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欲罢不能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5本章字数:1281字

    丁五常蹲下身来,用心观赏着米花韵修整考究的脚趾,虽未矫饰,但一个个晶莹剔透,光滑圆润,像一朵朵盛开着的奇异小花,更像是排列有序的精湛艺术品。

    他试探着,小心翼翼地挨个触摸着,好似弹钢琴一般,耳边果然就有了天籁之音婉约流淌。

    紧接着,又摸到了她光滑的脚背上……

    “喜欢吗?”米花韵冷不丁低语一声。

    “嗯,喜欢……喜欢……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丁五常心头一阵燥热,手劲大了起来。

    “小丁同志,你不会只喜欢那个一双臭烘烘的脚丫子吧?”米花韵立起半截身子问。

    “喜欢,都喜欢,只是……”

    “只是什么?是没胆量了吧?想甩开腮帮子吃肉,又怕有风险,是不是?”米花韵笑眯眯地讥讽道。

    丁五常被击中了要害,脸涨得通红,无言以对。

    “如果是真心喜欢,就来吧,但你要是逢场作戏,那就滚一边去!”米花韵粗野得像个乡间泼妇,说完又仰身躺倒了,双手掩面。

    丁五常想从她眼睛里看到些什么,一探虚实,但却被挡得严严实实。他甚至连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了,对于眼前这个诱惑十足的女人,究竟是真情所致,还是本能的需求。

    米花韵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山水分明,欲露还藏。

    丁五常直直地看着,呼吸急促,却没有足够的勇气。

    米花韵拿开手,娇喘一声,小声说:“丁五常,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吗?”

    丁五常摇摇头。

    米花韵又问他:“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坏女人?很下流?”

    “不……不……我可没那么想。”

    米花韵用纤纤小脚在丁五常的腹部轻轻踢了一下,说:“丁五常,你欠我的,知道吗?”

    “我……我欠你什么了?”丁五常傻乎乎地问她。

    米花韵扭头望着猩红色的窗帘,声音哀婉地说:“丁五常,也许你不相信,我都等你一辈子了。”

    “可是……可是我们之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啊,我们之间看上去是互不相干,没有花前月下,没有山盟海誓,可自打我见了你第一面,就有一颗种子在心里发了芽,并且一直在生长,在开花,想结果,从来都没有停息过。”

    丁五常心头一颤,热情陡降。

    “你不喜欢我是不是?”米花韵正色问道。

    丁五常倒也真诚,他说:“就算爱又有啥用?都已经这把年纪了,况且都是有家室的人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家室?”

    丁五常一愣,问她:“难道你没有吗?”

    米花韵惨淡一笑,说:“咱先不说那些,败兴。再说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该放开就放开,何必捆着自己呢?本来嘛,男女之间,有些事情可以区别对待,你说呢?”

    “这个我真不懂,缺乏相应的经验。”丁五常木讷地说。

    “你这鸟人,还在装……装……继续装。”米花韵娇嗔道。

    “不是装,哪方面我真的不行。”

    “丁五常,你不会连那事都不会做了吧?要么就是设备出问题了?”米花韵又换上了一副嬉笑的表情,边说着,边用脚尖一下一下撩拨着他。

    丁五常一下子僵住了,半截身子凉了个透彻。

    米花韵是个聪明的女人,一看丁五常的表情,就断定自己很有可能戳到了他的痛处。

    她上上下下打量着丁五常,觉得又不可能,因为在西餐厅摔倒在他怀里的时候,自己无意间触到了他的敏感带,明明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架势。

    再说了,对他暗恋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盼来了,无论如何也要了了那份纯真的心愿。

    更何况自己喝了那么多酒,已经是意乱情迷,几近失控了。

    这样想着,她一跃而起,伸出细长的双臂,紧紧搂住了丁五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