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草莽书记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4本章字数:2389字

    见我到了跟前,蝙蝠鬼镇静自若地展开翅膀,朝着我的前胸一划拉。

    我浑身透凉一阵,竟然飞出了牛棚,噗嗤一声落在了院子里,四脚朝下,被摔了个狗吃屎。

    恶毒的鸭鬼见我手上没了狼牙,一跃跳了过来,伸出尖长的利爪,抓上我的的脖颈。

    见势不妙,我一个驴打滚,窜到了猪圈前,打挺爬了起来。

    驴脸小鬼跟过来,一蹶子又把我踢翻在地。

    蝙蝠脸走过来,说:“把他绑了,牵到乱坟岗去,剥皮、开膛、喝他的血,让他再牛逼哄哄。”

    鸭嘴鬼说:“那不行,岂不弄坏了我的行头,只要他乖乖听我的,就给他留个完整尸首,做个囫囵鬼。”

    这一回,我真的有些怕了,看上去这些都是胎死腹中,依附在死兽身上的婴灵,个顶个的恶毒,怕是不吸干了我的血,咂干了我的髓是不会罢休的。

    绝望之际,我急中生智,弯腰捡起一块石头,朝着圈里的猪就拸了过去。

    睡得正香甜的猪又痛又惊,吱吆一声尖叫,满圈里狂奔起来。

    屋里的娘听见了,大喝一声:“外头是谁呀?”然后拉亮电灯,提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就跨出门来。

    小鬼们见了灯光,多多少少有些犯怵,赶紧往黑影里躲藏,趁着这个时机,我快步到了门前,把娘推回到了屋里。

    娘一脸惊恐,一连声地问我:“怎么了……怎么了……外面怎么了?”

    我脑子一转,说:“娘,你别出去,千万别出去,外面有贼。”

    娘反倒拗上了,挣脱着往外冲,嘴里喊着:“不行……不行……猪仔都养了几个月了,不能便宜了那贼。”

    我喘着粗气说:“娘……娘……偷猪的贼不止一个,三个……三个呢,手上还提着杀猪的刀子。”

    “那怎么办?怎么办?”

    “娘,我会点武功,你先进屋,我来应付。”说着话,我钻进了里屋,随手抓起了门后换下的旧衣服。

    这下我有了底气,返身往外走,对着娘说:“你进屋关门,熄灯,照看好妹妹,一定不要出来!”

    “儿呀,你一个人能……能行吗?”

    “没问题,你放心好了,我手里有暗器呢。”我一边说,一边穿起了破旧的褂子,随手从衣兜里摸出了狼牙,跨步冲了出去。

    也多亏着娘听信了我的话,及时上了门闩,灭了灯,呆在屋里一声不吭。

    那三个恶鬼见我出来,一齐扑上来,我手握狼牙,直刺过去,刺啦一声电光划过,就像凭空打了一个闪。

    随着老鼠一般的叫声响起,两团烟雾飞出了院子。

    定睛一看,只有蝙蝠鬼还在眼前,正张牙舞爪向我靠近。

    难道这蝙蝠鬼有异能奇功,这狼牙对它毫无杀伤力不成?我重新握紧了狼牙,对准了它的胸膛,再次猛刺过去。

    这一次,竟然鸦雀无声,没有电光闪过,也不见恶鬼退却,狼牙的威力竟然丝毫未现。

    果然被我猜中了,这恶鬼对狼牙有防御之功。

    蝙蝠鬼咧着臭烘烘的鼠嘴阴笑着,掀动翅膀,疾风一般,再次朝我发起了进攻。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不等我躲闪,那蝙蝠鬼就被反弹了回去,并且嘴里还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像是被利器击中了要害一般。

    它蹒跚两步,未站稳脚跟,便落荒而逃了。

    我站在原地,门外已不见了恶鬼的身影,心里就隐隐有点儿纳闷:既然狼牙对它没有杀伤力,那又是何种法宝把他击退的呢?

    难道是有高人在暗中帮助自己?

    我转动脖子,朝四处张望着,并不见任何影踪和动静。

    这就奇了怪了,难道还有秘密武器藏在自己身上?我双手在里里外外的衣服里摸索翻找。

    突然,手指触摸到了一个塑料质地的东西,上面粗粝的纹络告诉我——那是一张折叠起来的蛇皮。

    看来就是它了,因为除了狼牙跟蛇皮,衣服兜里再也找不出其他东西了。

    我暗自揣摩着,这是巧合?还是天意?要么就是冥冥中有上仙或者高人在暗中点化、帮助着自己,可他又会是谁呢?

    “儿子……柴达木……你在吗?”是娘在窗子上小声喊着自己。

    我走过去,对娘说:“没事,坏人逃了。”

    娘问:“你没伤着吧?”

    “没事,娘,我好好的呢。”我突然觉得自己高大起来,完全忘记自己还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了。

    “那猪呢?还在吗?”

    “在呢……在呢……”

    “那就好……那就好……”

    说话间,娘开了门,黑影里对我招招手,说:“儿子,你来……你来……进屋睡吧。”

    我拒绝了娘,说:“我不习惯在炕上睡,太硬,睡不着,还是在牛棚里睡更舒服。”

    娘说:“儿呀,这就是你的家了,你可别生分呢。”

    我说:“娘,我长大了,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你用不着为我多操心。”

    娘有些感动,声音压得很低,听上去颤颤的,说:“你才几岁呀,就长大了?身子骨还嫩着呢。”

    我说:“我是在山上吃苦长大的孩子,又天天受香火的熏染,比平常孩子大好多好多呢。”

    娘苦笑着逗趣道:“老话说,山中一日,世如一年,这么说的话,你倒是比娘都老了。”

    我傻笑着,说:“那倒不敢,娘就是娘,儿就是儿。”

    娘叹口气,说:“儿呀,娘心里有愧呢!想起那些往事来就痛得要死要活,好在你又回来了。”

    我说:“娘,你就别胡思乱想了,过去就过去了,以后我好好陪着你过日子就行了。”

    “好……好……好儿子!”娘说着,一只脚迈出门来,伸手爱怜地抚摸着我的头,嘴上唠叨着,“儿子大了,中用了,今夜里可帮了娘的大忙了,要不然咱家的猪就没了。”

    这是我第一次最真切地接受母爱的抚摸,心中酸酸甜甜,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眼泪顺着脸颊默默滑落下来。

    娘没有看见我流泪,她说:“那好吧,你愿意在哪儿睡就在那儿睡吧,好在牛棚里也不冷,天不早了,去睡吧。”

    见娘进屋关了门,我担心那几个小鬼还会返回来作祟,更担心它们会伤害到娘和妹妹,就干脆坐到了门前的台阶上,警惕地瞅着院门外。

    突然,我看到一个黑影从外面的街道上走来,站在门口,手扶着矮墙,朝里面张望着。

    我的小心脏忽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里,卧槽!难道又来鬼了不成?

    不过随即又放松下来,因为我觉得即便他是个鬼,也不是那种恶毒难缠的恶鬼,因为看上去他像个人形,但凡有人形的鬼,多多少少还存有一定的人性。

    只要有人性在,一般情况下,就不会做出逆天事情来。

    直觉告诉我,这个人,或者是鬼就是冲着我来的,因为他扫视了一圈后,目光最终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不想惊动屋里睡觉的娘和妹妹,站起来,主动迎了上去。

    对方没退,也没进,看我走近了,干脆蹲了下来。

    对方块头很大,蹲在那儿就像一座小山,算得上是虎背熊腰。

    “你是人还是鬼?”我小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