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天山掉下个小凤仙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5本章字数:2693字

    我说:“我才不想费那个脑筋呢。”

    “白调教你了,还让你偷着去读了那么多书,竟然还是这么顽劣。”

    “你还说我顽劣,我倒是觉得你今天有点儿怪。”

    老狼说:“小子,实话告诉你,在这座山上,只有我一只狼了。”

    “以前很多吗?”

    “是啊,我们一个大家族,很兴旺的。”

    “那他们都去哪儿了?”

    老狼叹息一声,黯然道:“都被猎杀了。”

    “谁有那么大的本领,全都杀了?”

    “就是山下的那些人呗,他们有枪有炮,一个也跑不了。”

    “那你怎么就活下来了。”

    “那是因为我有法宝。”

    “啥法宝?”

    老狼岔开话题,说:“你以为我活下来就好了,其实很煎熬,想一想从前的大家族,回味一下兄弟姐妹在一起的欢乐,心里就痛,就想着倒不如一起死了爽快。”

    见我不说话,它说:“我今天吃了你亲手捉来的这只鸡,也就心满意足了,实不相瞒,我也该走了。”

    “你要走?去哪儿?”我天真地问。

    “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那我也跟你去。”

    老狼摆摆头,说:“这不行,我之所以创造了你,那是想留下最后一点血性,我们狼家族的血性。”

    老家伙,我才是个七岁半的小毛孩,咋懂那么高深的道理,我心里想着,张嘴从鸡架上啃下了一块肉。

    老狼看着我大口大口吃肉的模样,笑着点了点头,说:“你记好了,一定要收敛你的野性,不能太逞强,不要太血性,要不然,你也很难待下去。”

    我咽下口中的鸡肉,问它:“你的意思是,你走后,我还要待在这个山洞里吗?”

    老狼摇摇头,说:“不,你下山去吧。”

    “去哪儿?我娘死了,那个爹也死了,谁肯收留我?”

    老狼靠近我,伸出长长的舌头,在我脸上舔了舔,说:“我早就给你想好了,去找给你这身皮囊的爹娘去。”

    “你的意思是……是……”

    “对,他们会收留你的,因为你这肉身是从他们身上掉下来的,他们会认为你就是他们的儿子。至于你的心,你的灵魂,他们是看不到的,只要你不说出来,没人会知道的。”

    我看看老狼的脸,不像是在嬉闹,心里竟难过起来。

    老狼伸长脖子望了望洞口,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除了他们,你还真没有亲人可投奔了,但你不会孤单,因为你比阳间的人,多一个世界。”

    我怔怔望着老狼,云里雾里。

    老狼闭着眼,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你赶紧把那些肉吃完了,咱们这就动身走。”

    “去哪儿?”

    “你该去的人家。”

    “何必那么着急呢?”

    “不行,迟了就来不及了。”老狼说着,站了起来,不知道从那儿叼过一把锤子来,递到了我面前。

    我接过来,问它:“拿锤子干嘛?”

    老狼仰起了头,张大嘴巴朝向我,说:“把右上侧的那颗最长的牙齿,给我砸下来。”

    “你这不是胡来嘛,把牙齿砸下来,以后咋吃东西呢?吃屎都塞得慌,你知道不?”

    “我吃了你弄来的鸡,一辈子的入口之物的定数就够了,来,你砸,留在我这儿已经没用了。”

    “就算你急着去阎王爷那里报到,豁着牙也不好看呀。”

    “草,我又不是拖着自己的尸首去报到,你懂个屁!”

    “可你砸下来,又什么意思?不就一颗臭烘烘的破牙嘛。”

    “熊玩意儿,让你砸你就砸,别跟我顶嘴!”老狼来了火气。

    不识好歹的老东西,敲掉你半边脸可别怪我!我在心里骂着,举起锤子,比划了比划,猛地砸了下去。

    随着咔嚓一声脆响,一道亮光闪过,在洞中划过一条弧线,落在了快要燃灭的火堆旁。

    我被吓蒙了,锤子落在了脚面上,都没觉得痛。

    老狼满嘴是血,噗噗喷着,它走过去,弯腰捡了那颗放光的牙,拿到眼下看了看,竟然还咧嘴笑了,说:“小子,你砸得还挺利索来。”

    不等我说啥,它接着说:“你不是问我别的狼都死了,为嘛我还活着嘛,就是它,是这颗牙帮我多活了这么多年。”

    “那不就是一颗牙齿吗?”

    “是啊,它看上去是一颗牙,可它实际上是一粒佛珠。”

    “爹,俺那个亲爹来,你今日这是怎么了?尽在胡言乱语,胡说八道。”我急得直跺脚,以为老狼脑子成了一锅粥,全乱套了。

    老狼走近了,把那颗还在闪闪发光的狼牙递给我,说:“你好好藏在身上,一定别弄丢了,记住了吗?”

    我虽然不相信它说的话,但那牙发出的光亮却刺花了我的眼。拿到手上,掂了掂,竟也沉甸甸,随手装进了外衣的口兜里。

    老狼看上去还有点儿恋恋不舍,说:“等去了那户人家,让女人帮你缝在贴身衣襟上,一定一定别弄丢了,那是我的命,也是你的命,知道了吗?”

    越说越玄乎了,一颗牙,与命有什么关系,尽胡诌滥扯!我不想再听下去,蹲下来,拿起了吃剩下的鸡架子,啃了起来。

    老狼吐净了嘴里的血,招呼道:“别吃了,走……赶紧走。”

    “去哪?”

    “你那个新家。”

    我猜想老狼一定是疯了,可又不得不听,人家把自己的牙都砸掉了,陪它走几里夜路又有啥呢?要不然,显得自己也太不仗义了。

    出了洞口,老狼停下来,转身朝着黑黢黢的老窝望了望,不无伤感地对我说:“儿子呀,你陪我六七年的光景,我除了一颗牙,也没更好的东西送给你,你不会怪我这个老混球吧?”

    我被它的认真劲儿逗乐了,说:“那牙都是你的命了,还有啥比命更值钱的呢?足够了……足够了……”

    “小子,你可别以为我是逗你玩,狼牙辟邪,一煞治煞,更何况,我这颗牙还有些来历,是一个落难的道士亲手赠与我的。”老狼边走边说。

    “道士还长着狼牙?你又在糊弄小孩子了。”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嘛,那是一颗佛珠,是一个落难老道为了答谢我的救命之恩,特地送给我的。”

    “一颗佛珠,它怎么就变成一颗牙了?”

    “这段山路不好走,等上了正道我再告诉你。”老狼说着,往我身边靠了靠,卷起尾巴护着我。

    等下了山,老狼才慢条斯理地说:“那是七年前,一个远来的老道帮人驱魔,追赶一条成精的母蛇到了南山中,熟料那大虫不但精通妖术,还知道人身肉体的软势,竟用迷情花粉击中了老道的欲根,结果就落入了迷魂阵。正巧我觅食路过,冲上去,口爪并用,撕裂了蛇精的七寸,救下了老道,并留他在洞中修养了几天,临别时,为了答谢我的救命之恩,他就拿出一粒佛珠,送给了我。”

    “我还是不明白,佛珠怎么就成狼牙了?”

    “因为狼闯天下,靠的就是伶牙俐齿,老道为了我能够力战群雄,百战不殆,便施展法术,点珠为牙了。”

    “哦,原来还真是这样啊。”说着话,我回过头来,眼睛不由得瞪大了,夜色中的老狼,竟然成了直立行走的人形,只是腰背稍稍驼了些。

    “紧脚赶路吧。”老狼见我满目惊异,也不做解释,只管走到了前头。

    等爬上了一个陡坡后,老狼又说话了,他说:“其实吧,我算不得百年成精,但也有了一些道法,之前想着如数教给你的,但后来我改变了主意,觉得你还是做一个平淡的常人好,免得招惹是非,连日子都过不安生。”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过安生的农家日子了?”

    “是啊,阳间几十年,别贪图出人头地,更别惹是生非,安安生生过日子,那才是正理。我送你的那颗牙,定能庇佑着你逢凶化吉,转危为安。”

    我嘟囔道:“那至少,你也该把借尸还魂的法子教我吧,也好帮助无常之人起死回生。”

    “这个……这个嘛……”

    “你舍不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