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蒸腾起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3本章字数:2540字

    女人没有反应过来,我噗通一下双膝跪地,一连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撅着屁股,双手掩面伏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你……你是……这……这……”女人不慌乱地俯身拉我,双手抖得几乎握不住我的胳膊。

    “娘啊,我是你儿呀。”

    “你是我儿?”一听这话,女人松开手,一连退后了几步。

    “是啊,我是你儿啊,我回来了。”

    女人瞠目结舌,脸上没了半点血色,她竟然膝下一软,坐到了地上,放声嚎哭起来:“儿呀,是娘对不住你呀,可娘那样做,也是被逼的呀,你就饶了娘吧,你都做鬼这么多年了,干嘛又回来吓唬娘啊……”

    “娘……娘……我不是鬼,真的不是鬼。”我解释道。

    “你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不是鬼是啥呀?”

    “娘,我没死,真的没死,你别哭……别哭,听我慢慢说给你听。”我爬到了她跟前,攥住了她的一只手,说,“娘,鬼是没体温的,你试试我……试试我的手,是不是热乎着呢?”

    女人的手一哆嗦,随后又大着胆子摸了起来,手心手背摸了个遍,又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

    “娘啊娘,你就放心好了,我是人……是人……是你亲生儿子回来了呀!”

    女人还是不放心,又在我额头上摸一把,再捧起我灰突突的小脸蛋儿,仔仔细细端详了一阵子,脸上这才有了活色,说:“是……是像俺家儿子。”

    “是啊,娘,我就是你儿子。”

    “那你把褂子脱下来。”

    “脱……脱褂子干嘛呢?”

    “先别问为什么,让你脱你就脱。”

    我有点心虚,不再多嘴,默默脱起了褂子。等我把脏兮兮的身子露出了,背向女人时,她竟然啊地惊叫了一声。

    难道她看出了啥破绽?

    难道我身上还有狼毛?

    难道……

    正猜疑着,女人一把抱住了我,惊叫道:“儿呀,是你……真的是你呀,你背上的那块胭脂记还在呢。”

    我这才踏实下来,软软地叫了一声娘。

    她应一声,自言自语说:“我不是在做梦吧?这是真的吗?这怎么……这么可能呢?人都死了七八年了,咋就回来了呢?”

    站在一旁的老牛突然哞哞连叫了两声,围在我身边转了起来。

    女人突然推开了我,怔怔瞪着我,问:“你……你这是从哪儿来?”

    我说:“我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

    “很远很远是什么地方?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我说:“我也说不清那是什么地方,是在一座高高的山上,山上有座道观,道观里有个老道,是他要我来认祖归宗的。”

    听到这儿,女人退后一步,跟在老牛后头,围着我转起了圈。

    就在这时,一个白发老太太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牵着一个小女孩,看上去有三四岁的模样。

    女孩远远地喊起了一声娘,就眨巴着一对大眼睛,呆萌萌地望着我。

    老太太没说话,皱起眉头注视着我,两只眼睛虽然很浑浊,却透着逼人的寒光。

    女人叫了一声娘,那声音颤颤点。

    老太太没吱声,闭上眼睛,掐指念叨了一阵子,然后声色俱厉地对我说:“实话告诉你吧,我虽算不得高人,但也会一些仙术道法,你是鬼怪也罢,是上仙也好,不要伤害他们,要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这才知道,老太太是女人的婆婆,也就是我的奶奶,她是个神婆,虽然不知道她的道法有多深,但她的威吓,我并不害怕,因为我压根就是个凡胎,一脸无辜地说:“奶奶你用不着吓唬我,我是这家的儿子,真的是这家的儿子呀!”

    老太太满目狐疑,前前后后打量着我,说:“你说是就是了?她家儿子一下生就死了,咋就突然活蹦乱跳的回来了呢?这不是鬼话是啥?”

    我说:“当时我并没有死,又活过来了。”

    老太太说:“谁信呢,是我跟老头子亲手去埋的,还刨了一个半米深的坑,就算你之前没死,埋进去后,也会憋死的。”

    我说:“当时正巧有一个老道路过,他有一双窥地之眼,看到我还没死,正在土里乱动呢,就把我挖出来,带走了。”

    老太太问:“那你不好好跟着师傅诵经修行,怎么就突然回来了呢?”

    我装出一副哀伤的样子,说:“师傅圆寂了,闭眼之前把真相告诉了我,并打发我回来找你们,再说了,师傅说我没有慧根,一直让我挑水劈柴,干些杂物,从来不教我佛法。”

    “那你能说出师傅的法号吗?”

    “哦,他法号叫悟本。”

    眼见着太阳就要落山了,看上去老太太有些着急,我明白她着急的意思,万一我是鬼怪,等阴气升上来,那就可以大开杀戒了。

    她站定了,眼珠转动了一阵子,对着儿媳妇说:“你去拿把刀子。”

    儿媳妇惊恐地问:“娘,你别……千万别干傻事啊。”

    老太太说:“你以为我想杀了他呀,我才不那么傻呢,万一……万一他真的是我孙子呢。”

    “那你要刀干嘛?”

    老太太没好气地说:“别问那么多,让你拿你就拿!”

    儿媳妇应一声,转身开门去了里屋,不一会儿便提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出来了,随手递给了婆婆。

    我一看那锋利的刀刃,头皮发紧,浑身发麻,直想尿裤子,真担心老婆婆会没头没脸劈向我。

    老太太握着刀把,有意在我眼前比划了一下,然后又扭头对着儿媳妇说:“你把妞妞送到王麻子家,他八字硬。”

    女人答应一声,牵着小女孩的手就往外走。

    老太太又吩咐道:“把你爹也喊过来,加加步,赶紧了。”

    女人答应一声,拖着女儿就出了门。

    不知道为什么,老牛看到老太太玩起了菜刀,放一个响屁便窜进了牛圈里,站在料槽边,眼巴巴我这边看着。

    老太太仍是一脸阴冷,手中掂着菜刀,直直盯着我,那眼神分明在说:你这小鬼,还想装人是不?那好,一会儿就让你下地狱!

    我不知道她接下来要演哪一曲,心里没底,身上直冒虚汗,真想一走了之,万一被劈成了两瓣,或者剁成了肉泥,那可就枉费了狼爹的一片养育之恩。

    我咧嘴苦笑着,本想说些啥,可双唇冻僵了一般,只是动了动,却发不出声音来。

    正在僵持着,女人领着一个白发苍苍的高个男人进了院子。

    男人进门后,呵斥老太太:“老婆子你别胡来,快把手里的菜刀放下!给我放下!”

    老太太说:“我怎么就胡来了?”

    “不胡来你拿刀对着孩子干嘛?”

    老太太口气轻松下来,说:“这不,孩子回来了嘛,我杀鸡给他吃。”

    我这才松了口气,尿意随之也没了。

    儿媳妇问:“娘,你真要杀鸡?”

    老太太说:“嗯,是要杀鸡,那只芦花大公鸡呢?”

    儿媳妇四下里扫视了一圈,指了指草垛后面,说:“那不……那不……在那儿呢。”

    老太太单手提刀走了过去,弯腰撅屁股,嘴里叽叽咕咕念叨着啥,伸手去捉那只芦花公鸡。

    那只公鸡真就像中了魔法一般,高昂的头突然耷拉下来,瑟瑟抖成一团,任由老太太捉到了手中。

    老太太一手握着菜刀,一手攥住鸡翅子,威风凛凛返回到我跟前。

    我蒙头蒙脑,呆呆地看着。

    老太太把芦花大公鸡高高举起来,对着西边天上五彩的晚霞摇了摇,然后闭上眼睛,干瘪的嘴唇里念念有词。

    那只公鸡居然昂首引颈,打了一声高亢的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