金属环紧紧缝在羊毛里,守成一眼认出那是紫玉的两枚戒子,激动的心砰砰砰跳动起来。细心的紫玉怕守成应急时没有钱用,就把戒子缝在坎肩里给了守成。紫玉我的好媳妇,今生娶到你,是我最大的福分,在这关键时刻,你又一次给了我希望。只是不知道你现在怎样了,我一定会活着回去跟你相见,我就是爬也要回去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