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真的有玄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0:35本章字数:1826字

    难倒这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巧合吗?

    一上来,小凤仙就主动提出来,要跟着丁五常学写材料;随后,又是主任方宏达一通夹枪弄棒的刻薄训斥,大有把自己扫地出门的架势;接下来,就是邢局长的亲临“关照”了,要自己跟小凤仙结成“传帮带”的对子,看上去是随便说说,实质呢?

    这一连串的表现,不得不让人怀疑他们在沆瀣一气,或许暗中早已为自己另谋了去处,也好给小凤仙腾出这一席之地。

    看来自己的猜测没错,小凤仙这个从天而降的乡下小姑娘确实能量非凡,原以为她只一个来局里打打水、扫扫地,搞点勤杂的临时工,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还能堂而皇之地挤兑起了自己。

    丁五常心中愤愤难平,丝丝酸楚涌上心头。

    操他二大爷,自己在局里埋头苦干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总不会落个卸磨杀驴的残局吧?

    再说了,虽然邢局长刚刚调来不久,但整体上看,他对自己的印象貌似还不错,不至于到了扫地出门的地步。

    反过来想,如果小凤仙真的能够接替自己反倒是件好事,树挪死,人挪活,趁此离开也许是个新的机遇。

    想到这儿,丁五常心里开朗起来,他和善地打量一眼正在练习打字的小凤仙,然后拉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里外外翻找起来,他想找一些有关公文写作的书籍送给她。

    但找来找去,也没找出一本像样的书来。

    于是就趁着中午下班的时候,去新华书店买了几本文秘用书,挑的全都是基础性和实用性的。

    他觉得小凤仙原来只是一个招待所的服务员,对于公文写作肯定没有多少经验和基础,虽然邢局长夸赞她有文字功底,但估摸着也就是能够写点吟风弄月、阳春白雪的情调小文罢了,业务上那些上纲上线的大材料,怕她一时半会儿还拿不起来。

    回到了办公室,见只有小凤仙一个人在埋头练打字,丁五常便走了过去,直接把书放到了她面前的桌子上。

    小凤仙猛地抬起头,神色有些慌乱。

    丁五常意识到她一定是被吓着了,都怪自己走路脚步太轻,她根本就没听见有人进来,更何况桌面上突然砰地一声爆响。于是,赶忙致歉道:“对不起,吓着你了吧?”

    “没……没事,丁科长您这么早就来了呀?”

    “哦,路上顺便给你买了几本书,都是非常实用的,有空你翻一下。”

    小凤仙感激地望着丁五常,不迭声地道谢,并随手捡起一本,有模有样翻看起来。

    “不用着急,谁也不是天生就会,都是一步步摸索着走过来的,这是个过程,看你天资聪颖,很快就能顶大梁。”丁五常鼓励道。

    小凤仙摇摇头,说:“我不行,笨着呢。”

    丁五常笑了笑,说:“你笨?那满天下就没聪明人了。再说了,你还年轻,这就是最好的资本,不像我们,转眼间人就老了。”丁五常的话音里隐隐约约透着一丝伤感。

    “丁科长,可别这么说,瞧您,还年轻呢,就跟个大小伙子似的,怎么就说自己老了呢?”小凤仙边说,边笑吟吟打量着丁五常。

    丁五常虽然知道她是在奉承自己,但心里面还是掠过了一阵甜丝丝的味道。他往前一步,转到了小凤仙身后,盯着显示器上的五笔练习法看了一会儿,问:“以前电脑用得多吗?”

    “不多,只是上上网看看新闻,玩玩游戏啥的,当时也没想到会用得着,就没去多学。”

    “你练吧,看看效果怎么样。”

    小凤仙点点头,转过身,聚精会神练了起来。

    看来她不是故意在谦虚,动作很僵硬,很生涩,手指并不是在敲击键盘,而是在硬邦邦地戳,费了半天工夫,才鼓捣出一个字来。

    丁五常看了一会儿,觉得眼睛有点干涩,就把视线挪离了显示器,落在了小凤仙的脖颈上。

    由于深埋着头,小凤仙的脖颈拉得很长,白白嫩嫩的一截就亮在了衣领的外头,看上去细嫩、圆润、油光光,就像白玉雕琢的一般。

    真是天生尤物啊!露在外面的部位都是如此白嫩细滑,深层次的就难以想象了,一定会白净得让人流鼻血,要不然怎么会引得“上面的大人物”都为之牵心动容呢?

    诱惑啊!实在是诱惑。

    丁五常很下流地想着,口水泛滥,瞬间便涌满了口腔,只得悄无声息地一次次吞咽着。

    为了遏制自己的邪念膨胀,丁五常只得找话题转移自己的意识,他问道:“小张,你是哪儿人?”

    “哦,是牛岭镇的,丁科长。”

    “那你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

    小凤仙的手停了下来,沉吟了一会儿,才说:“就是……就是个种地的。”说完又戳起了键盘。

    丁五常心里一动,接着问她:“那你是啥时候到镇上工作的?有好几年了吧?”

    “嗯,都三年多了。”

    “是招工进去的吗?”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招工,反正是王书记亲自去的我们家,直接把我接到镇上去了。”小凤仙干脆利落地回答。

    “哦,是这样。”丁五常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慢悠悠坐下来,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一个镇上的小招待所,招一名端盘子的服务员,还需要党委书记亲自登门吗?

    这里面会不会真的藏有玄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