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暖烘烘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5本章字数:1723字

    丁五常有些犯傻了,那种洋玩意儿自己可从来没吃过,连门都没进过,又是刀子,又是叉子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把东西弄到嘴里面去,不出洋相才怪呢?

    再说了,那种地方东西贵得要命,自己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那点小私房钱,不够喝一瓶洋酒的,不出洋相才怪呢。

    “你倒是说话呀?”

    “那洋玩意儿你吃得习惯吗?”

    “你这人,都啥年代了,还整天只知道抱着个白面馒头啃,要多体验,多感受,这样才不枉活一生呢。”

    再拒绝下去,那就显得自己有点儿小猥琐了,只得答应了下来,但丁五常强调说,这饭一定要自己请。

    米花韵豪爽地说:“不就是一顿饭吗?谁请谁都无所谓。就这样吧,你下班后直接去左岸就行了。”

    下班后,丁五常一改往日的习惯,早早就走出了办公室,直奔着左岸西餐厅方向去了。

    路上他低着头,尽量贴近路边的绿化带走,唯恐遇到熟人跟自己打招呼。像是自己去干一件见不得人的坏事似的,心里慌乱,忐忑不安,里面还夹杂着几分莫名的期盼和兴奋。

    进了左岸的大厅,里面幽暗的灯饰,悠扬的音乐,让丁五常觉得像步入了一个虚幻的空间,站在那儿,一时无法适应。

    “老丁。”不知何时,米花韵已经站到了他的跟前。

    米花韵竟然连称呼都改了,直呼他为老丁,这更加让丁五常心里暖烘烘一阵躁动。

    “走吧,咱上二楼去。”米花韵说着转身走向了右侧的楼梯。

    二楼是个异常宽敞的大厅,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左右两侧全都是一排排半人高的隔间。

    两个人选了一个靠窗的隔间坐下来。一个身材苗条,长相好看的女服务生走了过来,客气地打声招呼,便请他们点餐。

    米花韵把餐单递过来,让丁五常点。

    丁五常摇摇头,说:“还是你点吧,这个我不懂。”

    “请你还不来呢,出来开开眼界,接受一下新生事物有什么不好?否则的话,很多事情你永远都不懂!”米花韵边像埋怨自己的亲人一样唠叨着,边盯着菜单点餐。

    这让丁五常很感动,不由得多瞄了她几眼。幽暗的灯光下,那张白皙细嫩的脸蛋儿更加楚楚动人,越发好看。

    一会儿功夫,服务人便把两杯咖啡送了过来。

    丁五常学着电视里的样子,拿起搅匙,缓缓搅动着。

    突然,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他。

    顺着声音望过去,见办公室秘书大李正站在不远处的前方,正挤眼弄鼻朝自己傻笑着。

    这小子肯定是往歪处想了,赶忙解释说:“老家表妹,一起吃个饭,你也来吃饭了?”

    大李扮一个鬼脸,说道:“那你就陪着表妹好好吃吧,吃好……吃好啊。”说完转身离开了。

    “看你,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此地无银了不是?”米花韵嗔笑道。

    丁五常一脸苦笑,继续搅他的咖啡,禁不住暗自问道:

    他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偏偏就遇到了自己?

    难倒仅仅是巧合吗?”

    “老丁,咱还是来点酒吧,好不好?”

    “你想喝吗?”丁五常反问道。

    “还是喝点吧,上来就吃饭不觉得太单调吗?找一点情调嘛,来点洋酒怎么样?”

    丁五常一听洋酒,直摇摇头,自嘲道:“就我那点小品味,还喝啥洋酒啊?怕喝不习惯,要不就来点……来点啤酒吧。”

    米花韵便对着过来送餐的服务生补点了一箱啤酒。

    “要那么多啊?”

    “慢慢喝呗,反正人家是全天候服务,一夜的时间足够了。”米花韵眼角一挑,笑得有点儿诡异。

    她的眼神里似乎有一种暧昧的余光在跳跃,这让丁五常的内心躁动起来,说:“我的酒量小,怕是一会儿就醉了,哪还用得了一夜的时间。”

    “是不是回去晚了,夫人会怪罪的?”

    “不会的,不会的。”丁五常这才想起,都两天没有老婆的消息了,而自己竟然没有半点不适应。

    米花韵抿嘴一笑,说:“像你这么本分的男人用不着担心的,是不是呢?老丁同志。”

    老丁笑着,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开吃吧,先尝尝这牛排的味道怎么样。”见丁五常正望着盘子里黑乎乎的牛排发呆,米花韵顺手拿起了自己的刀叉,边做示范,边教着他:“右手刀,左手叉,刀要握住把柄末端……”

    丁五常模仿着米花韵的动作学了起来,看上去很笨拙,很吃力,甚至有些滑稽。

    好不容易切下一块牛排,颤颤巍巍塞到了嘴巴里,慢慢嚼着。内心却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自卑感,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落伍了,落得太远了,与米花韵相比,足足都有了两代人的差距了。

    “好,就这样吃,慢慢就熟练了。”

    米花韵的鼓励让丁五常很感激,禁不住抬头看了她一眼。心里想着,这个外表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女人,内心世界却是如此细腻,有那么一种让男人无法拒绝的亲近感,而这种感觉在老婆高莲莲那儿是找不到的。

    “看着我干嘛?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