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黑冥山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11本章字数:4239字

    刀,一把滴血的刀。

    拿在我颤抖的手上,指着我曾经最爱的人。

    我冷冷的、恨恨的问,“李药,你可知道千刀万剐么。”

    李药嫌恶的鄙夷的对我冷笑,“说什么大话,你这个废物,你的筋脉已经被废了。”

    我的暴虐之心骤起、顿时煞气腾腾,“那也是为了你们李家!”

    “可是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何况我已经找到了我真正爱的男人,我跟你之间也没什么感情,你滚吧。”

    我,真的很傻,真的……很可笑。

    我发现,我在笑,仇恨的,阴冷的,邪恶的。

    我感觉到了力量,我的伤好了,不再浑身无力,我快如光速,左手抓住了李药的头发,把她摔到了地上,右手用刀一下插入了她的心脏,伴随着李药娇脆的一声哀嚎,她浓重的一抹鲜血溅在了我的脸上,我伸出舌头,舔着她溅在我脸上的血,有股甜甜的涩,这令我的精神更加的兴奋,我疯狂的一刀一刀的捅着她的胸膛,直到她的身体瘫软,直至她恐惧绝望的看着我,直到……

    直到我醒来,我发现我浑身冷汗,依然在破旧的地下灵矿厂,我依旧是个废物,四肢酸软,我拖着一用力就酸疼的脚,回忆着曾经的爱情和仇恨。

    我知道,都已经过去了。

    我盘膝打坐,往事纷飞。

    ……

    ……

    ……

    一座孤山,一个古宅。

    一道仿佛裂开天地的闪电照耀亮了孤山上古宅的黑暗,仿佛天地炸裂的雷鸣接踵而至,使这古宅孤山更显得荒凉恐怖。

    孤山名叫寂爪,若是有人胆敢在这雨夜行路于此,定能成为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旅人终生的恐怖回忆。

    狂风,暴雨,交错的小路,随时可能滑落山崖的危险。

    这里,只对一个人是天堂。

    只有他,能了解寂爪山的寂,了解一个人面对一座山的寂。

    他就是这个古宅的主人——周润林。

    窗户半开着,周润林关上了手机,专注的听着雨点噼里啪啦飞落的声音,雨水被风吹着打湿了他的头发和面颊。此刻无人打扰,他望着黑压压的树林出神。体内的真气受到这暴雨天气的影响,不自觉地发动了起来,在身体中像是河流一般回旋运转,在他的身体周围,居然形成了一阵水雾做成的保护层,这让他在这样昏暗的屋子里显得有些飘渺。

    观水知物,天地感应,周润林的控水术已经小成,这样他原本平静的心又躁动不安起来,除了还三叔的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母亲的失踪,父亲的诡异死亡,一直都是压在周润林心中的一块巨大的石头,困惑着这个孤苦无依的忧郁的少年,令他越发的痛苦。

    要想彻查这一切,始终都绕不开那座神秘的大山——黑冥山,周润林这些年在秘密的搜集有关黑冥山的情报,可是没有一件是直接相关的情报,对于黑冥山的确切了解还只是停留在父亲留下的一个黑皮笔记,那个上面写着一些扭曲的文字,那些文字被一些墨渍抹去,周润林只能从留下的一些间断的文字中了解一个大概。

    “伤心的……仇恨……黑冥山……孩子的母亲……死……未知元素……吞噬……”

    这些断续的文字随然读起来令人一头雾水,可是依然能够周润林从中了解到一些端倪,从父亲临死时郁郁的情绪和隐晦的言语更让他确信父亲是被人害死的。

    周润林无法忘记,在寂爪山等待父亲回来的日子,那种滋味比死了还难受,每日都急迫的要发疯,不知道父亲何时可以回来,还会不会回来,会不会像妈妈一样,一去不还。

    一个月零六天后,一个清晨。

    父亲回来了,倒在了门口。

    周润林把父亲扶到床上。

    父亲始终沉默,灰暗的眼神无神的看着前方。

    “爸,你咋了,等天亮咱们去医院啊?”

    周润林蹲在窗边,吓的哭得变了腔调。

    父亲躺在床上,像一棵被抽去水分的大树。

    突然,父亲灰暗的眼神散发了光彩,有力的握住周润林的小手,而他的大手像是黑色的腐烂的树枝一般,散发着腐败的气息。

    “以前爸爸那么严厉的要求你,你不怪爸爸吧。”

    “爸,都怪我不争气,总也学不会。”

    “都是爸爸不好,不该让你受那么多苦,爸爸应该让你开开心心的。”

    还未说完,父亲的声音已经颤抖,一向坚强,不苟言笑的父亲,眼泪顺着皮肤的褶皱流了满脸。

    “爸,这些天,我的控水术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周润林希望自己这么说能让父亲好过一点。

    “是吗?”父亲意外的看着周润林。

    “是啊。”周润林赶忙站了起来,集中精神,伸出右手,调动体内的水元素之力与空气中的水元素发生感应。

    空气仿佛在微微的震动,有一股能量在周润林手掌上方二寸左右的位置凝聚。

    “水球!聚!”

    一个水球震动着聚集了起来。

    “化剑!”

    水球逐渐的延展,成了一个模糊的剑的模样。

    “儿子,好样的。”

    “爸。”

    “以前都是爸爸对你太严厉了,都是批评你,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努力。你现在马上就要成功了。”

    父亲越说精神越足,面色越好。让周润林以为父亲有了好转。

    “爸,你这次查出线索了吗?我妈是去了哪里?”

    “不要提她!”

    父亲突然暴喝一声,手也随之砸向床板,床板随之碎裂。

    然后父亲叹了口气,说道:“你的妈妈不是走了,是……死了,儿子,修炼这条路太难了,人这一辈子,执着也没用,有些事也许到最后才能看得开。”

    父亲恢复了平静,吃力的想握住周润林的手,换了口气说道:“你也大了,不要管这些事了,将来找个好工作,好好的过好你的……”父亲的手停在了半空,无声的划落。

    “爸!”

    周润林握住在半空中父亲枯萎的仿佛被烧过的枯柴一般的手,痛苦的嚎啕大哭,爸爸永远的离开了自己。

    山上无人,只有那么一个小小的少年,哀痛单薄的身影,在月色下,无助的哀嚎。

    过去的事,仿佛梦魇,总在周润林的思绪里翻腾起伏。

    周润林发现自己走了神,眼眶微红,他强迫自己静下心来,继续调息。

    周润林身后,张墨半躺在摇椅上,张墨聚精会神的样子像一尊黄昏里的雕塑,窗外阴雨绵绵的天空和屋里昏黄的灯光把他映照得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光。

    张墨是个本科生,大学毕业后就在一家钢铁厂工作,在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工作之后,这是他难得的放松时光,在铁哥们的家里这样躺着,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是的,不回忆对他来说是最宝贵的,离他而去的大学女友,听从了她妈妈的意见,彻底的与自己断了联系,找了有房有车的相亲男准备结婚过日子。

    曾经的愿望,憧憬和努力,在现实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张默不认为自己是不堪一击的,他每天按时上班,努力工作,压抑情感,他发誓不让这件事影响自己的生活,哪怕一丝一毫。

    他恨她。

    周润林和张墨两人身体的细胞安静的进行着新陈代谢,日月也在安静的轮转,屋外停止了电闪雷鸣,雨声也转小了,周围只有极其细微的声响,比如说,雨声,比如说窗外黑压压的树上的一只大鸟震动翅膀的声音。

    然后楼下传来了咚咚咚的跑步声,听声音,周润林知道是刘彩馨跑来了。刘彩馨和张默是周润林仅有的两个获得允许来古宅的朋友。刘彩馨是周润林在一家茶楼认识的,这个姑娘长得清纯干净,还自带下象棋的技能,这就亮了,居然有妹子会玩象棋,这很符合周润林的趣味。

    刘彩馨对周润林也有莫名得好感,一边给周哥哥倒茶,一边陪周哥哥下棋,虽然一局也没赢,却不急不恼,下起来又很会那么两下子,让周润林大费一番思考,这大大增加了周润林下棋的乐趣,一来而去,居然成了周润林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也是周润林唯一的一个异性朋友。

    “你们在干嘛呢?”

    她好奇的看着周润林跟张墨两个人,在周润林的记忆里,她的眼睛明净得像一潭万年不出世间的潭水,然后他就会想象那潭水上面飞过几只高声鸣叫的大雁,那叫声有些明锐,有些秋意的冰凉。

    “在休息啊。”

    周润林活动了下筋骨,弥漫在他周围的轻薄的雾气顿时不见了。

    因为来熟了的缘故,刘彩馨并不见外,兀自打开了客厅的电视,播放的是张靓颖的新歌,没想到她上了几岁年纪后反而觉得更加的青春了,看来连青春都是需要学习和成长起来的。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本市发生一起恶性死亡事件,死亡者为17岁少女,与D市和N市的妙龄少女死亡极其类似,在胸部遭到重创,根据超自然研究领域的专家J博士的说法这是一起外星人袭击地球人的事件……”

    听到这条新闻后,刘彩馨惊诧的半开着分红色的小嘴还未闭上,电视机的光芒照耀在她的嘴唇上,闪亮了一抹妖冶的光。

    “真是一帮混日子的警官,现在的警察都是临时工么,破不了案就说是外星人做的,这也是没谁了。”张墨一脸鄙夷的用遥控关了电视。

    周润林的心中一沉,这也许是超自然的力量啊,这跟黑冥山的传闻倒是有些类似,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关联。

    张墨走了过来,像是野兽静谧的步行于深山古林。这种沉稳老练的气势一直持续到他开口。

    “妹子,今天是怎么想的,玩湿身么?”

    刘彩馨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有点正经好不好,要不总也找不到女朋友。

    说到女朋友刺得张默心中一痛,不过他还是强撑着满不在乎的说到:“切,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心里有你的周哥哥,就再帅的哥也不是帅哥了,对不对呀?”

    刘彩馨穿了一身黑色的纱质连衣裙,因为连绵的雨天,雨伞并没有遮蔽住四处的风雨,打湿了她的长发和衣服,衣服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更加显出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再加上水汪汪的黑色的大眼睛,俏皮的小鼻子,画了淡淡粉红色口红的性感的小嘴,总是惹得张墨不由自主的去招惹几句。

    刘彩馨也不示弱,一把从张墨的裤兜里掏出手机。

    “你干嘛,还给我。”急得张墨赶紧来抓。

    “哈哈哈”刘彩馨看自己得手,紧跑两步躲在周润林身后,边打开微信。

    “你还留着她呢啊,你上次不是说把他删了么,信息没发送过去?原来是人家把你删了啊。”

    张墨脸色发青,推开周润林,吼道:“还给我!”

    那架势吃了刘彩馨的心都有。

    周润林知道刘彩馨的玩笑有些过分了,这不是伤口上擦盐么。

    一手握住张墨的手腕,一手拿过刘彩馨手里的手机。刘彩馨见是周润林来拿,也就给了,她看张墨的样子是真急了。

    “她就是开玩笑嘴上没谱,你别真生气啊。”周润林劝道。

    张默接过了手机,也不好真对刘彩馨发作,甩开了周润林的手。

    “老子大人有大量,才不会跟个小丫头片子一般见识!”

    “那个,张墨。”周润林说道。

    “啥?”

    “该删就删吧,只有放下过去,才不会那么累。”

    “我的事不用你们管!”

    周润林不好再说,毕竟自己不是他,当事人的苦只有当事人知道。

    刘彩馨跑到山上并不是来听张墨无聊的调戏的,而是有重要的事。

    张墨不着调的模样令她厌烦,反而一直不说话的周润林,让她更觉得有想要恋爱的想法,‘他是一个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才话多的男人啊。’

    “今天一起去把那个人踩在脚下么?”刘彩馨眼神冰冷的注视着电视机的方向。

    “别说的那么严重,过去了我就不跟他计较了,不过,咱们可以去切磋一下,我看那个老爷子还算有点分寸。”然后周润林看了一眼因为无聊来回踱步的张彻说道:“今天让张墨见识一下超人爷爷的厉害。”

    “吹吧,你们,别被我一拳怼死。”张墨无名的怒火无处发泄的说道。

    周润林站起来,走到窗户附近,俯瞰下去,那是烟雨蒙蒙的小镇,高矮不一的平房和楼房都沐浴在这场清凉的雨水里,平日或者喧闹,或者宁静的世界,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场清凉的雨水的世界。

    周润林关上了半开的窗户,雨声顿时不见了。

    “去切磋一下!”