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视频里的美人痣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3本章字数:2068字

    一大早,你娘就下炕炒起了糖豆,炒好后,又急急火火出了门,置办香火去了。

    等她打外面回来了,一进大门,看到我在吃糖豆,就埋怨起来:“你就是个馋痨,谁让你抢着先吃的?”

    我没在意,叽咕一句:“炒了不就是吃的嘛。”

    你娘嘴撅得老高,说:“那是带到庙里去供菩萨的,你先动了嘴,没了礼数不说,还会惹恼神仙的。”

    我虽然有点心虚,但嘴上还是不服气:“又不是全吃光了,那不是给他们留着嘛。”

    你娘就来了脾气,喊道:“你又在胡说八道,心半点都不成,这样去求了菩萨,还有啥用?不但没用,还会遭报应的!”

    我当时就觉得她那话有些不中听,结果了,真就让她给说中了。

    趁着大早,我们紧脚去了邻村的龙王庙。

    说是龙王庙,其实不是,只是大户人家的一座家庙,因为年久失修,连神像的脸面都看不清了,根本不知道上头站着的是哪一路神仙。

    那正是人家吃早饭的时候,庙里没人来,屋里空空荡荡的,有点瘆人。

    你娘打开包袱,抓出了里面的黄豆粒子,放在了供桌上,再拿出香火,点燃了,有模有样插在了香炉里。

    也许是我吃了炒黄豆粒子的原因,就在跪下来磕头时,一不小心,放了一个冲天响屁。

    放就放了吧,我还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你娘一下子就来了火气,站起来,朝着我的屁股就踢了两脚。

    还不等她的脚离开我的屁股,就听见小庙里啪的一声闷响。

    我被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时,只见案桌上的小香炉落到了地上,摔成了七八瓣。

    这就怪了,也没人动它呀,甚至连只老鼠都没有。

    你娘满脸惊惶,双膝跪地,连连磕头,口着念念有词,不住的求饶。

    原以为神仙不会跟凡人计较,谁承想,他们的心眼也很小,随即就给了惊天动地的报应。

    我们返回的路上,爬上一道矮岭时,突然间,就听到头顶滚过了一声轰隆隆的响声。

    你娘呆住了,自言自语道:老天爷来,怎么就打雷了呢?这风平浪静的,招谁惹谁了?

    我刚想说啥,突然就起风了,越刮越大,飞沙走石,简直吓死个人了。这还不算,随之密集的雨点劈头盖脸砸了下来,冰豆子似的,麻凉刺骨。

    好在持续了不长时间,转眼间就雨过天晴了。当我松开抱紧脑袋的双手,睁开眼睛看上你娘是,却傻眼了,她……她竟然不见了,只剩了脏兮兮的包袱在旁边。

    我慌了神,咧开嗓子喊起了你娘的名字,边喊边跑,找遍了周边的沟沟岔岔,田间地头,也没见着她的踪影,一时没了主意,哭着喊着就往村子的方向跑。

    到了村里,我直接去了村长家,把你娘丢失的过程告诉了他。

    村长当机立断:“不好,八成是遇到鬼怪了,赶紧找人去!”

    他在村广播上喊了十几遍,要求全村老少齐上阵,火速行动,找人去。

    村里的老少爷们倒也不怠慢,几分钟的时候,就集中到了村口,听村长说明情况后,就呼啦啦奔着丢人的地方去了。

    男男女女几百号人呢,找了一天一夜,几乎把方圆十几里的地盘儿都踏遍了,却连你娘的一根毫毛都没见着。

    一个个只得无功而返,大伙凑到一块儿,个个哭丧着脸,摇头叹息,很明显,那意思是说,甭找了,人肯定已经没了。

    我蹲在地上,懊恼地抽着烟,突然就看到了一条狗,那狗看上去很怪异,它昂着头,下巴朝天,尾巴夹在屁沟里,在我身蹭来蹭去的。

    村长大声喊:“栓子……栓子,快看那狗眼!”

    我被吓了一跳,问他:“狗眼有啥好看的?”

    村长说:“你别看我,你只看那狗眼。”

    我哭腔说道:“村长呀,谁还顾得上逗趣呀,那不就是一双狗眼嘛,有啥好看的?”

    村长竟然骂了起来:“让你看,你就看!狗日的傻逼王八蛋!”

    我这才不情愿地看了过去,一对眼,心里便毛躁了起来,那狗眼果然奇异,里面嫣红一片,像是落进了两片桃花瓣一般。

    刚想问啥,村长大声喊:“走,盯紧了,跟上它。”

    我这才知道,那狗已经钻出了人群,朝着野外跑去了。

    一看村长已经追出了老远,我只得紧随其后,心里七七八八琢磨着:这老东西,他追条狗干嘛呀?

    等出来村口,那条狗发起疯来,甩开四条腿狂奔起来,尾巴挓挲着,毛茸茸,就像拖着一把大扫帚。

    差不多追出了十里地,我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实在是跑不动了,干脆停了下来,松松垮垮站在那儿,只顾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村长是个六十多岁的人了,早就被落在了后头,他见我停了下来,就张牙舞爪地挥动着胳膊,意思是让我跟上,别停下来。

    奇怪的是,前面的那条狗见我停了下来,也收住脚,回过头来,嗷嗷怪叫了两声。

    那完全是在挑逗,我气得直骂:草你个姥姥的野狗,看我撵上,不摔你个半死,先剥你的皮,在再抽你的筋!

    后面村长又喊开了:“栓子,狗日的,你快追……快追呀……”

    我只得咬牙切齿又跑了起来,那狗也跟着撒腿狂奔。又跑了一会儿,便来到了南山沟里。

    那狗轻盈地跳过河,站在对岸,伸出长长的舌头望着我,然后拔腿朝着山顶跑去了,四脚如飞,身体轻盈,远远看上去,好似一朵黑云在飘动。

    我喘了几口粗气,运足了力气,撒丫子跟了上去。

    好不容易到了半山腰,见那狗停在了一堆怪石旁,半蹲在那儿,两眼直勾勾瞅着我,粉红的眼睛扑闪扑闪直放亮光。

    这时候,我心里才有了一种预感,你娘她肯定就在这座山上,可到底在哪儿呢?

    树林里?

    山洞里?

    还是……

    想着想着,猛然抬头,那狗却不见了。

    我回过头,眼巴巴地望着村长,意思是问他该怎么办?。

    村长就喊:“小子,上面有个山洞,你进去,赶紧进去,你家女人一定就在里头……就在里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