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心猿意马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4本章字数:2237字

    我身上汗毛陡立,傻傻地问:“蛇也能待在水里头?那不就成龙了吗?”

    爷爷笑了笑,没回答我,只是说,走吧,咱回家。

    路上,我问爷爷是怎么把我救上来的,爷爷说他看到我被卷进了水,被吓蒙了,跑过去,稀里糊涂就把抽烟的那一套家什全都扔进了水里,结果那怪物打一个转,就溜走了。

    我这才看到,爷爷别在腰里的烟锅、烟包全没了。

    爷爷接着说:“蛇是怕旱烟味儿的,一闻就受不了。”

    我联想到了之前挖婴儿墓时发现的那条花斑蛇,就问爷爷,会不会是同一条蛇。

    爷爷表情凝重起来,摇摇头,说:“不好说,看上去尾巴的花纹有点儿像,但感觉没水里的这条大。”

    我不再多问,突然想起了狼爹,它的是是不是也与这条蛇有关呢?

    带着满腹心事回到家中,娘已经从镇上赶了回来,拿出了为我买的新衣服,催促着我去里屋换下了旧衣服。

    当我一身光鲜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爷爷脸上堆满了笑容,对着儿媳妇说:“这下更像他爹了。”

    儿媳妇点点头,说:“错不了,你好好劝劝俺娘,用不着怀疑啥,他就是咱家的柴达木。”

    爷爷点头应一声,说我回去瞧瞧她,便在我腮上亲昵地拧一把,返身走出了院子。

    娘进屋找来了剪刀和梳子,让我坐下来,帮我打理了一番头发,自我感叹道:“看看,现在可像个孩子样了,看不出,小模样还不孬来。”

    我心里就犯叽咕:难道之前我不像个孩子样吗?哪像个啥?像狼?像野兽……

    娘收拾停当,对我说:“走,去把妹妹领回家。”

    我没说啥,跟在后头就出了门。

    王麻子家离得很近,同一排房,中间仅仅隔着三户人家。

    进了院门,小女孩就从屋里跑了出来,娘啊娘的喊着。

    娘攥住她肉呼呼的小手,低头对她说:“妞妞,喊哥哥。”

    小女孩躲在娘的左腿旁,怯生生打量着我,蚊子哼哼一般,叫了一声哥哥。

    不等我答应,屋里走出了一男一女,男的五大三粗,满脸络腮胡子,看上去就让人发憷。

    女人却小巧得很,白白净净的,长得很好看。

    男人走过来,一只大手扳过我的脸,大大咧咧地喊道:“我草,还真像柴有柱这个刁操的,差不了……差不了……是他的种!”

    他家女人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说:“你个熊人,当着孩子的面,嘴上就不会干净点呀,就知道满足喷粪。”

    男人嘿嘿笑着,在我头上胡乱摩挲着。

    从王麻子家出来后,娘便领着我和妞妞走街串巷地走起来,逢人便讲:这是我儿子柴达木,就是生下来后以为不好养活的那个孩子,被道士收留了,长大后就给送回来了……

    娘的意思很明确,她是想让村里的人们都接受我,也让我尽快适应这个村子,熟悉这个村子里的人们。

    我从小到大跟老狼待在洞穴里,只是偶尔溜到山下的村子里,偷偷听人说话,哪儿见过这么多人,显得局促不安,还有点儿害怕。

    而村里的人听完娘的话后,再打量我几眼,表现出来的言行却不尽相同,有人惊呼道:哎呀呀,韩翠兰啊韩翠兰,你们两口子可真有福气,没操心,没费力的,人家就把孩子给拉扯到这么大。

    也有人嘴上好好的应着,又是道喜,又是祝福的,但表情看上去却很僵硬,特别是那眼神,简直叫人受不了,很狐疑,也很怪异,一遍遍打量着我,像要看穿我的狐狸尾巴究竟藏在哪儿似的。

    好不容易才转遍了全村,回到了家里,见奶奶跟一个花白头发,满脸皱纹的老女人正坐在院子里的磨台上。

    娘松开我的手,对着那老女人喊了一声老姑。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她肯定就是奶奶曾经提及过的那个王仙姑。

    老女人点点头,没搭腔,一双浑浊,但却放光的眼睛打在了我身上,先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最后直直盯着我的双眼,干瘪的嘴唇一张一合,露出了豁着的几颗门牙,

    我被盯得头皮发紧,后背麻凉,竟然有了强烈的便意,大小便双管齐下。但只得用力夹紧了,这时候我要是屁滚尿流地跑开,那就意味着被吓破了胆,不是鬼也是鬼了。

    “你是何方来的妖精?从实给我招来!”那个老女人高声喊着,蹭的站起来,手中不知啥时,多了一把半米长的木刻宝剑,剑尖直指我的鼻尖。

    没错,看来她真是精通巫术的王仙姑了。

    娘被吓得一个趔趄,面色唰一下变成了一张黄表纸。

    小妹妞妞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跐溜钻进了娘的两腿间。

    毕竟我是狼爹养大的,越是危急时刻,越是胆大镇静,心里盘算着:草,那不就是一把桃木剑吗?我是肉身,有啥好怕的?你这老妖婆不过是敲山震虎,耍耍威风罢了。

    我瞥一眼那把桃木剑,见锋刃上一抹赤红,还隐隐散发出了一种苦涩的味道,那肯定不是血,因为没有丝毫血腥味儿。

    见我虽面露惊慌,却纹丝未动,王仙姑跟着震慑道:“快说!要不然我可就刀下无情了。”

    “你让我说啥?”我装着胆子问她。

    “你是何方妖怪?”

    “我不是妖怪。”

    “你是从哪里来?”

    “从很远的一座山上的道观里。”

    “你来干什么?”

    “认祖归宗。”

    “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才想起认祖归宗?”

    “因为师傅死了,临死前才把真实的身份告诉我。”

    “你真的不是妖精?”

    “不是!”

    “真的不是?”

    “不是!”

    “你再嘴硬,我可就手下无情了。”

    “不是就不是,任你怎么无情。”

    老妖婆剑锋一扫,落在了我的耳根处,猛劲一划。

    我觉得耳垂上嗖一阵凉意,隐隐有些麻痛。

    娘惊叫着责问道:“老姑……老姑你咋真动手了呀?”

    王仙姑不动声色,收回桃木剑,拿到眼下,仔细端详着锋尖,见上面只是沾染了一点点血迹,好像觉得还不过瘾,便又再次把剑指向了我的耳垂。

    这一次她用足了劲,感觉像是要把我整只耳朵都割下来一样,痛得我咬牙切齿,嘶嘶吸着冷气。

    老妖婆却面若冷霜,不言不语,拿过滴着血的剑锋看一眼,左手伸到了奶奶面前。

    奶奶不知从何处拿来了一张锡箔纸,麻利地递到了那只青筋暴露,鸡爪子一般的手上。

    老妖婆把桃木剑上的血滴涂在纸上,放在嘴下,朝着上面的血渍吹一口“仙气”。

    然后放下木剑,划燃火柴,把银箔纸放在了跳跃的火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