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难以招架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3本章字数:2086字

    商量来商量去,我最后选择睡在了牛棚里。

    爷爷勉强答应下来,说:“那也好,就让老牛跟你作个伴吧,它通人性,是头好牛。”他说完,擦下炕,走了出去。

    看起来我酒量还不错,喝了三盅酒,虽然有点脸红,心里却清清楚楚。但我故意装出一副喝醉的模样,歪歪扭扭走出堂屋,直接去了牛棚。

    娘往前一步,看样子是想扶我一把,却被奶奶拽住了。

    奶奶人老心不老,一点都不糊涂,她一定是想仔细瞅一瞅,看酒后的我会不会露出狐狸尾巴来。

    等走进了牛棚,见爷爷早已呆在里头,蹲在墙根处,唰唰啦啦为我铺起了厚厚的干草。

    我心头一暖,暗暗叹服:看来老狼爹还真是有些眼光,它早就知道这是一户好人家,特别是这个年迈的爷爷,慈爱善良,知情达意,要是真能够跟他在一起,那可是一辈子的福分。

    见我进来,爷爷站了起来,说:“你要是累了,就先躺下吧。”

    我应一声,看着爷爷走出了牛棚。

    不大一会儿,他又折了回来,怀里抱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走到我跟前,展开来,盖在了我的身上。

    我用手摸了摸,知道是一床被子,鼻子一酸,喊了声爷爷。

    爷爷摸着我脏兮兮的小脸蛋儿,问:“柴达木,你真的不怕?要是怕的话,我就在这儿陪你吧。”

    “我这不是已经在家里了嘛,有啥好怕的?你也赶紧回去睡觉吧。”我立起上半身,对着爷爷说。

    “那好,说起来你也是个小大人了,该历练历练,我去睡了,有事就喊你娘。”爷爷说着,退了出去。

    “嗯,好,我睡了。”我装模作样闭上了眼睛。

    直到爷爷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里,我才爬了起来。走到院子里,见娘屋里的灯光已经熄灭,就有些为她担心,生怕那个可恶的小鬼会在她身上动手脚。

    果然,我隐隐听到娘呃呃地叫了两声,听上去很痛苦。

    我头皮一阵发麻,心里面也跟着翻涌搅动起来,好像是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肚子里,正使劲拽着我的肠子呢。

    奇怪的是,我五脏六腑的疼痛,竟然随着娘的呻吟在加重。

    这就奇怪了,我明明不是她亲生,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呢?难道就因为我寄居的这身皮肉,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

    这倒也有可能,不都说十指连心嘛,更何况是整个身体了。

    我敢断定,一定是小鬼在娘身上作祟了,于是我就对着窗口喊:“娘……娘……你怎么了?”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娘有气无力地回应道:“是你呀儿子,没事的,娘又犯心口痛了,老症候了,揉一揉就好了。”

    “娘,你一直这样吗?”

    “是啊,隔三差五的就痛一回,一到夜里就加重,也去看过医生,可人家说没啥毛病。”

    卧槽!毫无疑问,一定是那个小鬼乘虚而入,在折磨她,可我又不敢把实情挑明了,那不等于不打自招,自绝后路嘛。

    “儿呀,你去睡吧,睡吧,这会儿已经好多了,不痛了,一点都不痛了。”听上去娘的声音洪亮了许多。

    我说:“娘,那你有事就喊我。”

    娘说:“中,没事的,你去睡吧。”

    回到了牛棚里,老牛朝着我喷了两声鼻息,一对大眼珠子放着蓝幽幽的光,直直瞅着我。

    靠近了,我这才看到,老牛的眼里竟然蓄满了明晃晃的泪水。

    我心里油然一动,想起了昨天夜里的事情,是老牛的泪水滴进了我的眼里,我才开始看到那个小鬼的,没错,一定是牛泪让我开了天目。

    想到这儿,我把右手抚上了牛目,蘸满了黏稠的泪水,胡乱涂在了自己的双眼上。

    顿时便觉得神清气爽,眼前亮堂了许多,我用手拍了拍老牛的后背,表达着内心的一份感激。

    但我不搞不懂,它为什么要帮我。

    我挪步到了棚檐下,咬牙切齿的念叨起来:“你这个可恶的小鬼,不仁不义的小杂碎,有本事你给我出来,看我不把你撕成碎片!”

    话音刚落,那个丑陋不堪的鸭形小鬼就立在了我跟前,挑衅道:“你这个强盗!小人!竟然还有脸恨我?该被撕碎的是你,你知道不知道?”

    我啐了它两口,想杀一杀它的威风。

    可那根本就不起作用,反倒惹怒了它,看上去更凶了,张开满口碎齿的臭嘴巴,恶毒地骂道:“你赶紧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回你的狼窝去,草你个狼娘的,你凭什么来占我的位置?”

    “你已经变成恶鬼了,与这个家没有半点关系,而我是个人,来这里的目的也是善意的。”

    小鬼质疑道:“善意的?说得好听,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虽然跟鬼没法讲道理,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来是为了安抚他们,是为了照应他们的后半生,不像你这个恶鬼,只会给他们增加痛苦。”我觉得自己眼里直冒火,可小鬼毫不畏惧。

    “这个家本来就是我的,那个人本来就是我娘,你操啥闲心?”

    “是啊,她曾经是你娘,可你为什么要折磨她?”

    小鬼嘿嘿一阵冷笑,说:“看来你他妈还真是个笨货,连半点鬼道都不懂,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这叫以恶制恶,以毒攻毒,只因为是我娘,所以我才折磨她,要不然,我连小鬼都做不成了。”

    “你做你的鬼,何必折腾活着的亲人?”

    小鬼说:“像我这种刚生下来就屈死了的性命,还没有被正式列入鬼魂,直到阳寿终了后才可能有机会轮回转世。这个期间,我们唯一的生存食粮,就是亲生母亲的元气,只有从母体身上才能获得足够的能量,所以我只得依附到那个女人身上,从她的血脉中吸取养分。”

    “你这个恶鬼,纯粹是为自己找借口,你要想早一点转世,只有安心修行,汲取真气才是正道。”

    “正道个屁啊!降生之时已成的阳气不耗尽,我就永远是个野鬼,永远是散魄游魂。”

    “那你的意思是要继续折磨我娘了?直到把她折腾死为止。”

    “你娘……你娘……她是你娘吗?真是不知道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