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她是替罪羊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5本章字数:1365字

    米花韵平静下来,说:“姐姐这人打小就胆小怕事,打掉牙总爱往自己肚子里咽,给别人造成了一种软弱好欺的印象。”

    “我怀疑也许……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丁五常边往杯子里倒酒边说。

    “啥可能?”

    “我说出来你可不要介意,我想会不会是你姐她心甘情愿去做的,为了你爸,为了你们的家。”

    “你觉得会有那种可能吗?”

    “也许她是急于替你爸解脱罪名,为了你们家平静如常,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才投其所好,甘愿送上了自己的身体,牺牲了自己的纯洁。我觉得,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你说呢?”

    米花韵点点头,说:“我也想过这事,可她生性懦弱,胆小怕事,估计根本就没有那个勇气。再说了,那个年代里的人,相对来说,都还比较传统保守,是很难做出那种选择的。但有一点,我姐她天生心地善良,啥事都总是为别人着想,特别是在父母身上,总是百依百顺。单凭这点,也许她真的就能豁出去。”

    “这事你妈没有说起过?”

    米花韵摇摇头,说:“没说,那时候她病得不轻,都已经奄奄一息了,只把事情的大概经过说了一遍。”

    丁五常无语,盯着杯子发呆。

    但很快,米花韵就断言道:“姐姐绝对不可能是主动的,想一想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就足以断定,所有一切都是那个人居心叵测筹划好了的,是他与我爸妈私下沟通,达成一笔肮脏的交易。虽然姐姐当时没有抗争,但她是无奈,是忍辱负重,是在父母的胁迫操纵之下才一步步走下去的,你知道不知道?”

    看着米花韵的泪珠又咕噜噜夺眶而出,丁五常心里闷得透不过气来,他抓一张纸巾,递过去,问:“交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姐姐受辱的事发不久,携款逃逸案的侦破工作就陷入了僵局,悬在了那儿,那个无耻的男人也带着纪检组返回了省城。爸爸不但没有受到牵连,相反,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他竟然堂而皇之地被提拔成了副县长。但对于我们家来说,却是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因为那个时候,发现姐姐她……她竟然有了身孕。”

    丁五常这时依稀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平整如毯的草坪之上,当他的手贪婪地摸上了女孩的身体,慢慢触摸到她光滑的腹肌时,惊讶地发现那地方竟然异常的隆起……

    看来自己当时的判断毫无错误,她的确是有孕在身,而那个腹中的胎儿竟然有如此荒唐的来历,自己差一点点就成了“替罪羊”,成了私生子的父亲。

    “老丁,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说你不老实了吧?”米花韵的口吻突然变得轻松起来。

    “那不是本能反应吗?”

    “你竟然那么猴急,上来就去摸人家的肚皮。这可能也是天意,竟然被你发现了姐的秘密,从而也结束了一场精心策划的游戏。”

    “不是……不是,我……”

    “你用不着狡辩,男人有几个不猴急的。”

    丁五常嗅出了一点异味,追问道:“你的意思是,连我跟你姐的事情,也是精心策划好了的?”

    “是啊,你还记得县委办那个宋主任吗?”

    “你说宋祥福吗?”

    “是他,你跟姐姐的那场爱情游戏,完全是他在我爸爸的授意下,一手操作的。包括你们的约会地点,约会形式,包括我姐姐的一举一动,都是他精心编排的。他的意图很简单,就是想让姐姐主动些,先用身体把你诱惑了,等你把持不住,稀里糊涂和我姐有了身体上的接触,那你就成了落入陷阱的羔羊,任你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到时候也就顺理成章就把婚事给办了。”

    丁五常说:“听上去可真是天衣无缝啊,但聪明反被聪明误,恰恰是你姐的主动,引起了我的怀疑,这才发现了破绽。”

    “你倒有骨气,愣是拒绝了,就不怕遭打击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