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罪恶阴谋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5本章字数:1461字

    米花韵抬头朝远处望了一眼,然后长吁了一口气,说道:“那个男人是省里的干部,一个有着至高权利的人,你相信吗?”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丁五常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米花韵猛灌了一大口啤酒,拿起餐巾抹了抹嘴,问他:“你还记得当时发生过一个经济案子吗?”

    “那时候年轻,谁关心那些呀。”

    米花韵目光散淡地说开了——

    当时,鹿垸还只是个县级单位,县里的农工商贸易公司出了一桩大案,公司老板田恒亮携款逃跑,数额高达六百多万。那可是八十年初期啊,这个数额已足够惊人的了。

    而这笔款,是刚刚从财政局划拨到他们公司户头上的,作为暂时交易借用。而这笔借款并没有合法的审批手续,只是在某位分管领导的口头授意之下操作的,几乎是无凭无据。

    这样以来,案情就显得复杂起来,以至于惊动了省委、省府,并及时下派了由省纪委牵头的调查组。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取证,案件毫无头绪,卷款逃窜的犯罪分子无影无踪,人间蒸发了一般。

    而此时此刻,那位做过口头批示的领导为了逃脱责任,也矢口否认与这事有牵连,死活都不承认他点头答应过划拨款项的事宜。

    米花韵喝一口啤酒,接着说——

    这样以来,主要罪责就落到了财政局那边。而时任财政局局长的正是我爸爸米德玉。

    一时间可谓是乌云压顶,人家的追责其实也不是无中生有,既然没有任何上级领导的签字批文,你米德玉就私自把钱给划走了,这责任你不负谁来负?

    这不明摆着是挪用公款吗?

    再往严重里说,或许你米德玉本来就是同流合污者,是早已与犯罪分子串通预谋好了的,是同谋,是主犯。

    单凭这些,就足够抓你没商量了,判你个十年八年也是不在话下。

    一时间,我们好端端一个家全乱套了,那阵势可真是风雨欲来风满楼啊,一家人惶惶不可终日,特别是妈妈,整天愁眉苦脸,以泪洗面,挖心掏肺地期待着老爸平安无事。

    就在一家人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省里带队的那个纪检干部到了我们家。

    他是个近五十岁的秃顶高个男人,看上去很威严,但却不蛮横,当着我们一家人的面,竟还流露出了同情之色。

    他坐下来,跟我爸妈拉起了家常,并在我妈的一再挽留之下,声言冒着违规的危险,在我们家吃了一顿饭,还和爸爸喝了很多酒,喝的是白酒,二锅头那类的高度白酒。

    酒喝得很尽兴,交杯换盏,推心置腹,一直喝到了深夜。

    到后来,那个人明显有了醉意,竟然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爸爸妈妈只好把他留了下来,让他睡在了中间的小卧室里。那个小卧室本来是我睡觉的地方,为了给他腾地方,我只得睡到了同学的家里。

    那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不得而知,但从妈妈临终前含混不清的话语里,我有了大概的了解:那个狗日的男人他不是个好东西,半夜之后,强行进入到了我姐姐的房间,然后对她实施了身体上的侵害。

    说到这儿,米花韵脸色变得冷峻起来,两眼似有怒火中烧。

    她咕咚灌下一杯酒,呼呼喷着酒气,然后愤然道:“我就纳闷了,姐姐一个大活人,怎么就任他糟蹋,没有反抗呢?还有爸妈,难道他们就没听到异常的动静?”

    丁五常双手抱住脑袋,一言不发。

    米花韵接着说:“思来想去,我觉得这是一场阴谋,是一场交易。”

    “你的意思是?”

    “是的,或许他们早就达成了某种约定,要不然……”米花韵低下了头,双手掩面,无言哽咽起来。

    丁五常傻傻坐在那儿,一时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去安慰她。

    低泣了一会儿,米花韵抬起头,接过丁五常递给她的纸巾,擦了擦眼睛,说:“你知道吗?我为什么特恨我的爸妈,那是因为他们最了解自己的女儿,所以才敢做出那样的荒唐事情。”

    “或许……或许他们也是被迫。”

    “是被迫,可他们那样做,是自私的,是遭天谴的,你知道不知道?”米花韵瞪大眼睛吼了起来。

    “小声点。”丁五常怯怯地朝四周打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