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58本章字数:2169字

    当阿侬从花墙上的镜子里看到了世界上还有另外一堵花墙,这堵花墙里也有面大大的镜子,镜子里竟然有一个月亮!

    她也没有时间去深究这些令人纠结的问题。现在摆在她跟前的实际问题是找到被风刮走的侏儒王。

    现在她从镜子中看到侏儒王被一朵盛开的花儿控制了,更让人担心的是侏儒王并没有意识到他自己深陷危险之中。他正美美地享受着那朵盛开的花儿分泌出来的苹果味道的蜜液。

    侏儒王不知道最甜的东西有时候是最致命的东西。比如说人类吃了过多的糖,就会得糖尿病,被这不治之症折磨得死去活来。

    现在的侏儒王正处在了这种致命的甜蜜中。当那些数不清的小不点伸出千万只手把他拉拽他进到一个他被那些那是一朵食人花。

    这朵美丽而奇特食人花,开着绛紫色的花儿。她今天等了很久,等不到猎物,正着急呢。当侏儒王来到他身边的时候,她迫不及待地用甜蜜的话儿,呼喊着。

    并且为了获得更好的猎物,她今天可是盛装儿来,开得特别艳丽。她是为了等待侏儒王而艳丽地盛开。

    按照一般的逻辑和一般的常理,美丽的东西都是安全的。人们只会对那些丑恶的东西以浓彩重墨地去描绘,以让他更加丑陋。丑陋到极点,丑陋到在任何时候都是显摆在那儿,丑陋到无论你的视线往哪搁,最终都会被吸引到他的身上,而产生厌恶的情绪然后自动地绕道而行。

    是的,只要看见他是丑陋的,引人恶心,谁还会去接近他呢?

    没有美感的东西,往往缺少伙伴,缺少朋友。

    但是对那些在美的外表掩盖着的恶,又有多少人能参透呢?

    就像侏儒王那样,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被一种美丽的幻象所迷惑,并深深地迷恋着这甜蜜的芬芳,甚至情不自禁地大口地摄取这些甜蜜的东西。他摄取的量越大,他陷入的境地越危险。

    侏儒王陷入了轻度中毒的状况,开始的感觉像是被催眠了,他缓缓地松弛了全身的胫骨,要美美地沉睡过去了。

    阿侬从镜子中看着就要沉睡过去的侏儒王,她知道他已经轻度中毒了。现在她要知道他在哪儿才能找到他,把他从危险中解救出来。

    阿侬轻轻地触碰了一下花墙里的镜子。那里显示出一行字。但是阿侬并不认识字。

    “我不知道这些符号代表什么东西。”阿侬对花墙里的镜子说。

    花墙的镜子又显示出一幅简单的线路图。阿侬顺着这个线路图,很快地找到了侏儒王所在大概位置。并很快找到那朵食人花。

    阿侬把食人花连根拔起,撕碎了那朵食人花。侏儒王软绵绵地陷在食人花的花心里,软绵绵的已经动弹不得了。

    阿侬把侏儒王从食人花的花心里取出来。现在得立即把侵蚀侏儒王身子的毒液清洗掉。

    阿侬来到溪流旁。小心翼翼地把侏儒王托在掌心里,怀着万分的小心,让溪水冲洗掉侏儒王身上的毒液。

    “如果你能做到一直地把自己的爱小心翼翼地放在手心里,你在晚年到来时,会获得很大的幸福。”阿侬听见一个声音对她说。

    谁说不是呢!

    “但是,侏儒王真的是我的爱吗?”阿侬不有很大的疑问。因为,她突然想到横在他们之间的那个蓝灵,想到蓝灵,她的眼前就会出现她那流血的双眼。那多么痛苦和可怕啊。虽然蓝灵在流血的时候,感觉不到太多的痛苦,但是看到她眼睛流血的人,会百倍地痛苦啊。

    阿侬收回思绪,她只想侏儒王能脱离危险。

    “快——快——快!今天又比赛!”溪流里突然飘来一些花瓣船,每朵花瓣船上都有一只红色的小甲壳虫。

    “是什么比赛?”阿侬问他们。

    “快——快——快!今天又比赛!”这些红色的小甲壳虫并不理会阿侬的问话。他们快乐地唱着歌儿,似乎谁开小差了,就会被比赛淘汰出局的。

    “快——快——快!今天又比赛!”越来越多的花船涌进溪流里。阿侬赶快把侏儒王从溪水中捞起,她生怕这些花船什么时候把侏儒王带走了。

    侏儒王渐渐地睁开了眼睛。他看见了把他放在手心里的阿侬。

    “唉,阿侬,是应该我把你放在我的手心里的。我是男子汉啊。你任何时候都应该是收到男子汉保护的”侏儒王对阿侬说。

    “你跟蓝灵在一起就会变成侏儒,只有跟我在一起才能变成英俊的男子啊。”阿侬说。

    “谁愿意跟一个毫无感情的毫无表情的人生活在一起呢?但是,现在我这样的境况,也比她好不了多少。”侏儒王说。

    “我不嫌弃你,终究会有办法解决的。及时你永远是这样子,我也喜欢,这样我就能一辈子地把你放在我的手掌心里疼着了。”阿侬说。

    这让人多么幸福的话语啊!

    侏儒王听着,流下了感激的眼泪。

    但是阿侬看着侏儒那么弱小,也流下了怜惜的泪。她的泪滴在她的手掌心里,也滴在侏儒王的身上。

    她无助地闭上了眼睛。她多么希望侏儒王能快快恢复原形那。

    “天哪!我竟然是天下第一号大笨蛋!”阿侬说。

    “你是那么聪慧,怎么能说你是第一号大笨蛋呢?”侏儒王怜惜地对她说。

    “我忘记了大石头巨人了!”阿侬说。

    “是啊,大石头巨人会实现你的愿望的。”侏儒王开心地说。

    阿侬小心翼翼地把侏儒王托在手掌心里。然后踏上了归家的路。

    “我的王,等你变城原形后,我想把家安在你的王国里。我的要求不高,就想在这堵玫瑰花墙旁建一所小茅草房。能遮风避雨,又能每天看着你就行了。”阿侬悄悄地对她手掌心里的侏儒王说。

    “我可不能让你住在小茅草房那!你把我放在手掌心了,我让你住在茅草房里,那我还是人吗?”侏儒王说。

    “我就想每天对着这花墙里的这面镜子,看着自己的容颜慢慢地衰老下去,看着夕阳慢慢地走到山的那边天去。那会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日子啊!”阿侬说。

    “我不会让你住在小茅草房的。”侏儒王说。

    他们甜蜜地说着,来到了通往天鹅绒大床的秘密通道的通道口处。阿侬四处张望,没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钻进了密道口。消失在阳光明媚的春光里。

    下一章心形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