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做贼心虚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5本章字数:1433字

    站稳后,米花韵没有立即抽身,而是转过身来,服服帖帖仰靠在了他宽阔的怀抱里,微微眯起了眼睛。

    慌乱之中,丁五常的右手正巧抓在了她左边的胸上,由于用力,深陷进了绵软温热之中。

    而左手却无意间搭在了她的腰际间,衣襟被高高撩起,触摸到的是一片嫩滑如玉的肌肤……

    丁五常局促不安,心跳若雷,一阵晕眩过后,他又隐约看到了漫天飞舞的彩蝶。

    多亏了身后及时响起了脚步声,才使丁五常清醒过来。他打一个激灵,摇晃了一把米花韵,悄声说:“醒醒……醒醒……走吧,回去吧。”

    米花韵这才睁开眼睛,啥也没说,朝着楼下走去。

    到了大厅,米花韵抻了抻上衣,神情自若地去了吧台。

    丁五常站定在那儿,连一句客套话都没说,静静地等着米花韵买完单,一起走出了西餐厅。

    等出了大门,才知道已是夜色深沉,丁五常问她:“你住哪一家宾馆?”

    米花韵一瞪眼,问他:“你问这个干嘛?”

    丁五常想到她一定是误会自己了,就说:“我连你住哪儿都不知道,怎么送你回去呢?”

    米花韵头摇得像拨浪鼓,说:“太远,不想回去了,不回去了。”

    “不回去了?那睡哪儿?”

    “去你家不行呀?”

    丁五常一愣,随笑着说:“你别逗了,这样的玩笑也敢开。”

    “怎么,你怕了?”

    “不……不……我不是怕影响你嘛。”丁五常满脸窘迫。

    米花韵在丁五常的后背上猛擂一掌,说:“瞧你这个死熊样子吧,你以为我就那么没水准啊。”

    “那倒是……那倒是……”

    “走吧,就在附近随便找一家宾馆吧。”

    “那好吧。”

    “对了……对了……都这么晚了,你还是留下吧。”米花韵的眼神里流露着满满的真情与期待。

    丁五常心里忽悠一阵,五彩的蝴蝶又在眼前飞舞起来。

    见丁五常迟疑着,米花韵竟然拽住他的胳膊,撒起娇来:“人家不是喝多了嘛,想让你陪陪呀,好不好,留下来吧。”

    丁五常心一横,看来该来的迟早要来,这是天意。

    可不等他表态,米花韵就激动得挤眼弄鼻,伸手挽住了他。

    丁五常像被电着了一般,慌忙甩开了她,小声斥责道:“别……别这样,你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人多嘴杂,唾沫星子会淹死人的,知道不知道?”正说着,见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赶忙伸手拦了下来。

    “就愿意……就愿意,就你会装……装……看你也纯不到哪儿去……”醉醺醺的米花韵不但没有生气,反倒像个顽皮少女那样矫情着。

    丁五常心里一暖,他竟然有了一种穿越感,又回到了初恋的甜蜜中。

    两个人打车驶离了闹区,直奔东郊的玉林山庄而去。

    丁五常想到那地方偏僻幽静,就建在紧邻村庄的荒野里,除了礼拜天,平日里是很少有本地人过去,只有零星的散客,都是外地人,根本用不着担心会遇到熟悉的面孔。

    此时的丁五常像怀揣着个上蹿下跳的小兔子,既兴奋又紧张。

    他侧过脸,借着路灯洒进车窗内的斑驳光亮,贪婪地注视着正倚在自己肩头昏昏欲睡的米花韵。

    她红扑扑的面颊艳若桃花,微微上翘的双唇透着xing感,还有那阔挺的鼻梁、弯月一般的眉毛……

    这个女人所呈现出的一切,甚至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丁五常心猿意马,想入非非,他恨不得立马宽衣解带,来一场轰轰烈烈的亲密运动。

    想着想着,真的就按耐不住了,浑身燥热,气喘不均,只得把紧紧绷着,唯恐兽态外泄。

    正当意乱情迷之时,丁五常瞥了一眼后视镜,看到司机正一次次打量着自己。他做贼心虚起来,赶忙弯腰俯首,把脸深埋在了胸前。

    到了宾馆后,丁五常把米花韵扶到了大堂临窗的座椅上,安顿好了,自己到前台登记房间。

    当服务生要他出示身份证时,他倏然警觉起来,觉得这事非同小可,绝对不能留下蛛丝马迹在这边,于是搪塞道:“对不起……对不起……走得急,忘记带了。”说着回首望了望正犯迷糊的米花韵。

    “她是你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